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舞者勇敢的抬起头来,迎视着祝烽的目光,大大方方的说道:“我叫凤姝。”

    凤姝?

    倒是一个完全中原化的名字。

    而且……

    凤姝——奉书。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

    祝烽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然后伸手,从她的手中拿过了国书。

    “这个礼,朕收下了。”

    立刻,这个凤姝俯身下拜,口中道:“拜见皇上。”

    祝烽又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起来吧。”说完,便转身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这时,南烟的眼睛都瞪圆了。

    她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祝烽,突然觉得周身有一点发冷。

    虽然,也知道祝烽不止一次手下别人给他的女人,吴菀和高玉容就是一个例子;而之前,宝音公主也差一点就留在了金陵。

    但是——

    她神色复杂的看向祝烽,却见祝烽对着周围的人一挥手:“把东西抬到贵妃的益寿堂去。”

    立刻,有人走上前来,将那几只箱子关上,抬走了。

    南烟坐在椅子里,半晌都还回不过神来。

    接下来,这个洗尘宴就变得有些气氛怪异了起来,虽然大家还勉强的说着场面话,可是南烟一直都沉默着。

    最后,宴席结束,大臣们三三两两的结伴离开,眼中都透出了怪异的神情。

    阿日斯兰被安排到了另一边的厢房。

    成国公吴应求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转头去了芙蓉居,拜见了康妃。

    这一边,吴菀也已经得到了宴席上的消息。

    她皱着眉头说道:“倓国的人又送女人到皇上的后宫来了?”

    “这还是小事。”

    吴应求说道:“老夫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皇上一开始不收,但是,那个南蠡王送给贵妃一些礼物之后,他就收下了呢?”

    “……”

    “这其中,好像有一点奇怪的联系。”

    “能有什么联系?”

    吴菀冷冷的说道:“大概也就是讨好那个贱人吧。她现在是贵妃,有协理六宫的权力。”

    “不,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吴应求说道:“前阵子,贵妃被掳走,在倓国呆了一段时间,虽然这件事皇上不允许任何人提起,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在那段时间里,贵妃应该是出了一点事。”

    吴菀这才微微蹙眉:“什么事?”

    吴应求道:“我不知道。”

    “……”

    “但应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他说着,转头对吴定说道:“你立刻下去,派人到倓国境内,查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

    “……”

    “老夫觉得,这件事,一定很有趣。”

    吴菀听着,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什么有不有趣的,我现在只关心一件事,怎么样才能对付那个贱人。她要是生下皇子,我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吴应求终于叹了口气,转头对她道:“菀儿,你做事情不能这么急躁,有些事情,急不来的。”

    “……”

    “再说了,难道生下皇子,就不能对付了吗?”

    “……”

    “古往今来,有多少太子,离皇位一步之遥的时候都倒下去了,更何况是一个未必会出现的皇子,和他的母亲,有何可惧?”

    吴菀这一下倒是听出了一点意思。

    “父亲的意思是,就算她生下皇子,父亲也能对付她?”

    “……”

    吴应求没有回答。

    只是,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浮起了一点淡淡的笑容。

    “这就要看,我们能从倓国,查回什么线索了。”

    |

    这个时候,南烟也回到了益寿堂。

    门之后,冉小玉也一直没有说话,扶着她走到卧榻边坐下,想了想,又去沏了一杯茶,送到她手边。

    这时,念秋和彤云姑姑走了进来。

    南烟抬起头来:“如何?”

    彤云姑姑轻声道:“已经安顿好了。”

    因为她是贵妃,有协理六宫之责,如今皇后不在,那么有新的女人被送到祝烽的身边,她还需要派人去处理。

    所以,刚刚是让念秋和彤云姑姑去安置那个凤姝了。

    念秋站在后面,轻轻说道:“那个女人还要过来看娘娘呢,幸好被姑姑阻拦了。”

    南烟挑了挑眉毛:“她要来看我?”

    “嗯,不知道谁跟她说,皇上如今最宠爱贵妃娘娘,她就说,她要来拜见贵妃娘娘。”

    “……”

    “我们没让她来。”

    “……”

    “免得娘娘见到她,心里不痛快。”

    “……”

    南烟沉默了一会儿,才喃喃道:“我又怎么会不痛快?别胡说。”

    “……”

    众人都没说话。

    毕竟,大家都有眼睛,看着在宴席上,自从祝烽收下凤姝之后,她的脸色就一直有些苍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了。

    其实,她知道没必要。

    祝烽早就告诉过她,他的心里有她,但他的后宫,不可能只有他。

    现在,将来,他的身边也一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女人。

    甚至——

    也许会有一个,甚至很多个,得到他的宠爱,就像现在,他这样宠爱她一样。

    明明是知道的。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

    心里用起来的感觉,又是另一回事。

    南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难受。

    看着大家的目光,她苦笑了一声,说道:“好了,我真的没事。你们都下——”

    话没说完,就听见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贵妃娘娘就是住在这里吗?”

    “……!”

    众人立刻回过头去。

    从外面慢慢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那个舞者——或者说,已经是后宫的新成员的,凤姝。

    她之前穿着的是舞者的衣裳,袒胸露背,跳舞的时候倒没什么,但阿日斯兰将她送给祝烽之后,成了后宫的女人,那样穿就不行了。

    所以,刚刚将她安顿到厢房之后,就有人给她送去了炎国的衣裳。

    她已经换上。

    鲜红的衣裙,衬得她深刻的五官更加艳丽,整个人就像一朵又香又美的玫瑰花;虽然秦若澜也很美,但她的美是那种精致的美,而不像这个凤姝这么外放,真的有一种艳冠群芳的感觉。

    南烟一向也喜欢看美人。

    但一看到她,不由自主的就皱起了眉头。

    偏偏,凤姝探进一个脑袋来,微笑着说道:“贵妃娘娘,我没有打扰你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