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24章 又是啪啪啪的声音
    一听到她说“找娘”,佟玉华的胸口微微的一颤,低下头来看着南烟。

    “你说什么?”

    “祖母,我,我去找我娘了。”

    “……”

    “我去弄清自己的身世了。”

    “……”

    “我是——”

    可是,她的话没说完,佟玉华突然变了脸,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一旁的祝烽一见此情形,急忙冲上来,好像要把她拉开,但南烟眼疾手快,急忙对着他摆了摆手。

    佟玉华并没有用力,或者要伤害她的意思。

    她只是让她不要说话。

    看着南烟做出那样的手势,祝烽迟疑了一下,这才皱着眉头,又退了一步,但是,很紧张的盯着那位糊涂的老人家。

    毕竟是老糊涂了,手下没轻没重,他别的可以不管,可是现在南烟身怀六甲,在他看来就是一碰就碎的玉娃娃,他必须得呵护备至的。

    南烟被佟玉华捂着嘴,只能瓮声瓮气的道:“祖母?”

    佟玉华低头看着她,眼中透着一点惊恐似得神情,低声说道:“不要说。”

    “……”

    “不能说。”

    “……”

    “你娘是谁这件事,你谁也不能告诉,自己一个人知道就行了。”

    南烟睁大眼睛望着她,沉默了许久,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来,佟玉华并非一无所知,对于司伯言和倓国塔娜公主之间的关系,她肯定是知道一些的。

    所以之前,她曾经警告南烟,不要提起塔娜公主的事,因为这种事,会引来杀生之祸。

    现在,再明白不过了。

    很有可能,司伯言跟塔娜公主的关系,就给他带来了危险。

    所以,他莫名其妙的失踪了那么多年,到底是什么情况,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弄清楚。

    只是,佟玉华太老,病得太糊涂了,没有到特定的时候,或者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很难激起她深藏的记忆。

    感觉到她的手还有点发抖,像是在害怕。

    南烟轻声道:“祖母,我知道了。”

    佟玉华低头看着她,脸上的皱纹透着关切和微笑,轻声道:“嗯,我的南烟一定要听话。你要好好的。”

    “嗯。”

    南烟在她怀里点点头。

    正好在这时,小顺子走到了门口,没有进来,只轻声对祝烽说道:“皇上,金陵那边的折子送来了。”

    祝烽一听,立刻转头往外看去。

    南烟立刻就知道,祝烽来到这里这么久了,国事不可废,就跟之前一样,当然要让金陵那边把不能决策的大事送到这里来,让他处理。

    不过,看祝烽的样子,似乎还想留下来看着她。

    南烟轻轻的对祝烽使了个眼色。

    国事不可废。

    就算自己再得宠,也不能压过他的国家大事。

    看着南烟懂事的样子,祝烽的嘴角忍不住微微的勾起一点,但他立刻止住了自己的笑容,叫过冉小玉来,让她好生照看,这才离开了。

    而南烟跟佟玉华又说了一会儿话,老人家又有点神志不清了起来。

    说话颠三倒四。

    南烟也不强问什么,过了一会儿,看她累了,就让小玉送她回去休息。

    而小玉回来的时候,带了一碗药。

    一闻味道就知道,是刚刚秦若澜送来的,却被她倒在窗外的那种药。

    南烟接过来,轻声道:“安胎药?”

    “嗯。”

    “难怪你刚刚,不让我喝宁妃送来的药。”

    南烟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喝了一口,只一口,就苦得她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冉小玉道:“这个时候,你当然要小心谨慎才行。”

    “……”

    “我听彤云姑姑说,宫里的娘娘们要是怀了孩子,吃东西之前还要拿银针试,生怕人家下毒。”

    南烟捏着鼻子一口气把一碗药都灌了下去,苦得她直伸舌头,道:“这里又不是宫里。”

    “可这里有宁妃啊!”

    冉小玉理直气壮的接过空碗,又把一碟糖果送到她面前,说道:“总之,今后娘娘你吃的东西,都要交给我。不准你吃别人送的东西。”

    南烟拿了一块糖送进嘴里,看着冉小玉蛮横的样子,觉得她怎么越来越像祝烽了。

    忍不住笑道:“好,我听你的。”

    想了想,又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们终究还是要回金陵的。回去之后,不知道又会怎么样了。”

    冉小玉看了她一眼。

    南烟被那一眼看得莫名其妙的,道:“怎么了?”

    冉小玉走过来,说道:“娘娘你还不知道,皇上已经下令,将燕王府做为北平行宫,他预计要在这里呆一年。”

    “什么?!”

    南烟惊愕的瞪大了眼睛:“要在北平呆一整年?不回去吗?”

    “嗯。”

    “已经下旨了?”

    “嗯,消息已经传回金陵了。”

    “……”

    “我估摸着,刚刚小顺子说金陵那边送来的折子,应该就是朝臣们的回应。”

    南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要知道,皇帝不回宫,这件事是很大的。

    虽然历朝历代,也不止一两个皇帝不喜欢在都城带着,比如盛唐时期,就有东都西京两个地方,皇帝待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处理政务,是他的自由。

    可是祝烽这么做——

    难道,是因为自己怀孕的关系?

    他不想让自己颠簸,也不想让自己回金陵去,面对那里复杂的人和事?

    这样一来,的确对自己是很好的,可是,压力不是都到了他身上了?

    南烟顿时变得忧心忡忡了起来。

    冉小玉在一旁,说道:“娘娘,你可不要这样皱眉头。皇上说了,让我们尽量逗你开心。”

    “……”

    “你要是不开心,倒霉的就是我们了。”

    听见她这么说,南烟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哪有那么严重。

    冉小玉把喝空了的药碗送出去,南烟穿上鞋,自己慢慢的走到门外才长廊上。

    说起来,已经躺了几天了,身上还有些软绵绵的。

    她没走一会儿,就觉得有点气短,便坐到长廊的靠椅上,望着外面的风景。

    夏天的北平燕王府,绿树成荫。

    花不多,看来是随它的主人,但是眼前郁郁葱葱的颜色,让人觉得非常的舒服。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头顶传来啪啪啪的声音。

    抬头一看,一只灰鸽子从天上落下来,正好落在眼前院子里的草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