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69章 好狡猾的贱人!
    倓国那边,传来了国书。

    南烟听到玉公公的话,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愣了一下,才有些明白过来。

    这一次,不是蒙克传给自己的飞鸽传书,问的那些琐碎的小事,而是正式的国事。

    祝烽皱了一下眉头,立刻说道:“呈上来。”

    “是。”

    玉公公急忙将一只扁扁的锦盒奉上。

    祝烽接过来,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封书信,拆开来一看,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南烟坐在旁边,当然也不能伸着脑袋去看。

    那毕竟是国书。

    只能小心的问道:“皇上,是不是蒙克他们,又有什么事了?”

    “……”

    祝烽没有立刻说话,而是脸色难看的看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慢慢的将那封信合上,放回到盒子里,再盖上盖子。

    然后,看向了南烟。

    “阿日斯兰,又要出使我国了。”

    “什么?”

    南烟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阿日斯兰又要来出使炎国了?他去年才出使了炎国,而且,自己前不久,才被他劫走。

    现在,他又要来了?

    南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他这一次,来做什么?”

    祝烽的面色微微的阴沉了一下。

    他看着南烟,道——

    “来看你。”

    国书上写得很清楚明白,南明县主身怀六甲,倓国的皇帝与南蠡王日夜忧心,思念不已,所以,特地派遣南蠡王再次出使炎国,以示两国交好。

    同时,探望南明县主。

    祝烽的心里,一阵火起。

    之前,阿日斯兰在金陵劫走了贵妃的祖母佟玉华。

    幸好现在,老人家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精神没那么恍惚了。

    而最恶劣的是,他竟然在皇陵观,劫走了贵妃本人!

    这件事,足以让两国交兵。

    只是,烽火台上,因为南烟的身世大白,加上突然发现她怀了身孕,还有了险些滑胎的迹象,祝烽没有跟他们计较。

    而现在,他居然又要来了。

    可是,他下的,是国书。

    这,就跟蒙克的飞鸽传书不一样。

    飞鸽传书,哪怕知道是倓国皇帝发过来的,祝烽照样可以用那种冷漠的文字去敷衍他,可是,国书,却不一样。

    是真正的,两国交往。

    他阴沉着脸,过了好一会儿,才冷笑了一声:“朕倒想要看看,这一次,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招来。”

    说完,便将那封信丢回到锦盒里。

    然后说道:“让中书省的人去办,就说朕准了。不过,这一次朕就在鹤城的金楼别苑见他。”

    “是。”

    玉公公答应着,立刻退了出去。

    南烟在旁边坐着,听到他说的话,眉心不由得微微一蹙。

    她轻声道:“皇上,皇上还记不记得,妾之前跟皇上说过——”

    “朕当然记得。”

    祝烽说道:“所以,朕才让他去鹤城见驾。”

    “……”

    南烟有点明白了。

    之前,她被阿日斯兰劫走,一路北上都是走的水路,但是在运河跟黄河交界的地方,就上了岸,然后,他们到了鹤城的一处无名的大宅当中。

    这些日子,自己倒也没有去多想。

    不是不愿意想,而是,实在没有任何线索。

    偏偏这一次,自己跟祝烽刚刚决定要去鹤城,阿日斯兰出使的国书竟然也来了。

    大家,倒是要齐聚鹤城了。

    就是不知道,在鹤城,会发生什么。

    |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燕王府的人都在准备。

    而吴家那边,自然也已经收到了消息,要开始做接驾的准备。

    吴菀在燕王府,自己的房间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上一下子就露出了喜色。

    她说道:“你再说一遍,是真的吗?”

    站在她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成国公吴应求身边的一个长随杜荃,他俯身道:“是的。”

    “……”

    “是的,皇上和贵妃娘娘已经决定,要去离开燕王府,去鹤城的金楼别苑。”

    “……”

    “而且,小人听说,这个地方,是贵妃娘娘亲自选定的。”

    “哈哈,哈哈哈哈。”

    吴菀忍不住笑了起来。

    心里暗暗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自己这些日子在燕王府内,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但,这里毕竟是燕王府,上上下下都是皇帝的人,加上,那个身手不凡的冉小玉,每天就像是一块狗皮膏药一样贴在司南烟的身上,让她想下手,都无从下手。

    现在,司南烟竟然自己选择,往鹤城的吴家金楼别苑去。

    这算是,羊入虎口吗?

    应该说,就是找死了!

    吴菀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拿出手帕轻轻的擦了一下眼角,然后说道:“行了,本宫知道了。”

    杜荃却说道:“不,娘娘不知道。”

    “什么?”

    吴菀的眉心一皱,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杜荃沉声说道:“国公让小人无论如何都要跟娘娘说,这一次,绝对不能对贵妃娘娘下手。”

    吴菀心道:父亲疯了不成?

    眼看着司南烟的肚子一天一天的大了起来,都已经快六个月了,再有几个月,就要临盆了。

    等到她真的生下皇子,那自己和吴家,还有机会吗?

    吴菀沉声道:“父亲不会真的认为,这一次我的复位是贵妃的功劳吧?她也只是为了利用我们吴家,根本不是真心的。”

    杜荃说道:“不,国公担心的并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娘娘,皇上和贵妃娘娘要去的,可是吴家的别苑。”

    “……”

    “若是贵妃娘娘在吴家的别苑出了什么闪失,皇上,怎么饶得过国公?”

    “……!”

    吴菀一听,顿时惊了一下。

    她怎么没想到。

    杜荃说道:“国公知道这件事之后,就明白,贵妃之所以选择吴家别苑,一定是想到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他再三叮嘱,娘娘切忌任何的举动,否则,都会累及亲族。”

    说完,他拱手行了个礼,退下了。

    看着杜荃离开的身影,吴菀坐在那里,半天一动不动。

    咬紧了牙:“司南烟,好狡猾的贱人!”

    半晌,又森冷的一笑。

    “我,不会让你如意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