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41章 一朵江岸梨花,翩然盛开
    一看到那个身影,南烟的心都往下沉了一下。

    是宁妃,秦若澜。

    这些日子,自从自己刚刚回到燕王府,见过她那一面之后,秦若澜就好像消失了一样,没有再在自己的面前出现过。

    虽然,也知道,她肯定还在燕王府,但,因为养胎的关系,不愿意去想一些自己不想面对的人和事,所以,南烟也几乎将她这个人都抛到脑后去了。

    可是,她突然又出现在眼前。

    南烟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祝烽,也皱起了眉头。

    他冷冷道:“你出来干什么?”

    “……”

    “朕不是让你这些日子,就在你的西苑呆着,不要随便出来走动吗?”

    他的话语中,那种明显的疏离,甚至都不避人。

    随之走上来的叶诤和冉小玉都听到了。

    叶诤立刻低下头去,只做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而冉小玉脸上浮起了冷意,冷冷的瞥了秦若澜一眼。

    作为南烟身边的人,她对后宫的娘娘们,自然是有本能的敌意的。

    而这个秦若澜,她的敌意最大!

    面对这些人明显的冷淡,秦若澜的脸上却是神情自若,好像祝烽只是说了一句最普通不过的话而已。

    她,甚至款款的对着祝烽俯身行礼:“妾,拜见皇上。”

    “……”

    她虽然只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裙,并没有什么华美的装饰,但因为生得实在太美,举止优雅,这轻轻的一福,恍若一朵江岸梨花,翩然盛开。

    美得那么自然,又不自觉。

    祝烽皱着眉头看着她。

    垂在身侧的手,却已经不由自主的捏成了拳头,指关节都挣得啪啪作响。

    看着这一幕,虽然南烟平日里最想要知道的,就是他们之间的过去,他们之间的关系,更想要听一听,他们两个人相对,会说什么;可是现在,毕竟身怀六甲,心里的沉重,很快就让她感觉到呼吸不畅。

    有些难受。

    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而冉小玉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上来,扶住了她。

    “娘娘,你还好吧?”

    “我,没事。”

    南烟伸手捂着胸口,勉强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呼吸更顺畅一些。

    而祝烽此刻,已经非常的不耐烦了,道:“你来见朕,要说什么?”

    秦若澜上前一步,平静的说道:“妾只是要告诉皇上,从金陵赶来的官员,今天已经到了北平。”

    “啊?”

    祝烽的眉头微微一展。

    南烟在旁边听到,也愣了一下。

    对了,祝烽要在北平驻扎整整一年,这一年的时间,他不可能当一个光杆皇帝,身边就只带着叶诤,还有工部的人,他的智囊,一些决策层的官员都得调到他的身边。

    秦若澜平静的说道:“由中书省右丞简大人带领,如今,已经在北平府衙了。”

    “……”

    “只等皇上传召。”

    虽然皇帝到了北平,但金陵毕竟是都城,需要有人留守监国。

    而这个重任,祝烽交给了鹤衣。

    他是他最放心的人,同时,也把魏王留在了金陵,也是让魏王跟随着鹤衣,学着处理一点简单的政务。

    可是,真正要紧的事,自然都是跟随这些大臣们,直接到北平来解决的。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行了,朕知道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口气多少还是缓和了一些。

    立刻就回过头,看着南烟:“你先回去休息,今天累了那么久,就不要再出来乱走了。”

    南烟点点头:“妾知道了。”

    “嗯。”

    祝烽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立刻往书房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传令给叶诤,显然是让他立刻将那些官员传到燕王府来见驾。

    很快,整个燕王府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南烟站在原地,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前方。

    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回过身来,却见秦若澜也站在她刚刚站着的地方,连动都没动一下。

    而两个人的目光,从祝烽的背影上收回来,也就不由自主的,交汇到了一起。

    秦若澜坦然的对着她也俯身行了个礼:“拜见贵妃娘娘。”

    南烟实在不想对跟她说话。

    可是,为了不露怯,她还是深吸了一口气,道:“宁妃辛苦了,你下去休息吧。”

    说完,便准备转身离开。

    秦若澜却又在她身后道:“看娘娘的样子,似乎已经有至少,三个月的身孕了吧。”

    南烟停下脚步,并不回头,只淡淡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

    “本宫刚回来,你就来送了安胎药。”

    秦若澜淡淡道:“可是,妾送来的药,只怕都被娘娘倒了吧。”

    “……”

    这话一出口,就像她当时在场看到了一样。

    冉小玉有些按捺不住,回头冷冷的说道:“倒了又如何?我家娘娘不吃别人送的东西。”

    秦若澜淡淡的说道:“妾也并没有要追究的意思。”

    “……”

    “妾只是——”

    南烟慢慢的回过头去看着她:“只是什么?”

    “……”

    秦若澜那双明媚的秋水明眸微微的闪烁了一下,好像泛起了一点什么涟漪,但她那张绝美的脸上,仍然一点表情都没有。

    她说道:“妾只是想知道,府中的郎中可有为娘娘看诊?”

    “……”

    “娘娘所怀的,是一位皇子,还是一位公主?”

    “……”

    没想到,她也来问。

    南烟的眉头渐渐的拧了起来。

    之前说起这件事的,是祝烽,而祝烽一心希望她生下一个皇子,而且,是“趁着一切,还没定下来”。

    虽然,祝烽没有把话说明,但南烟心里已经很明白了。

    他,想要册立自己生的儿子为太子。

    现在,祝烽的膝下只有一个儿子,就是魏王祝成轩,但这个儿子,明显是不得他宠爱的,所以,即使优势那么明显,祝烽都没有一点要册立他为太子的意思。

    而现在,秦若澜来问。

    她,有什么立场,来问这件事?

    这后宫,无儿无女的嫔妃多了去了,为什么自己怀孕是男是女,会让她这样的关注?

    南烟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目光沉沉的盯着秦若澜。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