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转眼,两天过去了。

    这一天便是丽嫔的册封之日,虽然只是册封一个小小的嫔妾,但因为最近祝烽对凤姝的专宠,在后宫,已经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所以今天,后宫的嫔妃几乎全数到场。

    而且,不是到永和宫。

    而是到凤姝住着的养性斋。

    原本,一般的妃嫔册封,都是要到永和宫中接受皇后的训导,而皇帝向来是不会到场的,可是这一次,皇帝竟然要亲自参与丽嫔的册封仪式。

    所以,便直接将仪式在养性斋举行。

    让皇后和其他的妃嫔,都到养性斋去。

    这一路上,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有一些人已经暗暗的骂道:“算什么东西吗!”

    “嘘,小声一点。”

    “就是,别让人听见,现在皇上可宠爱她了。”

    “宠爱又如何?前些日子,贵妃娘娘不是也得宠爱吗?现在,也不什么都不是?”

    ……

    这话,远远的传到了南烟的耳朵里。

    她的脸色,更沉了几分。

    头顶烈日当空,但她的脸上却一滴汗都没有,只有仿若寒冰一般的苍白,走在她身边的冉小玉有些担忧的轻声说道:“娘娘……?”

    南烟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没事。”

    冉小玉小心的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娘娘不要担心,今天,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

    南烟转头看了她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

    大家一路走到了养性斋。

    这个地方,就在一个多月前,可能还是后宫最冷清的地方,现在却变得门庭若市,甚至,连里面的布置都华贵了不少。

    毕竟,它的主人,马上就要从昭仪晋升为嫔了。

    众人走了进去。

    这时,皇后许妙音已经在里面,端坐正位之上,而与她同坐在正位之上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些日子,他们想见都见不到的祝烽。

    南烟一看到他,突然就觉得,周围的阳光一盛。

    眼睛被刺得有些发黑。

    他们走上前去,盈盈拜倒:“妾拜见皇上,拜见皇后娘娘。”

    祝烽淡淡的一抬手:“平身吧。”

    “谢皇上。”

    他淡漠的声音又在头顶响起:“都坐下。”

    “是。”

    大家纷纷坐到了帝后两边的下手方。

    南烟扶着椅子的扶手,慢慢的坐下,在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还是忍不住,抬起头来,往前方看了一眼。

    祝烽端坐在上面。

    他还是和往常一样,那种透着硬朗的俊美,任何时候,都让人移不开眼,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今天阳光太盛,还是说,自己太久没见到他的关系。

    他,显得有些陌生。

    自己很熟悉的,那种柔和的神情,平和的目光,在这个时候,已经消失殆尽。

    他的眼中,气息中,透着一种燥热感。

    好像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满满的不耐烦,大家才刚坐下来不一会儿,他的眉头已经蹙起,不耐烦的说道:“人都到齐了吗?”

    小顺子急忙上前,轻声说道:“皇上,还有康妃娘娘没到。”

    “哼,”

    祝烽冷哼了一声:“莫非,还要朕去等她?”

    旁边的许妙音愣了一下。

    虽然平日里,康妃的确也经常怠慢自己,但,她可从来不敢怠慢祝烽。

    而且现在,的确时候还没到。

    她正要说什么,祝烽已经冷冷的说道:“不等了!”

    “是。”

    小顺子点点头,便对着外面轻声说道:“丽嫔娘娘。”

    “是。”

    随着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一个翩翩丽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家立刻转头看向门口。

    凤姝,她的身上已经穿着属于嫔的礼服,雍容华贵,只是因为她本身的容貌就极端艳丽,加上为了今天这个场合,更是浓妆艳抹,珠钗满头,两相映衬之下,却反倒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南烟只看了她一眼,就觉得被刺到了眼睛似的,微微蹙眉,将眼睑垂下。

    而周围的妃嫔看着她这样,自然也有人艳羡不已。

    这时,凤姝已经走到了许妙音的面前,盈盈跪拜在地:“妾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千岁。”

    许妙音只抬了一下眼皮。

    祝烽说道:“起来吧。”

    “谢皇上,谢皇后娘娘。”

    凤姝站起身来,抬头看向祝烽,又是甜蜜的一笑,而祝烽对着她点了点头。

    南烟淡淡的垂下眼。

    眼观鼻,鼻观心,只当自己什么都看不见。

    许妙音安静的看着他们,然后说道:“丽嫔——”

    “妾在。”

    凤姝上前一步,她知道,接下来,就要接受皇后的训导了。

    许妙音的面色,从一开始就比较木然,她平常处事,很难看得出什么喜怒,即使之前魏王下狱,她自己也亲自到狱中陪着魏王,那么大的事,她都很少将自己的情绪露到脸上。

    但这个时候,南烟能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上散发的不耐。

    见她半晌没有说话,祝烽转头看了她一眼:“嗯?”

    许妙音捂着嘴,轻轻的咳嗽了两声,道:“皇上,妾失态了。”

    “怎么?皇后不舒服吗?”

    “可能是昨夜有些着凉,今天嗓子不舒服。”

    祝烽看了她一眼,便说道:“这几天的天气变化无常,皇后也应该留神。”

    祝烽说着,自己也咳嗽了两声。

    “来人,为皇后奉茶。”

    “是。”

    周围的宫女立刻应声下去,而凤姝见此情形,便微笑着说道:“皇上,妾也为皇上奉茶吧。”

    一想到她的茶,祝烽脸上那种阴郁之感都褪去了一些。

    点头道:“也好。”

    于是,凤姝转身下去,不一会儿,便端上来了一只特制的杯子,毕恭毕敬的送到了祝烽的手中。

    祝烽接过来,正要喝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且慢!”

    他原本要送到嘴边的茶杯停了下来。

    大家一听到这个声音,也都抬起头来,只见康妃吴菀正从外面慢慢的走了进来。

    众人一看到她,都惊了一下。

    祝烽的眉头立刻皱了一下,道:“康妃,你刚刚在说什么?!”

    要知道,她刚刚,是在对皇帝说话。

    吴菀慢慢的走进养性斋,对着祝烽跪拜下去:“请皇上恕罪,不过,妾是为了皇上着想,才阻止皇上喝凤昭仪送来的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