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些士兵大惊失色,急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有人西城门那边闹事,里外都在闹,城门那边快要抵不住了。”

    “啊?!”

    “快过去啊!”

    “那这边——”

    “我们就是来这边接替你们的,快过去吧。要是西城门真的被人打下来了,你们都要被问斩的!”

    守城的士兵是同气连枝,如果一个城门失守,的确所有的守城士兵都要受到惩罚,所以他们一听,全都拿起武器,匆匆的朝着西城门那边冲了过去。

    南烟的眉头皱紧了。

    虽然之前,在那个小院子里醒来,看到外面的时候,天色还是黑的,但她还是依稀辨认出,这几个士兵,就是之前,守在院子里的那几个人。

    显然,是他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也可能,就是偷袭了城内的士兵,偷了他们的偷窥铠甲,然后假装成了鹤城的士兵,将那些人骗走了。

    眼看着那些士兵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长街的尽头。

    南烟神情复杂的看了阿希格一眼。

    他冷笑着说道:“你倒是很识相,没有大吵大嚷的”

    “……”

    南烟很镇定的没有开口。

    她刚刚看得很清楚,那些士兵的人数不多,就算大吵大嚷,恐怕也不可能跟阿希格身边的人相抗衡。

    反倒,会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

    现在,她的命还关系着肚子里的孩子,这种时候,一定要更小心才行。

    她抬头看了阿希格一眼,说道:“不过,如果你现在闯出城去,城内的人一样会怀疑,这边出了问题。”

    阿希格说道:“你真的以为,本王是个莽夫吗?”

    “……”

    南烟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她想了想,又撩起窗边帘子的一角往外看去,却见那个阿黑,带着几个士兵站在城门口,但他们又相互之间说道:“那边的城门去通知了没有?”

    “好像还没有。”

    “那赶紧过去通知,让他们都去西城门那边帮忙。”

    “对,出了事可不行。”

    于是,一群人又匆匆忙忙的往另一边的城门跑去。

    余下的,就是一个没有人看守的城门。

    和一群焦急的等待着开启城门,要出城的老百姓。

    这些人一下子也慌了起来,说道:“这是干什么?就这么把我们晾在这里吗?我们还要出城有急事呢!”

    “就是,西城门的事,关这边什么事?”

    人一向都是这样,只有自己眼前的事要紧,别的事,哪怕再火烧眉毛,也跟自己没关系。

    眼看着这些人有点蠢蠢欲动。

    不一会儿,又走过来几个人,看衣着打扮,是普通的百姓。

    一走到城门口就大声嚷嚷着:“怎么回事?怎么城门还开着?别处的城门都已经打开了啊。”

    “守城的人不让开。”

    “守城的人呢?一个都看不见。我们出城有急事啊!”

    “我们也有急事啊。”

    这时,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说道:“既然他们都走了,那这城门,打开算了,反正大家都有事。”

    一句话说出来,众人都安静了一下。

    有人的脸上露出了怯意:“这,不行吧?”

    “有什么不行的?他们自己都不守门了。”

    “再说了,大家都有事啊。”

    ……

    这样一来二去的一说,大家更有些按捺不住。

    就在这时,一个大汉走上前去,说道:“管他的,反正这里也没有人守门,咱们打开了城门,也没有人知道是谁打开的。”

    听到他这么说,其他的人也都纷纷上前,大家你一把我一把,就把城门上粗重的门闩给取了下来。

    顿时,高大的城门被他们慢慢的推开了。

    这一下,连南烟都有点吃惊了,她转头看向阿希格。

    虽然这个人,性情是个莽夫的性情,但是,倒真的不是一个完全的笨蛋。

    声东击西,而且,谋算人心。

    看来,这个北蠡王,也不是他混上来的。

    但这样一来,他们混在百姓当中出了城,很有可能,就真的不被察觉,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西城门,到时候,祝烽他们连自己的踪迹都找不到了!

    想到这里,南烟皱紧了眉头。

    而一看到城门打开,驾车的阿勿已经赶着马车,很快就混在人群当中,朝城门外驶去。

    眼看着,就要走过城门了。

    南烟一下子直起身来,撩开帘子,将头探出了窗外。

    阿希格原本就注意着她的动静,生怕在这一刻她闹出什么意外坏了大事,一见她将头探出窗外,立刻上前,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啊!”

    南烟的手原本攀在窗框上,被他一拉,重重的磕了一下。

    她立刻用手握住了自己的手腕。

    阿希格狰狞的看着她,冷冷道:“刚刚说你识相,你就不识相了。”

    “……”

    “哼,你以为现在,你还能让谁来救你吗?”

    “……”

    南烟用力的捂着自己的手腕,咬着牙,没说话。

    马车,顺利的驶过了城门。

    混在人群当中,很快,他们就只能远远的在身后,看到鹤城的城楼了。

    南烟咬紧下唇,靠坐在车板上。

    阿希格冷冷道:“我告诉你,如果你还想活命,那就别耍花样,不然,我对你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南烟沉着气,没说话。

    |

    为了提防有人追上来,他们没有走官道,而是走了一条偏僻的,几乎无人经过的小路。

    不知走了多久,他们的马车终于在一块空地上停了下来,

    南烟撩起帘子的一角,只能看到周围白茫茫一片。

    什么都没有。

    一睁开眼,看到她又攀着窗户往外看,阿希格冷冷道:“你又想耍花招?难道要我把你绑起来?”

    南烟急忙说道:“这周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我能耍什么花招。”

    “……”

    阿希格往外看了一眼。

    的确,皑皑白雪上,什么都没有。

    阿希格冷笑了一声,倒是南烟,看着外面空无一人,她有些忐忑的说道:“你,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阿希格说道:“我们要等人。”

    “等人?”

    “……”

    说话间,后面的路上,外面传来了一阵马蹄声,有一群人骑马朝着他们跑了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