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898章 鹤衣的一卦
    就在祝烽一声令下之后,整个金陵的皇宫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要迁都了。

    祝烽要在半个月之后启程,所以,那些宫女太监们都开始上上下下的忙碌了起来。

    他们收拾物品,打包整理,每一天,都能看到这一片繁忙的景象。

    只有南烟,翊坤宫中,安安静静的。

    自从那一天,从御书房回来之后,虽然魏王殿下过来找她深谈,似乎是安慰了她,但淋着雨来去一趟,加上心中的烦闷,她还是病倒了。

    而这一病,就是病来如山倒,她躺在床上,整整两天都起不了身。

    第二天,叶诤来了。

    他走进,看到脸色苍白的南烟,原本就不怎么精神的样子,这个时候显得更加的憔悴。

    “拜见贵妃娘娘。”

    “行了。”

    南烟对着他抬了一下手,道:“这个时候,就不要行这种虚礼了。”

    叶诤这才站起身来。

    南烟抬头看着他,说道:“皇上不是不让你到后宫来闲逛的吗?你怎么又来了?”

    “因为要准备迁都,这边的很多事,没有人比我更熟悉,所以,皇上还是让我来了。”

    “这,也好。”

    叶诤皱着眉头,说道:“小玉她……”

    南烟道:“你也知道了?”

    叶诤沉默的点了点头。

    南烟也知道,他虽然平时看起来嬉皮笑脸的,但毕竟是祝烽的心腹,又在朝中任职,当然是有他自己的势力。只怕,冉小玉一出事,就已经有人告诉他了。

    叶诤道:“听说,她在御书房中动手了。”

    南烟叹了口气,说道:“也没有真的动手,只是——好吧,她的确是要对丽嫔动手。”

    叶诤咬了咬牙。

    半晌,说道:“她太冲动了!”

    南烟抬眼看了他一眼:“我还以为,你一定要把她救出来。”

    “这件事不急。”叶诤的脸上难得这样正经的表情,说道:“我已经跟大牢里的人打过招呼了,我听说,娘娘也让康妃的人去打了招呼。”

    “嗯。”

    “她在牢中,不会受刑。但我觉得,还是得让她吃一点苦头。”

    “……”

    “不然,她永远不会知道,在这宫中,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

    南烟有点意外的看着他。

    原本,这也是自己一直担心的,冉小玉生性散漫,性格又刚硬,不管面对谁,都是一副混不吝的样子,迟早要吃亏的。

    过去有自己护着还没什么,但这一次,自己这个保护伞也不管用,直接惹上了祝烽,她就倒霉了。

    幸好的是,祝烽没有对她真正的下杀手。

    否则,一个奴婢,敢在御书房动手,那就是要被砍头的!

    叶诤说道:“娘娘只要在宫中一天,她就得留在宫中一天,哪怕她将来嫁人——”说到这里,他自己也顿了一下,轻咳了一声,然后说道:“也要面对很多这样的事,不能让她再这样下去。”

    “……”

    “我觉得,让她借着这次机会,吃点苦头,是好的。”

    没想到,叶诤会这么想。

    虽然平时,他嘻嘻哈哈的,心思倒是很冷静,为冉小玉也想得很多。

    南烟看着他这样,倒是有点放心了似得,说道:“这样,我也放心,把她交给你。”

    “……”

    听到南烟的话,叶诤微微睁大了眼睛。

    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但很快,笑意又被严肃的表情取代,他说道:“这一次我过来,还有一件事要跟娘娘说。”

    “什么事?”

    “这一次迁都……”

    “嗯?”

    “可能,会出事。”

    “……!”

    南烟原本因为生病,精神有些涣散,跟他说话的时候,也一直是强打起精神,但突然听到这句话,她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倦意和疲惫被一扫而空。

    她说道:“你说什么?!”

    “这一次迁都,可能会出事。”

    叶诤低声,但很郑重的一字一字的重复了一边。

    南烟急忙说道:“要出什么事?”

    叶诤说道:“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这件事,是鹤衣让人传回来的消息。”

    “……”

    “娘娘也知道,他在之前运送大祀坛的东西的时候,就跟宁王一起去北平了。上一次,皇上批阅了亲王尹京的奏折之后,我就一直想办法跟他联系,总算联系上了,问他对策。”

    “……”

    “结果,他就给了我这句话。”

    “他,是发现了什么还是——”

    “他说,在北平新建的大祀坛上,他算了一卦。”

    “算了一卦?”

    南烟一愣,才想起来,鹤衣在成为中书省左丞之前,一直都是一个道士,她甚至还记得,那一夜皇城大劫,他衣袂飘飘的出现在面前的样子。

    看来,虽然当官了,但有些“手艺”,他还没有丢掉。

    南烟道:“他算出,这一次迁都,会出事?”

    “对。”

    “那他还有其他的交代吗?”

    “没有,”叶诤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正是因为没有,所以我才比较担心。”

    “……”

    “如果他真的能说清楚,那可能事情还没那么复杂,但他完全都不说,就证明,事情是真的很复杂了。”

    “……”

    “这个牛鼻子老道,一向都是这样。”

    南烟皱起了眉头。

    叶诤道:“他说了一点,就是让我来通知娘娘。”

    “我?”

    “不错,”叶诤说道:“他好像说,娘娘是解这一次劫难的关键。”

    “……”

    “而且,从营建北平城,到迁都,娘娘一直都是陪在皇上身边的,你很清楚一些事情。他希望娘娘,不要受到之前一些事的影响。”

    “……”

    南烟说道:“我明白。”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道:“还有一件事,我也要跟你说一下。”

    她将昨天祝成轩跟自己说的话,都告诉了叶诤。

    叶诤听得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丽嫔……对皇上下药?”

    “虽然现在还不能肯定,但按照魏王的猜测,可能是如此。”

    南烟心里,其实也万分希望,是如此。

    “这件事,恐怕没这么简单。”

    叶诤严肃的说道:“丽嫔只是一个小小的嫔妃而已,她对皇上下药,若只是在后宫争宠还好,若牵涉到了——”

    说到这里,他的气息一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