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92章 你在这里干什么?
    南烟还高兴的说道:“皇上喜欢吃,就多吃几个。”

    一边说,一边把食盒里的点心往他面前推,还说道:“下次,妾再多做几个给皇上送来。”

    祝烽面不改色的道:“朕,刚刚才吃过早饭。这个,留着朕当夜宵吃。”

    说完,把盒子递给了叶诤。

    叶诤急忙接过来。

    南烟这才想起进来的时候听到他们说话,便问道:“刚刚皇上在跟叶诤说什么?什么输赢啊?”

    叶诤立刻把赛马会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

    “赛马会?”南烟的眼睛都亮了一下:“这个好。”

    叶诤说道:“好是好,可是,那个南蠡王阿日斯兰也要参加。”

    “啊……”

    南烟明白了过来。

    阿日斯兰既然是草原上的南蠡王,肯定骑术非常的精湛。

    其实,输赢原本是一件小事。

    但,毕竟是炎国皇帝举办的赛马会,如果被一个倓国人得到了最高荣誉,的确会是一件让人面上无光的事。

    叶诤说道:“怎么样,也不能让一个倓国人,在我们的赛马会上赢到最后吧。”

    祝烽和南烟都看了他一眼。

    这时,冉小玉在一旁,凉悠悠的说道:“你就这么肯定自己赢不了?那就真的输定了。”

    她原本生性冷淡,话也少,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连祝烽都愣了一下。

    叶诤一听,立刻说道:“谁说我输定了?”

    冉小玉用眼角瞥了他一眼。

    叶诤道:“我到时候能甩得那个阿什么兰连我的马屁股都看不到!”

    “哼。”

    冉小玉又冷哼了一声:“吹牛。”

    这时,祝烽冷冷道:“要吵出去吵。”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祝烽冷下来的脸色,便缩了一下脖子。

    退出了书房。

    一退出去,叶诤就气鼓鼓的对冉小玉说道:“看吧,你把皇上惹生气了。”

    冉小玉冷冷道:“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谁说的?我肯定能赢!”

    “那好啊,我等着看呢。”

    “这一次皇上在赛马会上,有重赏的,到时候我肯定能拿到。”

    “哼。”

    听着他们两慢慢的走远了,还在斗嘴,南烟忍不住苦笑。

    回过头,就看见祝烽摇着头,也是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

    他对叶诤,真的是如父如兄。

    若是寻常人,在皇帝面前这样说话,早就被拖出去打板子了,偏偏祝烽这样凶悍的性格,却带着他这样的人。

    真是让人觉得又好笑,又不可思议。

    只是,因为知道其中的原因,南烟完全的明白,也就更心疼这两个人了。

    她想了想,说道:“不过皇上,叶诤刚刚的话也有理,如果真的被阿日斯兰给赢了,那我们,真的有点太没面子了。”

    祝烽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所以你是说,朕会输,是吗?”

    “……”

    南烟睁大眼睛,惊讶的道:“皇上也要参加?”

    “哼,朕举办的赛马会,难道朕会坐在上面只看?”

    “那太好了!”

    南烟喜不自胜,直拍手:“这样的话,一定是皇上赢的!”

    祝烽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了一点淡淡的笑意。

    南烟说道:“那,妾一定要去看,我要为皇上呐喊助威!”

    祝烽听她这么说,倒是迟疑了一下:“不过,赛马会可不会是在室内举行。是在别苑后面的那片草场上,是在外面。”

    “那又如何?”

    “会很冷。”

    虽然祝烽现在已经让人去那边搭建棚子,到时候,也一定会在棚子里摆上火炉,可是,毕竟不可能做到跟房子一样暖和。

    而那几天,正好会是一年当中最冷的时候。

    他看着南烟,说道:“万一你着凉了怎么办?”

    南烟嘟着嘴道:“哪有那么小心的。”

    “……”

    “出门会着凉,做事会累着,皇上真的希望我每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吗?那之前又是谁,每天拖着我在院子里走几圈,走不完不能吃饭的?”

    “……”

    祝烽想了想,好像自己的确有点太紧张了。

    但是,他真的紧张。

    这个孩子,是他和她的第一个孩子,也是自己最希望能拥有的孩子,他甚至已经在这个孩子还没判定男女,甚至还没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把他的一生都定好了。

    大概,是因为太希望拥有,所以,太害怕失去。

    没想到,他祝烽也有这样的一天。

    他笑了笑,说道:“好吧,朕让你去。”

    “……”

    “不过你也要知道,在那样的地方跟在别苑里不一样,真的会冷。你若一着凉,对孩子是不好的。”

    “……”

    “所以到时候,如果你有不舒服了,朕会立刻让你回来,知道吗?”

    “知道啦!”

    一听说他准许自己去了,南烟高兴得立刻笑了起来。

    看着她笑得眼睛都眯起来的样子,祝烽忍不住伸手,轻轻的拧了一下她的脸。

    两个人又说笑了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叶诤就回来了,因为驿站那边又送来了一大盒金陵那边传来的各种奏折,南烟知道祝烽又要开始忙碌,便叮嘱了一声,让他千万不要太累。

    自己带着冉小玉离开了书房。

    走出去的时候,她还笑道:“你刚刚又跟叶诤吵架了。”

    “谁跟他吵?”

    冉小玉一脸“我才懒得理他”的高傲神情。

    南烟被逗得笑了起来。

    她的心里隐隐的感觉到,这一对冤家也许有些意思,但是,冉小玉的性情太冷厉,叶诤又太跳脱,在他们两个人确定对对方的感情之前,自己还是不打算插手。

    毕竟,感情的事,只有两个人有资格决定。

    冉小玉见南烟看着自己,笑得她一身发毛,说道:“娘娘,你看着我笑什么?咱们回去了吗?”

    “啊?”

    南烟回过神来,想了想,说道:“先不急着回去。再过去看看祖母。”

    “好的。”

    冉小玉便扶着她一起往佟玉华的居所走去。

    谁知,刚刚走进大门,就看见佟玉华坐在卧榻上,正在跟一个人低声说着什么。

    而那个陪在她身边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秦若澜!

    南烟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