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南烟微笑着拍了拍襁褓中的小安平,笑道:“看,这么大的盒子,你的哥哥给你送什么了呢?”

    祝烽打开了那只盒子。

    一打开,就看到盒子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玩具。

    什么拨浪鼓,小布偶,不倒翁,六角风车,雉鸡翎,几乎市面上能看到的孩子的玩具,一应俱全。

    看得出来,魏王一定让人到处去搜寻,才会搜寻到了这么多的玩具。

    南烟笑了起来:“魏王真是有心了。”

    “……”

    祝烽看着,也沉默了一会儿。

    淡淡的说道:“没个重点。”

    说着,拿起一样东西,竟然是九连环,忍不住道:“这是安平现在能玩的吗?”

    说完,又丢回了盒子里。

    南烟看到那个九连环,也有些哭笑不得,那的确是大孩子才能玩的玩具了,现在拿给小安平,她也只会往嘴里塞而已。

    但是,能感觉得到,祝成轩对这个妹妹的到来,应该是非常的开心的,毕竟祝烽膝下终于多了一个孩子,他也终于多了一个妹妹。

    所以,才会把市面上能找到的玩具,都给送过来的。

    南烟微笑着说道:“魏王殿下,是想要给安平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吧。”

    祝烽转头看了她一眼。

    南烟笑道:“难得他对妹妹这么关切,皇上不要再对他那么严格了。”

    “……”

    祝烽的脸色,仍旧有些发沉。

    目光也显得很复杂。

    其实这个时候,南烟想得到,他心中所想。

    如果自己生下的那个男婴还活着,只怕现在,魏王的地位,就不那么稳固了。

    但,自己的心,也未必就能安稳。

    平心而论,魏王是个好孩子,祝成轩那温润的性情,柔和的处事方式,更是一个太子应该具备的。

    孩子出生之前,她不愿意去想那么多,但孩子走了,她反倒能想清楚了。

    真的用自己的儿子,去取代魏王,这未必是一件好事。

    虽然祝烽坚持,但自己并不是真的愿意。

    所以,孩子走了,自己很难过,但也许,这是老天爷不让她,也不让她的孩子为难吧。

    看着她的神情微微的有些黯然,祝烽道:“你又在想什么?”

    南烟立刻摇摇头:“没什么。”

    “……”

    祝烽看了她一会儿,叹了口气:“不要胡思乱想了。”

    “嗯。”

    南烟答应着,但其实她的心里想着,你才不要胡思乱想了。

    有一个那么好的儿子,应该心满意足了。

    至于自己,有一个可爱的小安平,也已经很满足了,况且,女儿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许多的争斗,都跟她没有关系了。

    这个时候,仿佛看到盒子里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小安平突然嗷嗷的叫了起来,伸出小手对着盒子,一副迫不及待要去抓拿的模样。

    南烟笑道:“安平喜欢吗?喜欢哥哥送给你的东西吗?”

    “嗷嗷呜……”

    “喜欢对吧。”

    “呜呜。”

    “不过你现在还是太小了,等你长大一点,再给你玩。”

    “……”

    “到时候,让你哥哥带着你玩,好不好?”

    祝烽听着,慢慢的将盒子盖上,说道:“你放心,让成轩带着她玩吗?”

    南烟平静的抬起头来看着他,柔声道:“皇上。”

    “嗯?”

    “我知道皇上之前一直期盼着什么。”

    “……”

    祝烽的眉心微微一蹙,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胸口似得。

    他这样的人,刀伤剑伤都不知道有多少,南烟亲眼看到过,他的身上各种伤疤,记录着他早年征战沙场的艰险,所以,那些伤痛对他而言,都不算什么了。

    但是,一些小伤,却反倒会真的刺到他。

    就像这件事。

    对南烟来说,是一个噩梦般的回忆,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南烟轻声说道:“但事已至此,皇上还是——”

    “你要说什么?”

    “皇上,”南烟走上前一步,柔声道:“魏王,是个很好的皇子。”

    “……”

    “皇上对他严苛一些,也没有什么不好。但——”

    “……”

    “他真的是皇上的好儿子。”

    祝烽沉沉的看了她好久。

    不知怎么的,他的眼睛微微的有些发红,半晌,转过头去。

    他喃喃道:“有的时候,朕觉得,他倒更像你的儿子。”

    南烟笑了笑:“若妾能有一个这样的儿子,也是不错的。妾很喜欢魏王。”

    “既然这样,”祝烽道:“那这一次能重聚,你是不是会更开心?”

    “重聚?”

