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815章 你们一直在设这个局
    接下来的时间,祝烽基本上都陪在她的身边。

    而南烟也感觉到,自己这一次,是元气大伤,之前虽然也有过一两次险些滑胎、流产的险状,但都因为自己身体底子好,扛过来了。

    可是这一次,就没那么容易了。

    精神还算好,可是身体一直非常的虚软,不管她睡多久,还是吃了多少温补的东西,始终感觉没什么力气。

    身体好像一个无底洞,把所有补进的东西都吞没了,却连一个水花都没有冒一下。

    真的得好好静养了。

    她有些担忧的摸着自己大大的肚子。

    算起来,已经快要七个月了,再有两个多月就要生产,绝对不能再有任何的意外。

    祝烽似乎也是这么想的。

    这两天,他一直陪着她,两个人没什么事做的时候,就躺在一起,祝烽的目光会一直落在她的肚子上,一只手也会轻轻的抚摸她的肚子。

    那种小心翼翼的感觉,就好像——

    猛虎在细嗅蔷薇。

    不过,祝烽也不可能一直这样闲散。

    过了两天之后,又有些事需要他去处理,他便回到自己的六合堂去了。

    南烟勉强穿好了自己的衣裳,走到窗前站了一会儿。

    原本想着,呼吸一点新鲜空气,人能舒服一些,但是,精神虽然还算好,可是站了一会儿,人就更累了。

    怎么现在体力这么坏了吗?

    她只能又坐回到卧榻上,然后让冉小玉出去帮她办点事。

    不一会儿,冉小玉就回来了。

    身后,跟着面色凝重的阿日斯兰。

    他一走进来,先直接快走了两步,几乎是冲到了南烟的面前,低头看着她。

    眉头紧锁的样子,让他的神情看起来,好像非常关心自己死的。

    说道:“你,没事了吧?”

    “……”

    南烟抬头看了他一会儿,觉得这个人真的虚伪得可怕,但还是面子上敷衍过去的说道:“多谢关心。”

    然后,抬起有点绵软的手,指着旁边的椅子:“请坐吧,南蠡王。”

    阿日斯兰又看了她一眼,便走过去,坐下。

    两个人这样对着,气氛显然不太融洽。

    冉小玉给他们倒了茶,放到手边。

    南烟说道:“请用茶吧。”

    “……”

    阿日斯兰还是看着她,好像有点看不够似得,南烟被他那种直勾勾的目光看得有点不舒服了,虽然,从血缘上来说,自己跟他是表亲,但到底男女有别,自己又是炎国的贵妃。

    被一个男人这样热切的看着,很不是滋味。

    于是,南烟又加重口气,说了一声:“请用茶!”

    这一次,阿日斯兰总算有点清醒过来了。

    他又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多谢。”

    然后拿起茶杯来喝了一口,显然,也是品不出什么滋味的,因为即使喝茶,他的余光,仍旧放在南烟的身上。

    等喝过了茶,放下茶杯,阿日斯兰才说道:“不知南——贵妃娘娘找本王过来,有什么要事吗?”

    南烟也放下茶杯,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是想要问问南蠡王。”

    “何事?”

    “你怎么还不走。”

    “……”

    阿日斯兰的脸色微微僵了一下。

    南烟抬起头来看着他,平静的说道:“你要做的事已经做成了,还一直留在炎国做什么呢?”

    阿日斯兰的口气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我要做什么事?”

    “借炎国的手,杀北蠡王。”

    “……”

    “这,才是你这一次来炎国的真实目的吧。”

    “……”

    阿日斯兰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但,并没有立刻的反驳。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就一直觉得奇怪,去年你就出使了一次炎国,而且之前,又把我从炎国劫到倓国去,哪里有那么多事没有处理完,让你这一次还要过来。”

    “……”

    “原来,你们一直在设这个局。”

    “你们?”阿日斯兰说道:“你说这个你们,除了本王,还有谁?”

