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804章 盒子里装着玉玺?
    南烟睁开眼睛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被挟持了。

    毕竟,在被抓之前,她还是很清楚的看到了几个黑影从夜色中突然窜出来。

    因为冉小玉出去告诉那些护卫,金楼上出现了光亮,所以,益寿堂附近的守卫全都跑到那边去了,才给了这些人可趁之机。

    那个时候,她惊惶失措的后退了一步,想要关上门。

    但是,遇上暴徒,门窗都是不管用的。

    那些人轻而易举就踹开了大门,直接闯进来。

    在昏迷之前,她看到一个人朝着她一挥手,眼前腾起一阵白烟,然后,她就陷入了一片漆黑当中。

    这个时候,眼前还是一片漆黑。

    但好像,又有一点淡淡的光。

    不过,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哪些出现在金楼上的贼把自己给劫持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些贼可真的是胆大包天!

    要知道,金楼别苑,是皇家的行宫!

    他们竟然敢闯进皇家行宫行窃,行窃完了不说,还把贵妃给劫走了!

    只这样一想,南烟倒是立刻有点回过神来了。

    这些人,不可能是普通的贼。

    甚至,不是普通人。

    她这样想着,也让自己继续闭上眼睛,通过耳朵去听周围的声响,果然,就听见了一阵哐啷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弄着什么工具,好一会儿,放弃的说道:“这不行,打不开。”

    立刻有人说道:“不过是个木盒,怎么会打不开?”

    一听到这个声音,南烟的心都颤了一下。

    因为,她听出了,这是倓国的北蠡王,阿希格的声音!

    原来是他!

    就说,不会是普通的贼,也不会是普通人,居然是阿希格带着人到金楼别苑中来偷东西,而且,还劫走了自己。

    他,要干什么?

    这样一想,南烟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发沉了起来。

    就在这时,有人说道:“等一下。”

    顿时,周围都安静了下来。

    南烟也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想要听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下一刻,那个人的声音就几乎是在耳边响起了——

    “你已经醒了,怎么还不睁开眼睛呢?”

    “……”

    “贵妃娘娘。”

    “……”

    原来,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南烟的眉心又是一蹙,而这时,阿希格也冲了上来,仿佛看着她,说道:“司南烟,你已经醒了?”

    当然是装不下去了。

    即使闭着眼睛,南烟也能感到一阵亮光在眼前。

    于是,她慢慢的睁开了眼。

    一睁眼,就看到眼前一个烛光在闪动着,是有人拿着烛台在照着自己,也同时,照亮了眼前的两张脸。

    其中一张脸,不出所料,正是北蠡王阿希格。

    他低着头看着自己,那张满是胡子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狰狞的神情。

    而他的身边,站着一个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大概四十来岁的年纪,长了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留着络腮胡,是那种沉稳敦厚的长相。

    可是,提醒阿希格自己醒来的,就是他。

    南烟看了看这个人,又看向了阿希格,说道:“北蠡王,你抓我来干什么?”

    “不为什么,”阿希格冷冷的说道:“我们只是想要手上,多一个——不,两个筹码而已。”

    南烟下意识的护着自己的肚子:“你用我来当人质?”

    “不然呢?你以为你对我们有什么用?”

    “……”

    既然是用来当人质,而没有别的用处,那就是说,自己暂时是没有危险的。

    不过,也难说。

    之前在倓国的时候,自己就跟他明杠上了,北平大战中,自己也起了一些作用,阿希格应该是非常恨自己的才对。

    南烟很谨慎的看了他一眼。

    阿希格冷笑着说道:“对,你最好乖一点。”

    “……”

    “不然,本王就让你,和你肚子里的这个小崽子,一尸两命!”

    他这样一说,的确是把南烟吓着了。

    她急忙坐起身来,尽力的让自己后退一些。

    阿希格看着她害怕的样子,又冷笑了一声,倒也不想跟她多说什么,转身往另一边走去,南烟趁机抬头看了看周围,这才发现,她现在身处在一个房间里。

    这个房间很大,但是很空,潮湿阴冷。

    看样子,很久没人住了。

    恐怕,是他们的一个落脚点。

    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身下还垫着一件衣裳。

    那个长着络腮胡的中年男人,身上只穿了一件中衣,看来,衣服是他的。

    南烟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这个中年男人没有说话,只坐旁边的凳子上。

    这时,另一边又响起了说话的声音,阿希格对着另一个人说道:“为什么打不开,说清楚。”

    南烟转头一看,就看见他跟另一个黑衣人坐在桌边。

    这个黑衣人大概三十来岁,长得很瘦,上唇留了两撇胡子,看起来像一只老鼠,加上穿着一身漆黑的衣裳,更有一种老鼠成精的感觉。

    而且,他的目光,也显得非常的精明。

    南烟隐隐记得,自己在昏迷之前,对着自己洒出那一阵白烟的,好像就是一个消瘦的黑衣人。

    两个人对着一个木盒子。

    正是那天,她在金楼的第三楼上看到的那个盒子。

    这个老鼠精对着阿希格说道:“大王你看,这个锁,并不是独立的锁头,还有一半被埋在盒子里。”

    “什么意思?”

    “这个锁是特制的,如果不用钥匙,强行要打开这个锁,或者打开这个木盒,可能会把里面的东西也一起毁掉。”

    阿希格的眉头一下子就拧了起来。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

    “这种锁,原本就是炎国这边一种很高明的机巧。”

    “你也不会吗?”

    “这——”

    “哼,没用的东西!”

    那个人被阿希格一骂,顿时有些不平的低下头去。

    阿希格拿着那个盒子,骂骂咧咧的说道:“本王千里迢迢,亲自深入到炎国境内,就像要找到玉玺,现在好不容易找到这个盒子,居然打不开,难道是要我白跑这一趟吗?”

    “……!”

    南烟在旁边听着,心一跳。

    玉玺?

    那个盒子里装的是他们倓国的玉玺?

    怎么可能呢?

    南烟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而阿希格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目光,也抬起头来看向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