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皇上。”

    一听到有人叫,凤姝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咬了咬牙,恨不得杀了在这个时候来打扰自己好事的人。

    但,门外的人却轻声说道:“魏王求见。”

    魏王……

    这,自己还不能得罪。

    想到这里,她只能咬咬牙,反手撩起拖在床边的衣裳,套在身上,很快的穿好,然后走过去打开门。

    门外,是魏王祝成轩,带着他的侍从。

    凤姝的脸上勉强露出笑容,说道:“不知魏王驾临养性斋,请恕罪。”

    “凤昭仪。”

    祝成轩对着她也点了点头。

    听到“凤昭仪”三个字,让凤姝的脸色又是一沉,想起今天闹出那么大的阵仗,但自己还是没有册封成功;刚刚,好不容易能得到一个亲近的机会,又被眼前的人打断……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知魏王前来,有何要事?”

    祝成轩抬头看了她一眼,看到那张过于美艳的脸上,透着一股异样的嫣红,连同她的气息,也有些不匀。

    房间里,似乎也还残留着一点旖旎之气。

    祝成轩毕竟到了这个年龄,身边也已经有了皇后为他安排的贴身宫女,这种事,多少已经明白了一点。

    不由得嫩面一红。

    但他还是说道:“本王有些要紧的事情,要来禀报父皇。”

    “这——”

    凤姝迟疑了一下,只能说道:“只是,皇上还在歇息,殿下先进来吧。”

    “嗯。”

    祝成轩从外面走了进去。

    果然,看见祝烽躺在床上,睡着了。

    只是,不知道他是在做梦,还是心中始终有未解的烦难,神情一直显得很沉重,眉心也微微的蹙着。

    凤姝说道:“皇上这些日子,一直休息不好,好不容易睡着了,殿下——”

    祝成轩道:“本王知道。”

    “……”

    “本王就在这里等一会儿,不会惊扰父皇休息的。”

    “那,好罢。”

    凤姝不由得有些丧气,但面对皇子,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在一旁呆着。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流逝。

    这里到底还是一个妃子的寝宫,虽然作为皇子,过来拜见父皇并没有什么不妥,但祝烽一直沉睡不醒,只有祝成轩跟凤姝两个人这么相对着,就有点尴尬了。

    祝成轩有点不安的,起身往床榻边走去。

    凤姝立刻起身:“殿下。”

    祝成轩走到床边,俯下身,轻声唤道:“父皇……?”

    这时,他的眉心微微一蹙。

    躺在床上的祝烽,好像的梦境被打扰了,眉头皱得更紧,但没有醒来,只是露出了不耐的神情。

    “这——”

    祝成轩毕竟还是害怕祝烽,这几乎已经成了一种深入骨髓的脾性,立刻后退了两步。

    凤姝上前,微笑着说道:“殿下,皇上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会儿,殿下还是不应该打扰皇上的。”

    祝成轩又看了一眼祝烽。

    于是轻声说道:“那好吧,本王就先回去,不打扰父皇休息了。”

    “殿下慢走。”

    “嗯。”

    祝成轩转身走出了养性斋,在走了几步之后,他又停下,回头看了里面一眼。

    那张稚气已经尽数褪去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点复杂的神情。

    只沉默了一下,他又转身走了。

    在养性斋内,凤姝总算松了口气,但也有些丧气。

    现在,最好的时机,已经过去。

    她和祝烽之间,始终差了一点,好不容易有了单独相处的时间,偏偏魏王又来了。

    当然,最让人碍眼的,还是司南烟!

    凤姝也没再有什么举动,只坐在床边,轻轻的为祝烽打扇,清凉的风吹到了他的脸上,也让他在梦中的阴郁神情渐渐的淡去了一些。

    不知过了多久,祝烽终于从睡梦中醒过来。

    一睁开眼,就看见凤姝坐在床边。

    “嗯?”

    “皇上醒了?”

    “怎么是你在为朕扇风?”

    “……”

    “这种事,交给那些奴婢去做就好。”

    凤姝欣喜的望着他,柔声说道:“妾愿意为皇上做这些事,做这些事的时候,妾觉得开心。”

    说着,轻轻的俯下身,趴在了祝烽的身上。

    这样的软玉温香抱满怀,倒是也让祝烽感觉到非常的舒服,他伸手抱着她,一只手轻轻的抚弄着她的后背。

    凤姝轻声道:“皇上睡得好吗?”

    “还不错,每一次到你这里,朕都能休息得很好。”

    “这就好。”

    “只是刚刚,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朕。”

    凤姝立刻说道:“刚刚,魏王殿下来过。”

    “哦?”

    祝烽微微挑了一下眉毛:“他来过?人呢?”

    “已经走了。”

    “他来做什么?”

    “妾也不知道,只听魏王殿下说,像是有什么事想要向皇上禀报,只是,妾心疼皇上劳累,不忍皇上被打扰,就烦请魏王殿下等候一会儿。”

    “……”

    “望皇上不要责怪妾误事。”

    “无妨,”祝烽淡淡的摆了摆手:“想来,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

    “等回头,朕在问问他就是了。”

    凤姝笑了起来。

    她仍然趴在祝烽的胸前,两个人虽然身上的衣裳还是完好,但毕竟衣衫单薄,这样紧贴着,就有一种肌肤相亲的感觉。

    很快,她就感到了祝烽身上炽热的体温。

    而她身上的浓浓香味,也不断的钻进祝烽的鼻子里。

    刚刚从混沌的梦境中醒来,就有点恍惚,这个时候,祝烽更感觉精神一荡,整个人都像陷落到云堆里去了似得,有些软绵绵的。

    凤姝轻声说道:“皇上,妾有一件事,想要禀报皇上。”

    “什么事?”

    “就是……”

    在另一边的翊坤宫,南烟脱下身上的衣裳,幸好外面的雨不大,倒也没有把她完全淋湿,只是头发有一点湿漉漉的。

    彤云姑姑送了毛巾来给她擦拭,又让人浓浓的熬了一碗姜汤。

    但,还没喝进去,南烟就接连几个喷嚏打了出来。

    “阿嚏——”

    彤云姑姑忧心的说道:“看吧,果然着凉了。”

    “……”

    “现如今,后宫已经是多事之秋,娘娘一定要保重自己才行啊。”

    南烟苦笑了一声,接过那姜汤,喝了下去。

    是啊,多事之秋。

    只是不知道,那些事,什么时候,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