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过了许久,他才说道:“这,就是你们违抗官府,跟朝廷作对的原因?”

    “……”

    一听到这句话,南烟的心也沉了一下。

    他一开口,就说他们“违抗”、“作对”,也就是说,他在意的,还是这件事!

    而石廿一,还有那些村民,也不是真的蠢钝不堪,听到祝烽的口气,也感觉到,这一次自己死定了。

    石廿一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沉默了很久,他抬起头来,对着祝烽和南烟磕了一个头,道:“皇上,娘娘,是草民蠢钝,犯了律法,请皇上和娘娘惩治草民,哪怕千刀万剐,也让草民一人承担。”

    “……”

    “只求,只求饶了这些村民。”

    “……”

    “他们,都是因为草民带头闹事,才跟着闹起来,他们都是无辜的。”

    一听他这么说,周围的村民也都嚷嚷了起来——

    “不,不要杀我们的村长,是我们闹事!”

    “是啊,求皇上饶了他吧。”

    ……

    一时间,整个村子里沸沸扬扬,吵嚷得不可开交。

    石廿一又泪流满面的说道:“只有一件事,草民还是要跟皇上说,这个村子里,的确是有凶煞的,皇上在这里修城墙,真的会有不祥的事情发生。请皇上,一定不要在这里修城墙啊!”

    “……!”

    一听到这句话,祝烽的脸色又沉了下来。

    叶诤小心翼翼的转头看了祝烽一眼,他一直站在祝烽的身后,听着这些人说话,掌心,也有点冷汗。

    听了刚刚那些话,其实,只能说,这些老百姓的确有些愚。

    说什么恶鬼,什么不祥,都是自己吓自己。

    祖辈之所以留下那样的告诫,大概是害怕自己的子孙们胡思乱想,因为怕苦怕累而离开这个村子,离开这个行当,手艺无人继承。

    这,是一种守业的思想。

    但是,这些人刚刚要对皇帝动粗,对贵妃动手,却是不争的事实。

    祝烽虽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胡乱杀人的残暴君主,可是,他毕竟是皇帝。

    天威被冒犯,这不是小事!

    祝烽,真的会杀了他们吗?

    正想着,祝烽已经扶着椅子的扶手,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了这些人面前。

    他沉声道:“把他们所有的人,打入死牢!”

    这些村民一听,全都白了脸。

    打入死牢,看来,皇帝真的要将他们所有人都杀掉了!

    但立刻,就有一些青壮年挣扎了起来,大声说道:“皇上,就算皇上要杀我们,可是我们村中的妇孺,他们没有罪,皇上为什么也要把他们打入死牢?”

    祝烽冷冷道:“行刺于朕,是诛九族的大罪。”

    “……”

    “只杀你们这些人,已经是朕开恩了。”

    说完,冷冷的一挥手:“押下去!”

    立刻,周围的那些士兵一拥而上,将这些原本就反绑着双手的村民带走,他们不断的喊冤,甚至挣扎哭泣,但是,祝烽的脸上没有一点动容。

    最后,有一个士兵走到了南烟身边,轻声道:“娘娘,冒犯了。”

    说完,便将小石头也拉走了。

    南烟有些急了,忙说道:“皇上,就算要抓村子里的人,可刚刚动手的时候,小石头在妾的身边,他——”

    祝烽回头看了她一眼。

    又看了看小石头。

    然后说道:“让他自己选。是愿意留在你身边,还是愿意跟他爹娘被关到牢里。”

    小石头倒也听懂了这话,立刻说道:“我要跟爹娘在一起,死也不分开!”

    “……小石头。”

    祝烽淡淡的一挥手:“既然如此,带下去。”

    南烟看着小石头被带走,只觉得心如刀绞。

    她轻声道:“皇上——”

    祝烽说道:“朕要营造北平城,有多少村落要迁徙,有多少人要移居,如果每个村子,每个人都像他们一样,有一两个惨案,有一两句祖辈的告诫,就拒不离开,那这个北平城,朕还要不要营建了?!”

    一听他这么说,南烟知道,他是动了真怒。

    他不能落人口实。

    纵容了这一个村,哪怕一个人,其他的人都会跟他们一样闹起来,那官府要办的事,就一件都办不成了。

    这件事,从巨趺村的人一开始闹事,就注定了这样的结局。

    不过——

    祝烽只是说,要将他们打入大牢,倒是没有斩立决。

    南烟想到这里,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不一会儿,整个村子都被抓空了。

    听着那些人的哭喊声慢慢的远去,祝烽背着手,慢慢的回过头,看向身后这座名副其实的荒村,淡淡的道:“让工部的人明天就过来,把这里拆掉。”

    “……”

    “修筑城墙的事,绝对不能延缓。”

    “是。”

    叶诤立刻吩咐了下去,然后,祝烽便转身往马车那边走去。

    南烟自然也跟了上去,两个人上了马车,回城。

    不过,这一次的气氛,比起来的时候的气氛,要稍微沉闷一些,尤其想起刚刚那慌乱的场景,和小石头毅然决然的要追随爹娘被关进牢里,想到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就要被打入死牢,一定不好过。

    南烟靠在车板上,轻轻的叹了口气。

    祝烽坐在她身边,说道:“谁准你叹息的?”

    南烟转头望着他。

    怎么,现在自己连叹息的权力都没有了?

    “你一天到晚这样,对孩子不好!”

    他说话的语气虽然沉,但口气,还是比之前放缓了许多,南烟听着他这样的话,终究还是忍不住,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肩上。

    轻声道:“妾只是觉得难受。”

    “……”

    “听了那个故事,心里难受得慌。”

    祝烽道:“都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而且,又是一个悬案,你不要老是想着。”

    “……”

    南烟沉默了好一会儿,轻轻的说道:“其实,不是悬案,或者,不应该是个悬案。那个三娘子——她是个烈性的女子。”

    “……?”

    祝烽愣了一下,低头看着她:“你在说什么?”

    南烟轻轻的说道:“她,是在为自己的丈夫报仇。”

    “报仇?”

    祝烽的眉头皱紧了,微微的坐直了身子,说道说道:“你的意思是,石三是被那个石也害死的?”

    “嗯。”

    “你怎么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