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836章 简若丞的目光
    说完,他便不再提魏王的事,而是抱着小安平玩闹了起来。

    南烟原本就累了,这个时候当然就不跟他们一起玩闹,而是坐在一旁的卧榻上,喝着茶,听着女儿清脆的笑声,不知不觉的,竟然倒头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手将她抱了起来。

    南烟睁开眼睛一看,是祝烽抱着自己,慢慢的走到了床边。

    南烟还不甚清醒,含含糊糊的道:“安平呢?”

    “交给奶妈了。”

    “让她过来。”

    “好了,这些天在路上你也没睡好,今晚,你就睡个好觉吧。”

    祝烽脱了她的衣裳,将她抱在怀里。

    金陵的天气比北边还要更暖和一些,祝烽的体温让她感觉更舒服,南烟虽然还有点混沌,但也直觉的就钻进了他怀里。

    不过,因为醒来了一下,反倒有点睡不着了。

    安静了一会儿,发现祝烽好像也在想事情,眉心的几道悬针纹,更深刻了一些。

    轻声问道:“皇上,有心事?”

    “也没什么?”

    “是朝政,有让皇上烦恼的事吗?”

    “……”祝烽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还是不迁都的事。”

    “之前,那些官员不是都被说服了吗?”

    “之前说服的,只是一部分而已,”祝烽伸手揉了揉眉心,这是他非常疲倦的时候才会做的动作:“但现在,朕回到金陵了。”

    “……”

    南烟明白了。

    之前,只是一部分办事的官员到了北平,他们抗拒迁都,就已经给祝烽造成了那么大的麻烦。

    而现在,这里就是南方的国都!

    这里的官员,甚至连同豪强贵胄,没有一个会愿意迁都。

    他们的反对声,还有反对的势力,会比之前在北平的时候,大上百倍!

    难怪祝烽这么累。

    南烟轻声道:“皇上,妾,能做什么吗?”

    祝烽看了她一眼,笑道:“你,什么都别做。自己好好的就行了。”

    “……是。”

    也对,朝政的事,自己原本就不该插手的。

    不给他添乱就好。

    南烟想了想,又说道:“对了皇上,明天妾想要回家一趟,可以吗?”

    “回司家?”

    “嗯。祖母的棺椁送回来,应该已经安葬,妾想回去拜拜灵位。”

    “也好。要朕陪你吗?”

    “皇上那么忙,这些许小事就不要皇上去了。”

    “好吧。”

    |

    第二天一大早,祝烽回金陵后第一次去上朝,而南烟收拾了一下,回了司家。

    其实,回去也没什么。

    就是想最后看一眼,祖母曾经住过的喜荣堂,寻找一些昔日的回忆。而现在,喜荣堂已经被收拾干净,里面所有的桌椅板凳,包括器皿,都被一层层白布覆盖。

    好像一个寒冷的雪洞。

    南烟站在里面,也又一次明白,祖母已经离开,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人长大了,自然是要面对这样的别离的,但这对南烟来说还是第一次,她难免有些走不出来,还是冉小玉他们软语劝慰了很久,才勉强平复了情绪。

    这时,顾亭春走到她面前:“娘娘。”

    南烟抬头看着她:“母亲有什么事吗?”

    顾亭春自己也迟疑了好久,才轻声说道:“娘娘,你姐——慕兰她已经在浣衣局呆了快一年了,她受的教训,也够了。”

    “……”

    “娘娘是不是可以饶了她,让她回来了。”

    “……”

    南烟的眉心微微一蹙。

    说起来,她都快忘记,还有司慕兰这回事了。

    之前因为在册封大典上捣乱,她被发到了浣衣局,算起来,可不是一年的时间。

    顾亭春是想趁着这个时候,向她求情。

    南烟没有说话。

    顾亭春哀伤的说道:“民妇知道,当初的事是她不对——民妇,也不对。可是娘娘,她毕竟是司家的女儿,跟娘娘也算是血脉相连。”

    “……”

    “如今老夫人走了,她在天有灵,也不愿意看到家人这样吧。”

