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南烟靠在他的肩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轻声道:“因为他敲门,一个叫的,是莲妹妹。”

    “……”

    祝烽的眉心微微一蹙,但过了一会儿,立刻明白了过来。

    对了,刚刚石廿一说起那个故事的时候,发现石三失踪的那一天,石也和那个朋友一起去到石三的家里,是石也去敲门,而他一敲门,就直接招呼的是石莲!

    南烟说道:“你们男人可能不会察觉,一般人到家里,喊的都是当家男人的名字,这是很常见的一件事。”

    “……”

    “可是,妾刚刚一听,就觉得不对。”

    “……”

    “这个石也去敲门,一开口就喊女主人,显然是事先就知道,男主人不在家里。”

    “……”

    “石三,肯定是被他杀了。”

    “……”

    “尸体,只怕也早就处理掉了,加上他自己就是当官的,稍微糊弄一下,官府中的人就只当做石三失踪,一来二去的拖一段时间,就更不会再查下去。”

    “……”

    “而那位石莲夫人,她并不是因为产下死婴,发疯做这件事,她应该已经发现了真相,可是,石也是个当官的,加上,她自己又怀有石三的遗腹子,为了给石三传宗接代,她不愿意过早的暴露。”

    “……”

    “但是,又要伺机报仇,嫁给石也,在他身边,是最好的办法。”

    “……”

    “所以,当她生下死婴,也就清楚的明白,自己最后一点期望都没有了,便在那一天痛下杀手。甚至——那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她的忍辱负重,让她的心里产生了更扭曲,更深重的仇恨,所以,她把石也一家,都给毒死了。”

    “……”

    “也毒死了自己。”

    “……”

    “她用这种办法,给自己的亡夫,也给了自己一个交代。”

    祝烽听完她说的话,脸色变得十分凝重。

    不知过了多久,才沉声道:“果然,是个烈性的女子。”

    “……”

    “朕都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妇人,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性。”

    南烟轻轻的说道:“女孩子,原本是很弱小的,看起来,也是需要人保护。可是,为了自己爱的人,她们也可以变得很强大,可以承受很多委屈,甚至——”

    听到她的话,祝烽低头看了她一眼。

    不知道多年前,那个叫石莲的女子,是如何撑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那十个月。

    怀着仇恨,被所有的人鄙夷,甚至,承受着母亲因为自己,气病而死的巨大的痛苦。

    嫁给杀夫仇人,每一夜与他同床共枕。

    到最后,又痛下杀手,杀掉了那么多人,连同自己在内。

    最后,她决心杀掉自己的时候,应该不会痛苦,那对她的一生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了。

    南烟抬起头来,说道:“村子里说的恶鬼之类的事,应该也只是以讹传讹,可是,石氏宗族有这样一个女子,也是难得。”

    “……”

    “皇上,皇上看在她的面子上,能不能饶了那些人。”

    “……”

    祝烽低头看着她,道:“说来说去,你还是不希望朕杀了他们。”

    “当然,”南烟说道:“这些人,虽然说一些怪力乱神的话,的确是有点愚钝,但从他们的本心来说,还是在为别人着想;而且,这些年来,想想他们受的委屈——”

    “……”

    “那种被人鄙夷,唾弃的感觉,妾其实,也算是能感同身受。”

    祝烽听着,倒没有立刻说话。

    只是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道:“谁让你去感同身受这样的事?”

    “……”

    “你最好把这种感觉,给朕彻彻底底的忘了!”

    “那皇上——”

    “巨趺村的村民该如何处置,朕还要再考虑一下,现在,你不要再劝。”

    “……”

    南烟抬头望着他。

    他说得这么武断,让南烟也没有了再开口的余地,想了一会儿,也只能在心里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她说道:“那,小石头被关在大牢里,妾可以让人去照应他吗?”

    “什么?”

    “牢里很苦,没吃的没喝的,那孩子那么小,经不起的。”

    “……”

    她这些话,让祝烽想起来,曾经,也是因为自己的一怒之下,将她也打入了大牢。

    在金陵的大牢当中,她所受到的伤害,是自己亲眼目睹。

    祝烽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去,将她揽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后说道:“你放心,朕会跟下面打招呼。他们在牢里,不会受委屈。”

    一听他这么说,南烟的眼睛亮了一下。

    既然祝烽说,不会让他们受委屈,那至少,最近是不会杀掉他们的。

    她点点头:“嗯。”

    两个人就这么靠坐在一起。

    但过了一会儿,祝烽又突然说道:“对了,今天,谁让你下车过来的?”

    “……”

    “你知道那有多危险吗?”

    “……”

    “那些村民,都是些不讲理的刁民,刚刚,差一点就伤到你了!”

    南烟原本还以为他已经把这件事给忘了,没想到,还是记着要跟自己算这笔账的,急忙认怂,双手合十,耸着肩道:“皇上恕罪,我知道错了。”

    “……”

    “那个时候,我听到那边没什么响动,还以为村子里没事。”

    “……”

    “而且,又看到那个孩子,我想着把他带过来,也顺便看看那边的情况,没想到——”

    “……”

    “我错了我错了!”

    她这一次认错倒是认得很快。

    但祝烽还是气不过,咬着牙,用力的拧着她的脸:“朕迟早有一天,要掐死你!”

    南烟被捏得咧开嘴,含含糊糊的道:“好泰,样我把孩纸亨下来。”

    看着她这样,祝烽有点忍不住想笑。

    但终究还是忍住,用力的拧了她一下:“你啊!”

    两个人说说闹闹的,气氛倒是也没有那么沉闷。

    马车走了很久,终于等到了燕王府,刚要走进大门,另一边立刻传来消息,已经把整个巨趺村的人都关进了大牢里,听候发落。

    南烟有些担心的看了祝烽一眼。

    但,祝烽仍旧冷冷的,只让他们把那些人关押好,便往府内走去。

    可是,刚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纤纤丽影,矗立在眼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