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27章 几回魂梦与君同
    祝烽挑了一下眉毛:“你这位‘表哥’给你的信,你不回他吗?”

    “……”

    南烟没有说话,而是小心翼翼的看着祝烽。

    她太明白祝烽的“小心眼”了,当然,这话不能明说,可是,自己当初,只是多跟简若丞说了两句话,就被他误会,打入大牢,几乎死在大牢里。

    所以,她在这些方面,尽量小心。

    不要惹到这个小心眼的男人。

    况且,如果说,事情涉及到蒙克,那就已经不是“小心眼”的问题了,他是倓国的皇帝,自己的炎国的贵妃,就算有亲戚关系,于情于理,也不能这样书信往来。

    这一次,蒙克传来这封飞鸽传书,已经让她很诧异的。

    更诧异的是,祝烽居然会让她回信。

    这——不会是在钓她的鱼吧。

    南烟瞧着祝烽,半天没说话。

    祝烽却又看着桌上那只不停的咕咕叫着,来回啄食糕点渣的鸽子,说道:“你这位表哥,那么有心的来问候你,你就一个字都不给他回?”

    “……”

    南烟又想了一会儿,才轻声道:“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

    “但是,万一被人知道,这岂不就是私通外国的罪名?”

    “朕亲自盯着,你能如何私通外国。”

    “亲自盯着?”

    南烟歪着脑袋,瞧着他:“皇上看着我写啊?”

    祝烽道:“你这么累,倒也不必劳神。”

    “哎?”

    “朕可以替你写。”

    “啊?”

    南烟睁大了一双懵懂的眼睛,就看见祝烽走到书桌前,直接拿了笔墨和一张纸过来,将纸裁成小块的,然后拿起笔来,蘸了蘸墨水。

    落笔,两三下,就成了。

    南烟伸长脖子一看,上面也就四个字——

    很好,勿念。

    南烟道:“就,就这样?”

    祝烽横了她一眼:“不这样,怎么样?”

    “……”

    “你还想写什么?”

    “……”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南烟被呛得差点咳嗽起来,急忙摆摆手:“当,当然不是。”

    只是,看着那张纸上,几个寂寥的字,心想,这未免也太简单了吧?

    蒙克的来信虽然也只有几个字,但那是他的主动问候,而且,大概也是为了避嫌,没有说其他的话,而这几个字回复给他,就真的有些敷衍了。

    祝烽冷冷道:“就这样,够了。”

    说完,便将那张小纸片卷了卷,伸手抓过桌上的鸽子,把纸卷塞进了脚环里。

    然后,他说道:“跟朕出来,把鸽子放了。”

    “哦。”

    南烟老老实实的跟着他走出了房间,来到屋檐下。

    接过祝烽手里的鸽子,南烟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它,然后说道:“一路小心哦。”

    然后,双手往上一捧。

    那鸽子扑腾着翅膀,立刻就朝天上飞去。

    夏末秋至。

    北方的天空越发的晴朗高远,鸽子的身影能在很远的地方都看到。

    蒙克站在屋檐下。

    就好像心灵福至一般,远远的,就看到了天空中那个黑色的点,慢慢的越来越近,果然,是那只灰鸽子。

    鸽子在头顶盘旋了一圈,落到了他的脚下。

    他微笑着俯下身去,把鸽子抓起来,捧在手里,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寝宫,正好这个时候,南蠡王阿日斯兰求见。

    一看见他手里捧着的鸽子,立刻说道:“是西边传来的消息吗?”

    “不,是南边。”

    “南边?”

    “南明县主。”

    一听说是南烟,阿日斯兰的脸色微微的变了一下。

    他立刻说道:“皇上给她传消息过去了?”

    “嗯。”

    “呃,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蒙克的手又白又软,轻轻的抚摸着鸽子的背,让它安静下来,然后从它脚上的脚环中摘下了那个纸卷,说道:“就只是问候她好不好。”

    “……”

    “她在烽火台上那个样子,朕很担心。”

    “……”

    “她,应该是怀孕了,怀了祝烽的孩子。”

    阿日斯兰沉默着点了一下头。

    虽然都是大男人,但这个还是懂的,尤其看着当时祝烽一脸暴怒,好像要将拦在眼前的人都撕碎一般的神情,连北蠡王阿希格都不由自主的退到了一边。

    他们,当然也就有些明白了。

    只是没想到,南烟居然是怀着身孕,被他们掳到了倓国。

    这一路上,这样的颠簸——

    眼看着蒙克展开了纸卷,阿日斯兰急忙说道:“怎么样?她好不好?”

    蒙克睁大眼睛,看着上面的几个字。

    半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阿日斯兰道:“怎么了?”

    蒙克一边笑,一边将那纸卷递给他,道:“看来,我们这位表妹情况应该还好。只是,被管得太严了。”

    阿日斯兰接过来一看,上面简简单单,近乎敷衍的四个字,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是南烟回你的?”

    “显然不是。”

    蒙克说道:“那天南烟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以她现在的情况,不可能写出这么苍劲有力的字;而且,你看这字迹,分明带着杀气的。”

    阿日斯兰低头再看,的确。

    所以——

    “是炎国皇帝的御笔亲题啊。”

    “哈哈哈哈。”

    蒙克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可是,那双细长的,柔和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笑意。

    笑过之后,他将那片小纸片放到一边,然后转向阿日斯兰:“南蠡王今天入宫,有什么事吗?”

    阿日斯兰叹了口气:“北蠡王这几天的动静很大。”

    “……”

    “虽然回来了,可是他的野心,比之前更大了。”

    蒙克道:“朕当然知道。”

    “……”

    “这一次,我们去烽火台,原本是要瞒住他的,却没想到,以为瞒得风雨不透,居然还是让他知道了。”

    阿日斯兰道:“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

    “这一次,明明连满都大人都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满都大人不是站在我们这边,他只是单纯的想要弄清楚,司南烟是不是真的是塔娜公主的女儿而已,至于其他的——也许,还要看他将来的选择。”

    蒙克想了想,说道:“这一次的事提醒了我们,宫中,还有很多我们没有察觉到的眼线。要小心。”

    阿日斯兰点了点头。

    他说道:“对了,之前我们准备好的,是否要行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