    这句话,倒是刺了南烟一下。

    她忍不住回头,看向这个雪洞一般的喜荣堂。

    的确,现在司家的状况,真的是人丁凋零,自己常年在宫中,司慕兰在浣衣局,听说司慕云也被调到北平去任职,在顾亭秋的手下做事。

    这个家里,倒是只剩下顾亭春一个人了。

    难怪,她要厚着脸皮来跟自己求情。

    也许,老祖母在天有灵,也的确不愿意看到一个这么冷清的司家吧。

    南烟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本宫会回去跟皇后说这件事。”

    “……”

    “但,能不能成,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顾亭春感激的说道:“多谢贵妃娘娘开恩。”

    南烟淡淡的摆了摆手。

    之后,她去给祖先的灵位上了香,在司家停留了一会儿,她便启程回宫了。

    在路上,听到不少人都在谈论迁都的事。

    自建国伊始,国都便定在此地,老百姓都已经习惯了,但突然,传出了要迁都北平的事,大家显然都还有些不能接受。

    所以,显得有些人心惶惶的。

    当然,这种人心浮动,是不可避免的。

    南烟看了一会儿,正要把窗帘放下来,突然看到路边两个熟悉的身影,她的眼睛亮了一下,让马车停下来,叫冉小玉下去,把那两个人叫上马车。

    “贵妃娘娘。”

    “漂亮姐姐!”

    一上车,两个人就惊喜的对着自己。

    不是别人,正是简家的少夫人嘉禾,还有她那个天真可爱的儿子小彘。

    南烟微笑着说道:“少夫人好久不见了。小彘,想我吗?”

    “当然想啦!漂亮姐姐,你好久没来看我了!”

    小彘对她还是非常的亲近,立刻就要过来抱她,倒是嘉禾少夫人拦住了他,轻声道:“小彘不要无礼。这是贵妃娘娘。”

    “啊?”

    小彘可能对人的身份还不是特别的敏感,突然间,曾经亲近的漂亮姐姐,现在就不能亲近了,他有些懵。

    南烟笑道:“少夫人不必如此多礼。”

    嘉禾少夫人微笑着道:“礼不可废么。”

    毕竟是简家的少夫人,走到任何地方,都是不卑不亢,让人心生亲近。

    南烟笑道:“少夫人这是要去哪儿啊?”

    “哦,今天天气好,带着小彘出来逛逛街,顺便买一点东西。正准备回家了。”

    “那我送少夫人和小公子回去吧。”

    “这,怎么好劳烦贵妃娘娘呢?”

    “少夫人,你真的不应该跟我这么的客气。”

    嘉禾看了她一眼,温柔的笑道:“好啊。”

    于是,南烟便让车夫调转车头,往简家驶去。

    南烟让小彘坐到身边来,摸了摸他的肩膀,笑道:“小彘又长高了不少,也壮了一些呢。”

    “是啊,衣裳刚做好,没穿两个月就小了。”

    嘉禾少夫人又微笑着说道:“对了,听说贵妃娘娘生下了小公主,民妇还没有向娘娘道喜呢。”

    “多谢了。”

    “小公主现在,一定非常可爱吧。”

    “可爱倒是可爱,就是每天都叽叽喳喳的,晚上不睡觉,吵死人了。”

    “哈哈,做娘亲的都是这样熬过来的,民妇当初带小彘的时候,晚上也是恨不得把他晾到外面的衣架上去,让他哭个够。”

    两个做了母亲的女人聊起来,话题总是很多。

    欢声笑语中,不一会儿,马车就到了简家门外。

    南烟撩起帘子,看了一下那熟悉的大门。

    嘉禾少夫人想了想,说道:“贵妃娘娘要进去坐坐吗?”

    南烟迟疑了一下,说道:“简大人——,呃,简二公子他,他还好吗?”

    嘉禾少夫人看了她一眼,轻声说道:“小叔,也还好。”

    “一点也不好!”

    一旁的小彘大声的说道:“小叔关在房间里,都好几天没有出门了!”

    “……”

    听到这话,南烟的心微微的沉了一下。

    嘉禾少夫人抬头看了南烟一眼,苦笑了一声,伸手抚了一下小彘的头发,沉声道:“傻孩子,别乱说话。”

    说完,又对着南烟道:“贵妃娘娘。”

    “嗯?”