    “还能有谁呢?”南烟平静的说道:“当然就是你们倓国的国君,我的那位——好表哥了。”

    “……”

    阿日斯兰的面色又是一沉。

    但,没有反驳。

    南烟说道:“你们应该是从去年北平那一场大战之后,就已经决定,要除掉北蠡王。只是,在你们国境内动手,北蠡王势力雄厚,真要动起手来,难免引发战争,可能两败俱伤。所以,你们把除掉他的战场,设定到了炎国。”

    “……”

    “可是,北蠡王是个很谨慎的人,除了有大军跟他一起行动,他不可能像你一样,只带着少量人跟着到炎国。”

    “……”

    “所以,你们需要一个诱饵,把他诱惑过来。”

    说到这里,阿日斯兰的气息也沉了一下:“诱饵。”

    “就是玉玺。”

    “……”

    “我没说错吧。”

    阿日斯兰看着她,说道:“没错。”

    南烟虽然早已经猜到,但听到他亲口承认,还是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她说道:“我就是觉得奇怪,为什么那一阵子,蒙克那么频繁的给我传信。不是国书,也不是通过驿路,而是用飞鸽传书。”

    “……”

    “现在我才明白,他不是真的要问候我,而是要通过这些传书,故意做给人看。”

    “……”

    “让人觉得,他在跟我谈一些秘密的事,不能让人知道的事。”

    “……”

    “而什么事,不能让人知道呢?”

    “……”

    “就是玉玺。”

    南烟冷笑一声,说道:“那个时候,你们故意带着我去烽火台,用玉碟认亲,北蠡王也看到了那一幕,而你们倓国皇族的人几乎都明白,玉玺的失踪,是跟我的母亲,塔娜公主有关的。”

    “……”

    “所以,北蠡王一定会怀疑,我的身上,有玉玺的线索。”

    “……”

    “而蒙克那么频繁的开始跟我通信,传递的讯息就是,他在我这里,寻找玉玺的下落。”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做完这一切,他一定还做出了一些行动,故意泄露给北蠡王的人知道——我想,应该就是后宫的那位修筠娘娘吧。”

    “……”

    “她是北蠡王放在后宫的人,原本就是为了探听消息,传递消息的。蒙克只要在她面前稍微透露一点,她就会把这些事全部告诉北蠡王。”

    “……”

    “而当你再度南下,进入炎国,北蠡王一定会怀疑,你们是已经套出了玉玺的下落,你这一次的出使,是为了以出使为名,暗中寻找玉玺。”

    “……”

    “北蠡王一直在找玉玺,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

    “所以,他只带着少量的人马,尽量不惊动任何人的进入了炎国境内。但我想,你们一定已经监视到了他的行动,所以,你在这里,应该也得到了不少他行动的消息。”

    “……”

    “你早就知道,他会来。”

    “……”

    “你是用我,用玉玺当诱饵,将他诱到这里,然后借皇上的手,除掉他!”

    “……”

    南烟刚刚开始说话的时候,阿日斯兰还会点点头,说一两句,当她说到后面,阿日斯兰已经完全不开口了。

    脸色,一下比一下更沉重。

    这个时候,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抬起头来,说道:“你说的这些,都对。”

    “……”

    “你很聪明。”

    “……”

    “只有一点,我还是想要澄清一下——我不是用你当诱饵,而是用玉玺。”

    “……”

    “我也没有想到,他会来劫走你。”

    南烟冷笑了一声:“你没想到?但你曾经都做过了,又有什么好否认的?”

    阿日斯兰的脸色又是一沉。

    的确,当初的他,也曾经在星罗湖上劫走南烟。

    只是——

    他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你真的要认定,我是以你为诱饵,我也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就对了。”

    南烟冷冷的说道:“如果你们还要跟炎国友好往来,那没有问题,但是,请不要再打着亲人关心的旗号。”

    “……”

    “亲人,不是用来利用的。”

    “……”

    阿日斯兰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了一点愧疚的神情。

    他们,的确没有想过,要用南烟当诱饵。

    诱饵,从一开始,就是那个毫无踪迹可言的玉玺。

    虽然,大家都想找玉玺,但,他们不如北蠡王那么迫切,因为蒙克毕竟已经是皇帝了,比起找到玉玺才能登上王座,他们要做的,只要肃清国内的敌人,就已经稳坐王座了。

    但是,他也不能否认,他和蒙克的确利用了南烟。

    那一封封飞鸽传书,一次次的问候,背后,的确是带着目的的。

    要让阿希格怀疑,他们是在套南烟身上的线索。

    只有这样,一切才能水到渠成。

    他沉默了一会儿,对南烟说道:“这一次,伤到了你,对不起。”

    “……”

    南烟看了他一会儿,平静的说道:“也没有伤到我。”

    “……”

    “幸好我从小六亲缘薄,对亲人,原本也没有太大的期望。”

    “……”

    “现在,更好了。”

    “……”

    “不用期望了。”

    “……”

    “我现在唯一的期望,就是你赶紧离开炎国,不要再留在这里。毕竟,你们要做的事已经做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