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859章 朕,真的很喜欢她
    南烟望着他,用一种苍凉的声音说道:“有很多,有很多事,妾都没有弄清楚。就像——”

    祝烽道:“什么?”

    南烟轻轻地说道:“比如,她为什么伤害了皇上?皇上为什么恨她?皇上若真的恨她,为什么不杀了她?却要留下他,这些年来,让他们母子不能相认?”

    祝烽道:“这,就是你要问朕的,全部的问题吗?”

    南烟静静地看着他。

    两个人这样对视了不知多久,在安静的陈乾宫中,响起了她几乎些空灵的声音:“其实,妾,最想问的是——皇上还爱她吗?皇上若还爱她,那妾呢?”

    祝烽从床边慢慢的站起身,朝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低头看着她几乎通红的眼睛。

    不仅是几天几夜,彻夜未眠,布满了红血丝,更有一种泪水将要涌上来,被烫得微微发红的样子。

    祝烽抬起手来,抚摸着她的脸颊。

    然后说道:“你问这些话,难道你以为,朕过去跟你说过的话,都是骗你的吗?”

    “皇上不会骗人。”

    南烟轻声说道:“皇上只会,不把真相说完。”

    “……”

    祝烽的眉心又是一蹙。

    南烟望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就像宁妃和魏王的关系,就像——就像你和宁妃的过去。这些事情,其实一直都在我的心头,就像一根刺,一把刀,扎在我的心头。”

    “南烟……”

    “皇上,若不把这根刺,这把刀拔出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真的会痛得受不了,真的会死掉的。”

    “……”

    “皇上,皇上曾经说,许我妒忌,但其实从头到尾,我并不妒忌任何人,我只是——”

    “只是什么?”

    “我只是,想要一个真相。”

    说着,她的泪光也闪烁了起来。

    看着她这样,祝烽沉默了很久,终于长叹了口气,道:“好。”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床上高烧不退,因而昏迷不醒的魏王,让人进来照顾他,然后带着南烟走出了这个房间。

    承乾宫外,仍然显得十分的冷清。

    即使祝成轩回来了,还没有来得及变热闹,只有初升的阳光,淡淡的洒在墙角。

    祝烽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你知道,朕当初,是不受高皇帝喜欢的皇子。”

    “妾知道。”

    “但其实,朕不止不受高皇帝喜欢,也不受兄弟们喜欢。”

    “……”

    南烟愣了一下。

    回想起宁王,还有靖王对他的态度,实在想象不到,他们竟然也不喜欢祝烽。

    不过,想来,自己看到的他的样子,已经是他百战功成,成为北方的战神燕王,甚至,登基之后,成为炎国皇帝的样子,但他的过去,自己是真的不知道。

    “从懂事开始,大家在一起玩的时候,他们几乎都不会带上我,就算我去,也有一种不被接纳,好像是外人的感觉。”

    “……”

    “那么多年,朕一直都是那样过来的。”

    南烟抬头望着他的背影。

    祝烽是非常高大,肩也很宽,每一次走在他身后,抬头看他,都有一种仰望大山的感觉。

    但今天,看到他的背影,却惊觉他的孤独。

    他从来都是别人的依靠。

    却很少人知道,他在有的时候,也需要依靠别人,只是,他说不出来。

    南烟轻声道:“他们,为什么不喜欢你?”

    “……”

    祝烽沉沉的出了一口气,好像憋着什么似得,没有说话。

    南烟说道:“为什么不喜欢你,总要有个原因,有个对错吧,不能——无缘无故的就疏远皇上,不喜欢你吧。”

    祝烽却没有回答。

    只是沉默着,又往前走了两步,然后说道:“但秦若澜出现在朕面前的时候,却不一样。”

    “……!”

    南烟的心,忽的就是一沉。

    终于说到秦若澜了。

    也说到了她的“不一样”,她的“特殊”。

    南烟的声音微微的有些颤迹:“怎么个,不一样?”

    “她是太子少师的女儿,秦贵妃的侄女儿,虽然那个时候,秦贵妃早已经过世,但因为这一层关系,她经常出入宫禁,跟我们兄弟几个一起玩。”

    “……”

    “她,没有疏远朕。”

    “……”

    “从相识之日开始,她对朕就一直很温柔。那个时候,朕也才十七八岁,对她的温柔,朕……十分迷恋。”

    南烟没有说话,只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指甲,都快要刺破皮肤,扎进掌心了。

    那种轻微的刺痛感,让她努力的压抑着自己,过了很久,她才轻轻说道:“是吗?”

    祝烽继续说道:“后来,大家渐渐的大了,开始有了男女之情。”

    他突然停下来,回头对着南烟。

    用认真,也毫无防备的神情对她说:“那个时候,朕的确是喜欢上了她。”

    “……”

    “朕,真的很喜欢她。”

    “……”

    南烟说不出话来。

    掌心痛,心里痛,可是,她无话可说。

    应该说,那种情况下,很难不喜欢上秦若澜吧,一个那么美的女孩子,天天在一起,而且,又是在冰冷的皇城内,唯一一个对自己温柔的人。

    试想,就算是自己,若当年在司家受尽委屈的时候,如果有一个像他一样的人出现,那自己,恐怕也会倾心的吧。

    只是,想是这样想。

    开口的时候,声音却因为哽咽,而微微的带上了一丝颤迹:“我明白。”

    祝烽深深的看着她。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却是偏过头,避开了他的目光,然后说道:“那,后来呢?”

    “……”

    “为什么她又说,她对不起皇上,她伤了皇上。”

    这时,祝烽的目光也微微的一颤。

    好像有什么旧伤处,被硬生生的撕开了一样,他慢慢的转过身去,继续往前走,然后说道:“你还记得,朕跟你说过的,叶荃的事吗?”

    “当然。”

    叶荃,就是叶诤的哥哥。

    原本是当时的太子派到北平燕王府,监视他的人,但因为祝烽救了叶诤,他也将祝烽当做了自己的恩人,没有泄露任何关于他的消息给金陵那边。

    而后来,他死了。

    祝烽道:“他在临死之前告诉朕,向金陵那边泄露消息的人不是他,朕就知道,朕的身边,有眼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