    “小叔这一次被罢官,可能还有一些更深的原因,民妇不明白,当然,民妇对朝政的事,也一向是不过问的。”

    “……”

    “但是,若说,是你们在半路上发生的那件事,民妇要跟贵妃娘娘说,不管娘娘看到了什么,还是感觉到了什么,有一点,都请娘娘一定要相信。”

    “……”

    “小叔他,绝对不会加害娘娘的。”

    “……”

    南烟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我知道。”

    “……”

    “就算全天下的人都加害我,我也不会相信二公子加害我。”

    “……”

    “他,他一定有自己的原因。”

    听到她这么说,嘉禾少夫人也松了口气,然后说道:“有娘娘的这句话,民妇安心多了。民妇代小叔,多谢娘娘的信任。”

    南烟苦笑着摆了摆手。

    嘉禾少夫人带着小彘下了马车,南烟对他们挥手道别,然后,马车便驶离了简家。

    嘉禾少夫人看着马车消失在长街尽头,这才转身走进大门。她让小彘先去书房看书,自己走到了简若丞的房间门外。

    大门仍然是紧闭,只有窗户敞开了一扇,能看到他安静的坐在里面看书。

    嘉禾少夫人道:“小叔。”

    简若丞抬起头来:“嫂嫂。”

    离开北方数月,他整个人已经消瘦了一圈,加上南方天气暖和,衣衫单薄,更显得形销骨立。

    以前,像是一杆翠竹。

    而现在,像是一杆枯竹。

    看到他这样,嘉禾少夫人叹了口气,说道:“小叔知道我今天上街,遇到谁了吗?”

    “谁?”

    “贵妃娘娘。”

    “……!”

    简若丞握着书本的手微微的一颤。

    半晌,合上书,他轻声说道:“贵妃娘娘,她——”

    “别的我也不多说了,我与娘娘谈起了你的事。”

    “……”

    这一次,不仅是手在发抖,简若丞的目光,也微微的闪烁了起来:“她,说什么了吗?”

    嘉禾少夫人道:“她说,她相信你,哪怕全天下的人都加害她,她也坚信,你是不会害她的那一个。”

    “……”

    简若丞脸色微微有些发红:“她,真的这么说?”

    嘉禾少夫人微笑着道:“我何时说过谎话来骗你?”

    “……”

    这一次,不仅脸色发红,连眼睛,都有些发红。

    简若丞的气息变得急促了起来。

    嘉禾少夫人带着一点功成身退的微笑,说道:“好了,我就是来跟你说这么一句话的。我要去准备午饭了,小叔,今天该出来跟大家一起吃饭了,不要再让公公担心你。”

    “……是。”

    嘉禾少夫人微笑着转身走了。

    简若丞仍然坐在桌边,但他的目光,已经从枯槁中,慢慢的生出了一丝生机。

    |

    等回到宫中,已经是傍晚。

    祝烽处理完一天的朝政,过来跟她一起吃晚饭。

    他来得比较晚,小安平已经去奶娘那边喝了奶抱回来了,但是,似乎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在摇篮里闹个不停。

    祝烽将她抱了过来。

    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那筷子夹起一块肉来:“要吃吗?”

    南烟笑道:“皇上不要逗她。现在还不能吃这些呢。”

    “朕知道。”

    祝烽看到安平在怀里,对着那块肉急得脸都红了的样子,忍不住笑道:“这丫头,太馋了。”

    “……”

    总觉得,他说女儿馋,就是在隐射自己馋似得。

    南烟嗔了他一眼。

    然后说道:“皇上今天好像心情特别好,去承乾宫检查了魏王的功课了吗?”

    “嗯。”

    “那,如何?”

    “还不错。”

    说到魏王,祝烽难得和颜悦色了起来,道:“他的骑射,比过去精准多了。”

    “……”

    “只是,兵书还不熟。”

    南烟立刻笑道:“魏王年纪还小么,很难面面俱到。再说了,这些日子,他监理国政,妾听说,也为老百姓做了一些实事,所以这一次,虽然传出了要迁都的消息,但老百姓的反应倒是不太大。”

    这件事,是最让祝烽满意的。

    他这样安抚了百姓,也给自己减除了后顾之忧。

    看来,祝成轩的仁柔,也不是全无作用。

    南烟伸手去点了一下小安平的鼻子,说道:“听到了吗?你的小哥哥越来越厉害了,将来可以好好的保护你哟。”

    “嗷嗷呜。”

    祝烽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只淡淡的笑了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