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862章 你千万不要骗朕,千万不要!
    “为什么那个时候,遇见的不是你?”

    “……”

    听到这句话,南烟的心颤了一下。

    原本,她还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比如,现在祝烽对秦若澜是什么态度,他对她还有多少感情,他还爱着她吗?

    但是,听到这句话,她觉得,好像真的不用问了。

    什么都不用问了。

    人的感情,是在慢慢的往前走的,没有任何的人与事,甚至感情可以永垂不朽。

    就连自己,现在爱着祝烽,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但如果有一天,他变得嗜血成性,奸淫掳掠,那自己还会喜欢他吗?

    答案是否定的。

    两个人的相爱,凭的不仅仅的一开始的瞬息碰撞,还需要之后天长地久的经营。

    而显然,宁妃跟他,没有。

    也没有任何的一见钟情和两情相悦,能在两个人都不付出,也没有任何滋养的情况下,天长地久。

    而自己和祝烽,现在之所以还在一起,并且,她越来越心疼他,越来越仰望他,是因为两个人经历了那么多之后,没有后退,而是在携手一起前进。

    比起美丽的容貌,显赫的家事,富贵的出身,甚至温柔的性情……

    这,才是更能让人相爱,并且一直相爱下去的东西。

    她伸出手,环抱着祝烽厚实的肩背,轻轻的笑道:“那个时候……妾还小,还在司家被他们追着打呢。”

    听到这句话,感觉到祝烽的胸膛又是一阵震颤。

    慢慢的分开,看到了他脸上透出的一点笑意。

    他伸手拧了一把南烟的脸:“你啊!”

    南烟握着他的手,轻轻的说道:“其实,妾很幸运,是在这个时候遇上了皇上,若的在当时,以妾之能,是不足以陪在皇上身边的。”

    “……”

    “皇上,妾比宁妃幸运的是,在最好的时候,遇上了最好的人。”

    说到这里,祝烽的目光微微的一黯。

    而南烟也不由得会去想,宁妃,她对祝烽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真的只是从头到尾的利用吗?

    若真是这样,那她在自己面前,几乎“恬不知耻”的说的那一番话,到底是为了刺激自己,还是为了让她相信一些事,让她能坚持下去呢?

    南烟不明白。

    这一段尘封往事,对他们来说,都太难了。

    祝烽又用他的大手反手握住了她的手,道:“那,你不怪朕,没有告诉你魏王的真相吗?”

    “……”

    南烟抬头望向他。

    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平静的说道:“刚开始,知道魏王的生母是宁妃的时候,妾的确,有过不平。妾一直那么喜欢魏王,也一直那么支持他,突然发现他的母亲是宁妃,的确让妾,有一点……难以接受。”

    “……”

    “但,妾还是能明白,为什么皇上不愿意说出来。”

    “……”

    “每个人都有保护自己的伤处不被人窥探,甚至撕裂的权力,妾也不应该强求。”

    “……”

    “更何况,不管是不是宁妃,妾仍然喜欢魏王,认为他是个好孩子。”

    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来望向祝烽:“皇上认为呢?”

    “……”

    祝烽的眉头又是一蹙。

    虽然南烟已经这样的坦然,但他,却显然还是做不到。

    他的喉咙微微的有些发梗似得,半晌,说道:“你知道,朕还是希望你——,希望你生下皇子。”

    “皇上。”

    南烟坦然的说道:“妾已非少艾,皇上的年纪……虽然不算大,但要等到妾再生下皇子,再养大,再图他日,不是短时间的。”

    “……”

    “更何况,谁能保证,妾生下的儿子,一定是个好样的呢?”

    祝烽立刻道:“朕相信你。”

    “但是,妾不相信自己。”

    南烟认真的说道:“皇上,龙生九子,各不成龙;虎生三子,必有一彪。谁也不能保证,妾生下的皇子,一定是个好样的。”

    “……”

    “再说,魏王的嫡母是皇后,他是嫡长子,他的地位是正统。将来再有弟弟们,他是能管住的。可是,皇上若执意要等妾生下皇子,与魏王相差十几岁,等将来长大之后,谁能管得住谁呢?”

    祝烽的眉头皱了起来。

    这,的确是很现实的问题了。

    就像当初的文帝,哪怕在高皇帝的庇佑下登基,但面对身为叔叔的自己,他的确就管不住,以至于靖难一役……

    祝烽的气息沉了下来。

    这种事,的确不能再发生在自己的子孙身上。

    南烟说道:“皇上心里应该很清楚,魏王是太子的首选,不管后宫中谁再生下皇子,都不及他合适。”

    “……”

    “更何况他的心性柔和,对百姓有宽仁之心。”

    “……”

    “皇上,”南烟认真的对他说了一句话:“情爱再大,也小;社稷再小,也大。”

    祝烽倒是被她的这一句话说得汗颜了。

    的确,在对待祝成轩的问题上,因为自己恨秦若澜,厌恶当初的经历,所以连带着对这个孩子,也一直不肯以不公的目光看待,从来不肯正视他的优秀,正视他的合格。

    祝烽紧抱着南烟,突然柔声说道:“朕想给安平改个名字。”

    “唉?”

    南烟一愣,明明在说魏王,怎么突然又谈到要给安平改名字了?

    但她还是直觉的接口道:“皇上要给安平改什么名字?”

    “心平,”

    祝烽说道:“叫她心平吧。”

    心平。

    心……平……

    南烟蓦地明白过来,将头埋在他的怀中,轻轻地笑了一下,道:“这种事皇上做主了。”

    祝烽也低着头,几乎将脸埋在她散发着馨香的秀发当中。

    他轻轻地说道:“南烟,你跟他们不一样。”

    “……”

    “这一生,朕,只有你。”

    “……”

    “你千万不要骗朕,千万不要!”

    虽然他的声音很轻,但南烟却感觉,这些话是从他内心深处,最不愿示人的伤口里说出来的。

    南烟坚定的说道:“不会的!”

    就在他们两在小亭子里相拥的时候,叶诤从旁边走过来,正要进去跟祝烽说什么,突然看见他们俩这状况,立刻倒退了两步,捂着自己的眼睛。

    “哎哟我的眼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