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89章 别的人“也”做了贵妃?
    南烟轻声说道:“祖母,我已经怀孕了,肚子里是皇上的孩子,还有几个月就要生了。”

    “真的?”

    佟玉华惊喜的说道:“你什么时候出嫁的?”

    “……”

    南烟在心里叹了口气。

    其实,佟玉华已经不止一次看到自己怀孕,停着大肚子过来看她,但过一阵子,她就把这件事忘了,自己又要重新给她解释一遍。

    这一次,索性连自己已经嫁给皇帝,当了贵妃的事都忘了。

    南烟耐心的说道:“半年前,半年前就已经进宫做了贵妃了。”

    “贵妃……?”

    佟玉华听到这两个字,好像有些懵懂,又好像想起了什么。

    “贵妃?”

    “是的祖母,孙女儿现在是贵妃了。”

    “……”

    佟玉华愣了很久,突然抬头看着她:“你怎么也做贵妃了?”

    “……”

    南烟被她说得一愣。

    也?

    难道,她还在暗指别的人“也”做了贵妃?

    可是,立国以来,除了自己,就只有一个贵妃。

    也就是秦家的那位秦惜兮秦贵妃。

    祖母也知道她?

    南烟急忙凑过去,轻声说道:“祖母,你,你认识秦贵妃,秦惜兮这个人吗?”

    一听到“秦贵妃”三个字,佟玉华脸上的神情更加紧张了一些。

    她直接伸手,捂住了南烟的嘴。

    压低声音说道:“不可以胡说的。”

    “……”

    “要杀头的!”

    “……”

    南烟被她捂着嘴,睁大眼睛看着她。

    上一次,让她这么紧张,是因为南烟提起了塔娜公主。

    怎么,这两个女人,都让佟玉华这么紧张?为什么一提起他们,好像就要招来杀身之祸?

    当年,发生了什么吗?

    南烟想了想,伸手轻轻的将佟玉华的手从自己的嘴上拿了下去,说道:“祖母,塔娜公主和秦贵妃,他们两,有什么关系吗?”

    一听到这个问题,佟玉华的目光好像又糊涂了一下。

    她喃喃的说道:“他们?他们两,会有什么关系?”

    南烟的眉头都皱紧了。

    这个时候,佟玉华的神智已经明显的有些糊涂了起来,另一边给佟玉华看过病,收拾完药箱的太医走过来,轻声说道:“贵妃娘娘,老夫人年纪大了,之前的舟车劳顿,加上这样的天寒地冻,有点受不住。不能再让她劳累了。”

    “……”

    “下官刚刚给她开了一些驱寒的药,她现在,需要休息。”

    也就是暗示自己,不要打扰佟玉华休息了。

    南烟点点头:“好的,本宫知道了。”

    “下官告退。”

    那太医退了出去。

    南烟便扶着已经有些明显的糊涂起来的佟玉华躺下去,听着她嘴里还在模糊的念叨着什么,将被子拉上来给她盖好。

    看着老人家苍老的样子,不由得心里有点发沉。

    她刚打算要走,可一起身,手腕就被拉住了。

    低头一看,佟玉华突然又睁开眼睛,拉住了她的手腕,脸上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

    南烟感觉到她要说什么,便俯下身:“祖母,怎么了?”

    佟玉华看了她一会儿,突然压低声音说道:“你,在皇上身边侍奉?”

    “是的,孙女儿现在是贵妃,侍奉皇上。”

    “……哦。”

    “怎么了?”

    “侍奉皇上,可千万要小心啊。”

    “……”

    “不要跟伯言一样,弄得自己无处容身。”

    “……!”

    南烟的心猛地一颤:“大,大伯?”

    到现在,她已经不能确定司伯言是自己的大伯了,因为,她还无法确定,司伯言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父亲。

    只是,种种的迹象,都让她不能不做出这样的猜测。

    司伯言,很有可能就是跟塔娜公主一起,生下了自己。

    而就在刚刚,佟玉华竟然跟她说,司伯言侍奉皇上,可能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好,而弄得自己无处容身。

    所以,那就是他失踪了几十年的原因吗?

    南烟还想再追问,可这个时候,佟玉华已经倦怠的,眼皮沉沉的垂了下来,躺在床上,睡着了。

    “……”

    南烟有些不知所以的低头看着她。

    过了很久,才叹了口气。

    将被子给她掖紧了一些,然后起身离开了她的房间。

    刚刚带着冉小玉往外走了没一会儿,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前方,好像正在等着自己似得,脸上浮着一点熟悉的笑意。

    是阿日斯兰。

    他,怎么在那里?

    南烟原本就有些头疼的想着祖母刚刚说的那些话,一看到他,更觉得头疼了一些。

    而冉小玉,几乎是直觉的,就挡在了南烟的面前。

    “娘娘,小心他!”

    这时,阿日斯兰慢慢的走了过来:“表妹……”

    南烟的脸色一沉:“南蠡王,应该很清楚,你该如何称呼本宫。”

    阿日斯兰又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微笑道:“贵妃娘娘。”

    南烟这才说道:“南蠡王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就是听说,老夫人好像身体不好,所以,想过来看看她。”

    “她身体不好,也是拜你所赐。你就不要过来假好心了。”

    “……”

    “她看不到你,大概还舒服一些。”

    阿日斯兰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微笑着说道:“贵妃娘娘可以不必对本王有如此大的敌意。的确,上次本王将老夫人掳走,的确不对,但进而让贵妃娘娘弄清了自己的身世,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

    “这个世上,每个人都希望明白自己是什么人。”

    南烟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虽然,他们的用心是不怎么好的,但,的确也算是帮了自己一把。

    只是,想起直到现在,自己都还没能弄清自己的父亲是谁,这件事就够让自己头疼了。

    南烟想了想,说道:“我的母——塔娜公主如今到底是生是死,她是跟谁生下了我,你们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吗?”

    阿日斯兰摇了摇头:“这件事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

    “……”

    “加上,祖父因为生气,不允许人提起那件事。”

    “……”

    “现在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

    南烟皱着眉头:“一点线索都没有?”

    阿日斯兰说道:“只有两个线索。”

    南烟急忙问道:“那两个线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