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853章 人的性情,是很难掩饰的
    一转眼,两天过去了。

    这天早上,金色的阳光洒在窗前的桌上。

    冉小玉走进来,一看到南烟趴在桌上睡着了,急忙走过来,轻声道:“娘娘,娘娘?”

    南烟蓦地惊醒,抬起头来:“啊?”

    这一抬头,脖子就拧了。

    冉小玉看到桌上放着的卷宗,还有她昨天从承乾宫拿回来的那本书,尤其是她的一双眼睛,里面满是血丝,就知道她昨晚肯定通宵没睡。

    心疼的道:“娘娘怎么能这样熬夜呢?”

    南烟打了个哈欠,伸手拍着自己的脖子,说道:“没办法,要找出对方的破绽,只能这样了。”

    她毕竟不是简同光那样的大儒,也没有管理文书的经验,没有天赋,就只能拼勤劳。

    用了整整一天,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照。

    “找破绽,什么破绽?”

    “字迹不同。”

    南烟拿起那本书,还有刑部送来的那封信对照着给她,说道:“你看到了吗,字迹虽然模仿得很像,几乎九成九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有一点不同。”

    冉小玉眯着眼睛看了一下,完全看不出来。

    尤其那本武经七书上,祝成轩是用很小的字做的批注,若不仔细看,甚至都看不清那些字。

    她只能问道:“哪里不同?”

    南烟指着其中一个蝇头小字,说道:“这个‘之’字,最后的收笔。魏王的收笔,更谨慎,而这封仿冒的信上,这个‘之’字的收笔要更飞扬一些。”

    “……”

    “字如其人,字就像是人写出来的性格。魏王的性情仁柔,谨慎小心,他写字的时候也带着这种感觉。但是仿冒的这封信,这个人显然就不是这样的性情。”

    “……”

    “虽然,他仿冒得很小心,甚至说,在压抑。”

    “……”

    “但,人的性情,是很难掩饰的。”

    冉小玉听得暗暗称奇。

    但她立刻就说道:“那,是不是就可以作为证据,去证明这封信是别人仿冒的?”

    “还不能。”

    南烟摇了摇头,说道:“只用这一个字的字迹作为证据,只怕不能完全取信于人,除非,我们能找到写出这个字迹的人。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如果真的是成国公,他可能自己亲手来仿冒这封信吗?”

    冉小玉只一想,就摇头,道:“他肯定有自己的手下,师爷什么的,甚至,去外面请人来仿冒,事成之后,那个人走了,咱们也找不到线索。”

    “没错。”

    南烟微笑着看着她:“进步不少啊。”

    冉小玉急忙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南烟想了想,说道:“一方面,我得继续找字迹这一边的线索,另外,就希望能从承乾宫已经死了的那几个宫人的身上,找到陷落了。”

    冉小玉说道:“那,会不会太辛苦了?”

    南烟笑了笑:“这世上,没有容易的事啊。”

    说完,她伸了个懒腰,起身去洗漱了一番,靠在床头稍微休息了一下,便又起来继续忙碌。

    中午的时候,祝烽带着小安平过来了。

    自从开始忙这边的事,南烟就把女儿丢给了祝烽,到底是大半天没见到自己的娘,小安平一看到母亲,还是非常亲热的对着她伸出两只小胖手:“嗷嗷……”

    南烟一看到她,只觉得全身的疲倦都消失了。

    立刻将这个肉团子接过来:“哎唷,我的小安平哟,想娘了吧?”

    小安平被她抱在怀里揉弄了半天,好像想起了什么,回头又对着祝烽伸出手:“嗷嗷……”

    南烟抬头看向祝烽,笑道:“安平还是更黏着皇上啊。”

    祝烽微笑着走过来。

    一家三口站在一起,逗着孩子,虽然心里压着那么沉重的事,但南烟还是觉得非常的幸福。

    午饭,祝烽就留在翊坤宫吃了。

    桌上的山珍海味,因为一家人一起吃饭,味道变得更美味了一些,祝烽吃着,回头看了一眼靠窗的桌子。

    桌上,摆着刑部送来的卷宗,还有很多的书本。

    他又看了一眼南烟的眼睛,道:“昨晚,没睡吗?”

    “呃,没睡好。”

    “你啊。”

    祝烽摇了摇头。

    想了想,又说道:“那,查出什么来了吗?”

    南烟想了想,现在的线索还不够多,只单个的拿出来,真的不能完全的取信于他,反倒会让他觉得,自己是偏信魏王。

    于是说道:“皇上再给妾两天时间,等到把事情查证清楚,妾再跟皇上说明白。”

    “好吧。”

    祝烽也没再追问,只给她夹了菜,南烟高兴的大口大口吃起来。

    就在这时,念秋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走来。

    一到门口,看见他们在吃饭,迟疑了一下,又退了回去,而南烟的眼角已经瞥见她了,立刻说道:“念秋,有什么事吗?”

    念秋看了祝烽一眼,结结巴巴的道:“这——”

    祝烽道:“有话就说,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念秋没办法,这才走进来,对着他们俯身行礼,然后轻声说道:“娘娘,刚刚皇后娘娘让人传话进来,魏王殿下他——”

    一听到“魏王”,南烟立刻紧张了起来:“魏王怎么了?”

    “皇后娘娘说,魏王高烧不止,已经一整天了。”

    “啊?”

    南烟顿时紧张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皇后娘娘说,大牢里……阴冷潮湿,魏王可能,不太习惯,所以就……”

    南烟皱起了眉头,下意识的转头看向祝烽。

    却见他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手中的碗筷都放回到了桌上。

    眉头,也拧了起来。

    喃喃道:“病了?”

    南烟急忙说道:“对了皇上,之前妾去牢中探视殿下的时候,他就是有一点……不舒服。”

    “……”

    祝烽没有说话,只是,眉头拧得更紧了。

    南烟小心的说道:“皇上,能不能……”

    祝烽道:“你要说什么?你要朕,把他放出来?”

    “……”

    南烟轻声说道:“魏王,毕竟年纪还小,受不得这样的苦啊。”

    “……”

    祝烽没有立刻说话,只是沉着脸想着。

    但,南烟还是看到,他的目光微微的闪烁着,似乎有了一点松动。

    就在这时,小顺子突然从外面跑进来,说道:“皇上,宁妃娘娘求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