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872章 我见过他,博望侯
    这个时候南烟只顾着那幅画有没有损坏,倒也没有在意别人,幸好,这幅画并没有任何的损坏,她让冉小玉把画收起来,然后转身对着许妙音他们说道:“让皇后娘娘还有众位姐妹见笑。”

    “哪里,不过是小事而已。”

    许妙音微笑着摆了摆手。

    然后,一行人又走出了内室。

    只是在走出去的时候,南烟看见凤姝又回头看了一眼,看向冉小玉手中,正慢慢收卷起来的画卷。

    走出去之后,大家又纷纷落座,这时,奶妈那边将心平公主送了回来。

    原本气氛不尴不尬的,突然出现了一个孩子,气氛立刻热络了起来。

    许妙音笑道:“抱过来让本宫看看。”

    南烟便对着彤云姑姑点了点头,彤云姑姑将小心平送到她的手中,许妙音抱着小心平,轻轻的颠着,笑道:“真是太可爱了。”

    “嗷呜……”

    南烟在一旁笑道:“可是每天就只知道傻乎乎的乱叫,都不知道叫人的。”

    皇后笑道:“才六个月大呢,还早呢。”

    她掰着指头,道:“小孩子要七个月才能坐起来,八个月才会爬,九个月的时候差不多牙齿就长出来了。但要说学说话,那得是一岁以后的事了。”

    “这么久啊?”

    南烟都有些惊讶了。

    皇后笑道:“当初本宫带魏王的时候,也是这么觉得的,可是再过段日子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

    “你啊,一定巴不得这孩子一直都是现在这样。”

    说着,她转头望着睁大眼睛,正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小心平,笑道:“是不是啊,心平公主,真是太可爱了。”

    说着,捏着她的小手,又笑道:“哎唷,怎么灰灰的?”

    南烟一看,就说道:“又不知道去哪里玩了一手的灰。皇后娘娘不知道,她最可恶,看到什么都伸手抓,抓了就往嘴里塞,每天不知道吃多少虫子进去。”

    皇后笑道:“小孩子嘛,都是这样的。”

    眼看着彤云姑姑在那边准备了温水和毛巾,她便将孩子又递给了彤云姑姑。

    他们两个人,算是后宫中唯一有孩子的两个,谈话的时候自然显得很热络,可这个时候孩子一抱走,回头,就看见周围的嫔妃,尤其是吴菀他们,脸色青得吓人。

    毕竟,她费了那么大的劲,现在连一点影子都没有。

    一想到这个,她心里就恨不得咬死眼前的司南烟。

    而南烟看到她那样,也替她难过。

    本来,两个人几次交锋下来,早就水火不容,还要凑到一起来,听自己跟皇后的“妈妈经”,也难怪她会这么烦躁了。

    这个时候,南烟倒也不为难她。

    于是,适时的打了个哈欠。

    一看到她这样,高玉容立刻说道:“看来贵妃娘娘是太累了。”

    许妙音也笑了笑,然后说道:“是本宫欠考虑了,贵妃一直带着小公主,肯定没休息好,让你劳了半天神,咱们也该回去了。”

    “哪里。恭送皇后娘娘。”

    皇后对着她点了点头,然后带着那些嫔妃们往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一眼:“凤昭仪,你还不走吗?”

    大家都回过头,果然看见,只有凤姝一个人还留在那里,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凤姝笑了笑,道:“妾,还想留下来,再看看小公主。”

    “……”

    这话,显然是扯谎的。

    她肯定是有话要单独跟南烟说。

    不过,大家倒也不点破她,许妙音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了,倒是吴菀他们,瞪了她一眼,也都纷纷离开。

    等到他们都走出了翊坤宫,南烟这才回过头来,对上了凤姝那双美丽的眼睛。

    然后,她慢慢的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坐下。

    “凤昭仪,还有什么话,要跟本宫说的吗?”

    凤姝说道:“贵妃娘娘,妾,想要再看一眼刚刚那幅画。”

    “什么?”

    “刚刚那幅画,妾斗胆,想要再看一眼。”

    南烟立刻皱起了眉头,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你,你见过那幅画?还是——”

    凤姝说道:“妾刚刚只是匆匆一眼,没看清什么。妾想再看一眼,再跟娘娘说清楚。”

    “……”

    南烟正愁自己找不到任何线索,先现在,凤姝这样说,分明透露她跟那幅画,或者说,跟那幅画上的场景,或者某个人,有牵连。

    她看了凤姝一眼,立刻起身,领着她走进内室。

    冉小玉刚刚收捡完,南烟道:“把画拿出来。”

    冉小玉一看凤姝跟进来,立刻皱起了眉头:“什么?”

    “凤昭仪要看那幅画。”

    “……”

    冉小玉犹豫了一下,将放画的那只长长的锦盒取出来,重新将画展开。

    凤姝立刻走上前去,伸手牵过画轴,小心的看着这幅画。

    南烟在旁边,注意看她的眼神。

    发现,她看的,是画上的一个人——

    博望侯,司伯言。

    南烟说道:“你,认识他?”

    凤姝道:“娘娘知道妾在看谁?”

    南烟无言的伸手,指向了画卷上那个清俊的男子,凤姝的气息沉了一下,然后说道:“没错,妾看的正是这个人。”

    “你认识他?还是见过他?”

    “我见过他。”

    “真的?”

    凤姝歪着头,看了南烟一笑,淡淡的笑道:“贵妃娘娘,妾怎么敢欺骗你呢?”

    南烟顿时有些急切的说道:“你在哪里见过他?”

    凤姝说道:“在西域。”

    “什么?”

    “娘娘看我就知道了,我是从西域来的,虽然,是倓国的南蠡王将我献给皇上,但是,在到达倓国,成为他们的舞者之前,我一直都是在西域各国游历,我所学的舞蹈,也都是在西域各国学会的。”

    “那你——”

    南烟的思绪顿时有些乱了。

    她沉下一口气,让自己尽量的冷静一点,然后问道:“你是什么时候见到他的?”

    凤姝想了想,说道:“算起来,至少也是十几、二十年前了吧。”

    “……”

    “那个时候我还小,还在流浪。”

    “……”

    “而且那个时候,我染了病,已经快要病死了。”

    “……”

    “不过遇到了他,他救了我的命,所以,我记得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