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甚至没有办法把那句话问出口。

    在她的眼里,简若丞是风度翩翩君子,是胸怀坦荡的大人,但怎么样,都不是一个在背后下黑手,暗害别人的人。

    祝烽没有立刻说话。

    只是抱着她,将她冰冷的脸蛋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感觉他有力的,沉稳的心跳。

    过了很久,他才说道:“朕早就告诉过你。”

    “……”

    “人心很深,人心也很浅。”

    “……”

    “简若丞,就是这样一个人。”

    “……”

    南烟一下子就哑了。

    喉咙微微的发梗,周身冰凉,却有一点滚烫的东西从心里涌起来,一直涌到了眼眶中,几乎要落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伸出双手,抱住了祝烽,整个人都钻进了他的怀里。

    哽咽着道:“我,我不信,我不信他会这样……”

    “……”

    这个世上的人会变,她知道。

    就像当初的夏云汀,跟她曾经那样交好,但当她被册封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又或者,她并没有改变,只是坏的那一面,在欲望的驱使下,压过了好的那一面。

    难道,简若丞也会这样?

    他也会因为欲望的驱使,而改变过去坦荡的心情,变成现在这样吗?

    南烟痛苦着摇着头:“我不信……”

    祝烽没有说话。

    他只用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南烟的后背,像是要帮她平复内心的痛苦一般。

    若是在平时,他早就勃然大怒,断然不会允许南烟为了别的男人,尤其是简若丞掉眼泪。

    但这一次,他不但没有阻止,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只是紧紧的抱住了怀中的南烟。

    过了不知多久,南烟听见头顶传来了一声很沉很沉的叹息。

    |

    原本打算这一路边走边游玩的,在遇到了这件事之后,大家游玩的兴致都已经荡然无存。

    更何况,怀孕的贵妃差一点出事。

    虽然太医已经检查,说是并没有大碍,但半路上这样的一查不能完全让祝烽放心,当然要赶紧赶到鹤城安稳下来,然后再让太医来仔仔细细的检查一番,更要让她好好的调养。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除了必要的休息,他们没有再停留。

    终于在这天傍晚,赶到了目的地,夕阳斜照下,大地上出现了城楼的轮廓。

    鹤城,就在眼前。

    之前,南烟也来过一次。

    不过,那一次,她跟着阿日斯兰,应该是从东城门进入的,而这一次,这个城门不像是上次通过的城门。

    好像是西城门。

    他们的队伍慢慢的往前走去。

    在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南烟就已经看到,城楼上彩旗飘飘,城门两边,已经站满了在那里等待的官员和随从。

    等到他们的车队一到,这些人立刻跪拜下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而领头的,正是成国公吴应求。

    南烟躲在帘子后面,仔细的看着他,祝烽已经走到了金车外,看着这些跪拜在地上的人,淡淡的一抬手:“平身吧。”

    “谢皇上。”

    吴应求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这里已经等了很久,手脚冻僵了,他起身的时候趔趄了一下,身后的吴定立刻扶住了他。

    南烟不由得想起了之前。

    在北平大战之后,自己跟着祝烽离开北平,也是在河南境内,成国公接驾的时候,似乎连场景都差不多。

    只是这一次,他们的身后,是鹤城。

    祝烽对着吴应求,微笑着说道:“国公年事已高,就不应该在城门口来候着了。”

    吴应求忙说道:“皇上御驾到此,老臣岂敢不相迎。”

    祝烽又抬头,看了看城楼上那些列队工整的礼兵。

    然后说道:“好了,今天天气冷,也就不要那些虚礼了,先进城,到别苑再叙吧。”

    “是。”

    吴应求点点头,便带着众人退到两边,给城门让出了一条宽敞的大路来。

    祝烽的车驾慢慢的进了城门。

    南烟看着站在大路两边的那些人,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看向了前方。

    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完全看不清周围的样子,城里也几乎没有半个人;而这一次,她总算能大概看清鹤城的全貌。

    虽然这个鹤城,是山东与河南边境处的一个小城,算不上交通发达,也并不太繁华,可因为有一个皇家的行宫在此处,所以街道修得很宽敞,两边的商铺鳞次栉比,非常整齐。

    城中的楼也不高,因为城墙比起北平城的巍峨雄伟,也不算高。

    所以,整个鹤城,透着一种平淡。

    但或许,正是这种平淡,才会让戎马一生的高皇帝将行宫的位置选在这里,因为这样的平淡,是让人可以安静休息的条件。

    马车一路向前。

    路上的人也不多,显然是成国公事先安排,所以,御驾走了大概半个多事成,就到了吴家的金楼别苑。

    金车微微一晃,停了下来。

    南烟立刻感觉到呼吸都紧绷了一下。

    她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撩开帘子,可是,不自觉的就有些手软。

    而这时,两边的卫兵也已经走了上来,叶诤走到金车前,小心的说道:“皇上,已经到了别苑了。”

    “嗯。”

    祝烽点点头。

    前方的车门被打开,帐子往两边撩起,祝烽带着南烟起身,走了下去。

    一站定,南烟立刻抬起头来。

    只见眼前,是一个很宽大的别院,两边矗立着灰色的围墙,一眼望不到边,大概,这个别苑的大小已经占据了整条街。

    南烟一眼,就看到了眼前,那几级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汉白玉石阶,石阶的尽头,是一个宽敞的大门。

    大门上,挂着一个很大的牌匾。

    金楼别苑四个大字,用金漆写就,虽然这个时候,天色已晚,但两边挂着的两个灯笼已经点两,将那四个大字映照得清清楚楚。

    南烟呆立在了那里。

    祝烽站在她的身边,也背着手,看着这个“金楼别苑”。

    虽然在北方驻守了那么多年,但,他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之前,高皇帝很喜欢这里。

    他看了看,又转头看向南烟,正要叫她一起进去,却见南烟睁大了眼睛,脸上浮现出了复杂的神情,看着这个金楼别苑。

    祝烽道:“怎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