    南烟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祝烽回过头来看着她,说道:“现在,你的孩子也生下来了,北平那边的皇宫还有一段时间才能修好。既然已经开春,那我们,也该回金陵了。”

    “啊……”

    要回金陵了。

    南烟倒是有些愣神。

    这一次,离开金陵那么久,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她几乎都快忘了,金陵现在还是炎国的都城,他们的家,也还在金陵的皇宫里。

    的确,也该回去了。

    南烟笑道:“回去,好啊。什么时候?”

    “正在做准备,大概,再要过几天。”

    祝烽说着,低头看了看襁褓中的小安平,道:“也不知道,安平能不能经得起舟车劳顿。”

    南烟笑道:“她,每天除了睡就是吃,哪有什么舟车劳顿。”

    “……”

    “真正辛苦的,还是身边的这些人。”

    祝烽笑了笑。

    然后将孩子接过来,说道:“那你就早点上床去睡觉吧。这两天睡饱一点。”

    南烟回头看着他:“皇上今晚要留在这里?”

    “怎么,你想让朕走?”

    “孩子晚上会哭,会吵得人睡不着。”

    “那又怎么样?”

    “皇上你还得养足精神去做你的事,怎么能——”

    祝烽忍不住,又伸手拧了一把她的脸颊:“你当朕生了这个女儿,就丢给你,什么都不管了吗?”

    “……”

    南烟倒是愣了一下。

    其实,世上多得是这样的父亲。

    孩子生下,没事的时候逗一逗,但吃喝拉撒,当然还是母亲的职责。

    有的时候,哪怕晚上孩子哭得把房顶都要掀翻了,当爹的也不会挪一挪身子,还是要母亲起来。

    但祝烽却——

    祝烽抱着小安平,稍微举高一点,让她像是在飞一样,小婴儿立刻就高兴得嗷嗷的叫了起来:“哇呜!”

    祝烽笑道:“安平喜欢举高高吗?那父皇每天都来,带着你飞,好不好?”

    “哇呜呜!”

    看着他们父女两玩得那么高兴的样子,南烟的眼睛都有些发热。

    突然觉得,老天对自己,也不是那么坏的。

    难得皇帝今晚留下来,冉小玉和小顺子他们都进来,服侍了皇上和贵妃洗漱,两个人换上了舒服的便褛,而祝烽仍然抱着小安平不放。

    甚至,已经靠坐在床头了,还是把小安平放在身上。

    那手指头一戳她的小鼻梁,她就格格的笑一下,停一会儿,再戳她,她又笑。

    祝烽也笑个不停。

    “这孩子真爱笑。”

    南烟靠在他身上,笑道:“皇上把安平当自己的玩具了吧。”

    “朕从来不知道,原来带小孩这么有趣。”

    “皇上……以前没带过孩子吗?”

    “当然没有。”

    “那魏王——”

    一提起魏王,祝烽又沉默了一下,但他还是看着小安平,微笑着用额头贴着她的额头,逗弄着她,然后说道:“他出生的时候,朕很忙。”

    “……”

    想了想,那段时间,似乎还是祝烽在北平做燕王的时候。

    每天忙着骑马打仗,的确没什么时间带孩子。

    大概,都是皇后——也就是当时的燕王府在照顾祝成轩吧。

    而且,从祝烽现在对魏王的态度来看,他的冷淡,应该是长久以来都一直有的,所以魏王才会完全不敢亲近他。

    两个人的父子亲,显得很淡薄。

    祝烽正逗弄着小安平,却看见她攥着小拳头,在揉眼睛。

    轻声道:“怎么了?”

    南烟一看,便说道:“她困了。”

    “嗯?”

    “白天只让她睡了一会儿,就是怕晚上睡不着,又吵得大家都不得睡。现在,应该已经困了。”

    南烟说着,便从祝烽怀中接过孩子,和之前秦若澜的动作一样,将孩子抱在肘弯里,嘴里低吟着,小心的摇晃了一会儿。

    果然,这孩子开始打哈欠,不一会儿,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南烟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回到摇篮,又摇晃了两下。

    小安平呼呼大睡起来。

    祝烽看着这一幕,只觉得画面无比的柔美,以前,只觉得这个小女子娇俏可人,现在,做了母亲的她,又多了几分成熟的柔美,更让人移不开眼了似得。

    不过做完这一切,南烟也有点困了,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祝烽道:“带孩子,也累了吧。”

    “有点。”

    南烟说着,便靠进了他怀里。

    祝烽一挥手,扇熄了床边的烛台,平时,他们都会给房间留下一点烛光,但现在有孩子,担心烛火照得她睡不着,便都熄灭了。

    房间里,立刻暗了下来。

    两个人躺在床上,南烟乖乖的窝在他的怀里。

    祝烽道:“你现在带孩子,倒是比之前更熟了一些。”

    南烟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是宁妃教给我的。”

    “……”

    黑暗中,感觉到祝烽的气息微微的顿了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