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852章 鬼鬼祟祟的宁妃
    冉小玉的脸色一下子就青了:“所以,真的是他了?”

    “……”

    南烟没说话。

    其实从一开始,她就已经在怀疑成国公,毕竟前朝后宫,不管那一边,魏王倒了对他都是有好处的,更何况,吴菀复位这段时间,一直在积极的“勾引”——,好吧,也不算勾引,就是想要侍奉祝烽,想要承君欢。

    毕竟,自己的儿子,没能活下来。

    这给后宫太多的女人,都带来了一线生机。

    况且,以成国公在刑部的人脉,还有吴菀之前对自己的那些手段,他们做到这些,都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更重要的是,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冉小玉气息都变得沉重了起来,握紧了拳头,指骨啪啪作响,咬牙道:“我真想揍死他们!”

    南烟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若是过去的冉小玉,说不定真的会一时冲动去做这样的事,但现在,她跟在自己身边那么久了,应该也就只是说一说出口气。

    毕竟,都不是小孩子了。

    在这前朝后宫,没有被人得罪了,就直接喊打喊杀,去打一顿或者砍一刀出气的道理。

    成年人的世界,是复杂而千变万化的。

    过去的冉小玉,还带着一点那种江湖气息,但这些日子,多少吃了亏,也看到了这些事情,早就跟当初不一样了。

    于是,过了一会儿,她自己慢慢的将气息平静下来。

    然后抬头看向南烟:“娘娘,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南烟想了想,说道:“就像之前你说的,查案子的几点,查人,查物,查事。”

    “查人,要怎么查?这些人都死了。”

    “人死了,还能再查一下背景,虽然,我想可能也已经快被人抹掉,但查一下总不会是坏事。听福,你去打听一下,那两个宫女和那个太监的来历,比如出身,还有入宫之后归在谁的门下管教,若有什么问题,就来报我。”

    “是。”

    听福立刻出去了。

    等到他走了,冉小玉再回头,看见南烟伸手揉了揉眉心。

    急忙说道:“娘娘这样奔波,也累了吧?”

    “有一点。”

    之前生产的时候,自己就伤了元气,这阵子虽然是在养,也觉得气色不错,但,一忙起来就知道,原来真的还不行。

    要知道,过去的自己是生龙活虎,可以飞檐走壁的。

    冉小玉心疼的道:“娘娘休息一下吧。”

    南烟摇了摇头:“我还想去承乾宫看一看。”

    冉小玉迟疑了一下,而南烟已经扶着椅子扶手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走吧,过去看看。”

    “是。”

    他们出了翊坤宫,走了一会儿才到承乾宫。

    这里,倒也没有被封起来,只派了两个老太监看守宫门,一见贵妃娘娘来了,自然打开大门让她进去。

    里面,安安静静。

    南烟走进房间,这里还保持着之前祝成轩被人带走时候的样子,桌上摆着几本书。

    南烟走过去一看,是武经七书。

    上面,还用笔勾画了一些要点,看得出来,祝成轩虽然不喜欢兵书,但因为祝烽的要求,他还是极力的让自己学习。

    而打开下面的抽屉,能看到里面深藏的,还是一些古老的医书。

    他内心喜欢的,还是这些。

    南烟苦笑了一声。

    “这孩子……”

    然后,又打开另一边的柜子,里面存放着一些空白的信纸。

    南烟拿起一张来,仔仔细细的看过。跟之前刑部那边送来的,作为“罪证”的那张写着反诗的信纸比较了一下,的确是一模一样。

    不过,南烟知道,这是朝廷统一定制的。

    只要是朝中三品以上的官员,王侯公卿,用的都是这样的纸。

    所以,陷害祝成轩的人,肯定是朝中人。

    这个线索,没什么意义。

    南烟叹了口气,又翻找了一下周围,纸篓都是空的,一张写废了的信纸都没有,不过这也并不奇怪,既然要定罪,那些写废了了的纸张自然都要收起来作为线索去查证,而不能留在此处不管。

    所以,周围竟然已经没有什么留有祝成轩字迹的纸了。

    南烟想了想,便把那本武经七书拿起来。

    反正上面还有些祝成轩的批注,字迹虽然小,但应该也能对照一下。

    做完这一切,她走了出去,看见冉小玉站在门口的院子里。

    这里,是之前她教导祝成轩箭法的地方。

    现在,箭靶,兵器架,早就已经收起来了,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显得格外的伤感。

    南烟走过去,轻声道:“别多想了。”

    冉小玉回头看向她:“娘娘。”

    南烟道:“把伤感都收起来,放在做事情上。等魏王和皇后娘娘出狱之后,咱们再伤感不迟。”

    看到她这样,冉小玉倒有些汗颜。

    虽然平时,她看起来更强悍,而南烟看上去娇弱无力,但在心性上,南烟实际上强过很多人。

    若不能如此,也不能站在祝烽那样的男人身边了。

    她点点头:“奴婢知道了。”

    于是,两个人便转身离开了承乾宫。

    但是,刚一走出宫门,就看见前方花丛后,一个纤纤丽影矗立着,那双明亮的剪水双瞳正幽幽的看着这边。

    是,宁妃秦若澜。

    南烟愣了一下。

    之前,也几乎是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场景,看到她站在那里。

    她怎么了?

    南烟皱了一下眉头,正要走过去,而秦若澜已经看到了他们,她的脸色突然变了一下,转身匆匆的走了。

    冉小玉也看到了她,立刻皱起眉头:“宁妃?她又来了?”

    “……”

    “她已经好几次,在承乾宫外面,鬼鬼祟祟的往里看。”

    说到这里,她突然脸色一变。

    转头看向南烟:“娘娘,我们是不是把她给遗漏了?”

    南烟微微蹙眉:“你说宁妃?”

    “嗯。”

    “可是,刑部那边的卷宗上写得很清楚,出事的那两天,宁妃并没有进出过承乾宫。”

    “但她总是在承乾宫外,鬼鬼祟祟的,这样的行迹,难道不可疑吗?”

    “……”

    南烟说不出话来。

    要说行迹,的确,她这个样子,简直比成国公还更可疑。

    可不知为什么,哪怕她“鬼鬼祟祟”这个样子,南烟却有一种直觉。

    直觉的,不怀疑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