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啊,接下来,要去哪儿呢?

    她还记得昨晚,也许是昨晚,祝烽对她说,吃饱了就要跟他回去。

    现在,是要回去了吗?

    心里隐隐腾起的情绪,显然是在说“不”。

    而周围的人听到这句话,气氛也变得不同了起来。

    之前在荒城当中,他们陷落阵中,要面对同一个困难,当然不用,也不能喊打喊杀,但现在,青天白日底下,人的阵营,立场,爱恨,一下子就凸显了出来。

    两个皇帝这样相对——

    气氛有了一时间的凝滞。

    但在大家都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就听见蒙克说道:“还是先出去再说吧。”

    一句话,让大家又稍微活泛了起来。

    当然。

    大家被困在这里整整一夜,虽然只是一夜,但这一段经历却给人的感觉是度夜如年,好不容易走到城门口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当然是先冲出去为妙。

    只是,城门口被那些碎石堵住,不再像之前一样。

    他们只能一次一骑,花了一点时间,才让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这座荒城。

    一走出去,就好像是两重天。

    外面是广袤无垠的草原,一下子视野就变得开阔了起来,比起刚刚在里面,不管怎么走都是坍塌的土墙,给人十分压抑的感觉,现在就好像天地都广阔了一样。

    有一些人,甚至忍不住发出了欢呼声。

    大家一边欢呼着,一边策马疾驰,迎着风跑了好一阵子才慢慢的停下来。

    祝烽回头,又看了一眼。

    这座城,虽然已经暴露在了阳光下,但里面的阴霾,还是很多。

    那个黑影,应该说,那个黑衣人,只闪了一下就不见了,为什么他没有再对他们下手?

    照当时的情况来看,对方应该是占尽上风的。

    却突然就走了。

    甚至,没有跟自己交一下手。

    对方的目的,当然是要阻止南烟判定血缘,但是这件事,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或者说,对某些人的影响,有那么大吗?

    甚至大到,让他们不惜出手,与倓国皇帝敌对。

    想到这里,他转头看向南烟。

    这个小女子经过这一夜的折腾,脸色还有点苍白,坐在马背上,怀里抱着冉小玉,却是一脸沉思的模样。

    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想起刚刚,他们两在找到那个“灯下黑”之前说的话,祝烽的心里不由得又是一阵发沉。

    这时,前方传来了水流的声音,抬头一看,他们跑到了城外一条小河边。

    大家在城内连滚带爬的折腾了一整晚,早就已经满身泥污,尤其是冉小玉,于是,原地驻扎下来,先清洗一番。

    南烟立刻就带着小玉到河边洗脸,泥汤一样的水从小玉的指缝中流淌下来,不一会儿,就露出了一张俏丽的娃娃脸。

    只是,脸上的倦色洗不去。

    南烟拿出自己的手帕,轻轻的给她擦干净脸,说道:“好一点了没有。”

    冉小玉道:“我根本就没事。”

    “……”

    “倒是你,你进去之后,怎么样?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

    “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

    南烟大致的将昨晚的事跟她说了一遍,冉小玉听着,眉头紧拧,咬着下唇不说话。

    不一会儿,大家都清洗了一番,也精神了很多。

    然后,南烟看见,阿日斯兰似乎对他的部下下令,几个人立刻拿着自己的刀剑,上马一阵疾驰,跑得影子都不见了。

    蒙克走过去:“你要做什么?”

    阿日斯兰道:“我让他们去搜查一下,附近有没有什么人。”

    原来,他还想要抓到那个黑衣人。

    南烟听着,只觉得这件事恐怕没那么容易,那个黑衣人利用灯下黑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躲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祝烽找到他了,他宁肯这个阵都不要了就这么离开,又怎么可能轻易被他们抓到?

    果然,他们在河边等了小半个时辰,那些人回来,就是一无所获。

    而且,因为担心荒城里面还有什么东西,他们也没能进去。

    线索,也就这样断了。

    现在,只能暂时把荒城里发生的事,还有那个黑衣人抛到脑后去,眼下——

    南烟看了看周围。

    大家该洗的都洗干净了,该吃的也都吃饱了。

    接下来。

    祝烽派出去的人马也回来,当然带回来的消息也一样,没有结果,于是,大家都纷纷的站起身来,牵着自己的马。

    两路人马一下子,泾渭分明的站在了两边。

    南烟顿时有点担心。

    昨晚,他们见面的时候,就差一点打起来,要不是自己当时饿昏了——

    总不能现在,又饿昏一次吧?

    正想着,就看见蒙克往这边走了一边,嘴角仍然挂着他惯常有的笑意,柔声道:“朕没有想到,陛下竟然真的会亲身来到这里。”

    祝烽沉声道:“你们把朕的贵妃掳走,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一天。”

    “……”

    “还有一些,也是你们该想的。”

    蒙克微笑着道:“可是,我们只是邀请司贵妃到草原上来做客,两国交好,这样的事,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

    “况且——”

    他的声音微微沉了一下:“贵妃此行,也有探亲之意。”

    祝烽的脸色又是一沉。

    “这件事情,陛下比我们还更早知道,应该也明白,一个人活在世上,认祖归宗,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

    “况且,她还是我们倓国公主的女儿。”

    “……”

    “是皇亲。”

    祝烽转头,神色复杂的看了南烟一眼。

    连身边的冉小玉,神情也变得有些沉重的,睁大眼睛望着南烟。

    而南烟听到这些话,心里又是矛盾,又是一种说不出的压抑,轻声道:“不是,还没有断定吗?”

    蒙克转头看着她,温和的说道:“很快就可以断定了。”

    “很快?”

    “没错,”他说道:“昨晚,巫师已经将判定血缘的方法教给了朕,如今,只要你跟着朕走,你的身世,很快就能大白天下。”

    “走?去哪里?”

    “去可以判定你血缘的地方。”

    “什么地方?”

    蒙克看着她,又慢慢的转过头去,看向一旁的祝烽,微微上前的嘴唇里慢慢的吐出了三个字——

    “长城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