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父——皇——”

    听到这一声奶声奶气的呼唤,祝烽突然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脏似得,心跳猛地一顿。

    顿时,整个身子都悚一下。

    而南烟,原本牵着小心平的两只手,全心全意的护着她,突然听到女儿抬起头来,对着前方开心的笑着,喊出了那两个字,也惊了一下。

    一抬头,就看到祝烽站在前面不远处。

    顿时,她都惊呆了。

    两只手不由自主的一松,小心平就挣脱开了她的手,却没有摔倒,而是垫着小脚尖,一颠儿一颠儿的朝着祝烽欢快的跑了过去:“父——皇——,父——皇!”

    祝烽下意识的上前一步。

    小心平一路颠颠的走过去,可是,到底她还不会走路,走了几步之后,胖乎乎的小身子就朝前扑倒。

    “啊——!”

    南烟发出了一声急促的惊呼。

    就在这时,祝烽一下子冲过来,一把将快要栽倒的女儿抱在怀中。

    “哇呜!”

    小心平扑进了曾经熟悉的那个怀抱中,也闻到了熟悉的,让人安心的气味,顿时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了缝,趴在祝烽的胸前,对着他嗷嗷的笑着:“父……皇……”

    祝烽抱着她,却还有一点不知所措。

    心平……

    自己的心平。

    奇怪,他还记得自己是如何的疼爱这个女儿,怎么这段时间,却完全忘了要来看她,一转眼的功夫,她不但能清楚的喊出“父皇”两个字,甚至还能跌跌撞撞的走路了。

    恍惚间,好像一下子过去了一辈子似得。

    祝烽抱着怀中这个肉呼呼的,还散发着奶香的小身体,有一种熟悉的,温暖的感觉从心头涌起,就好像干涸的大地一下子得到了甘霖的滋润一般。

    整个人,好像都舒展了一下。

    他轻声道:“心平……”

    “父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到他的关系,心平的吐字越来越清楚,之前还是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在舌尖咬着,这一下,清清楚楚的就叫出了这两个字。

    咧嘴一笑,露出了两颗刚冒出来没多久,小小嫩嫩的门牙。

    看着这一幕,南烟的心里不知是喜是悲,只觉得一股说不出的酸楚涌上心头,她走上前一步,轻轻的对着祝烽俯身行礼:“拜见皇上。”

    “……”

    祝烽怀抱着心平,抬头看向她。

    司南烟……自己的贵妃。

    怎么看到她的时候,有一种又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只是,看到她脸色有些苍白,神情有些恍惚,站在自己面前,瘦瘦弱弱的样子,整个人都透着一点憔悴。

    他的眉头一蹙:“你——”

    要说什么,可一开口,又发现,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就在这时,怀里的小心平还在不断的抓着他的衣裳,扒拉着他的脖子,好像要用两只小胖手将自己的父皇整个抱住似得。

    祝烽道:“这丫头,什么时候能走的?”

    “……”

    南烟抬头望了他一会儿。

    才轻声说道:“也就是前两天。”

    “……”

    “之前在八个多月的时候,有的时候就能扶着椅子脚,或者墙壁站起来。”

    “……”

    “前天,妾带着她在房里玩的时候,发现她自己能挪两步了。”

    “……”

    “虽然彤云姑姑,还有太医说,现在小孩子的骨头还软,不能让她多走动,可是,她就是爱走,让她躺下来,她都一定要翻身坐起来。”

    “哦?”

    祝烽听得有趣,忍不住转头看向怀里精力充沛的女儿。

    尤其看到她咧嘴笑的时候,露出的两颗小门牙。

    可爱得让人心都发软。

    他又问道:“那,什么时候长的牙?”

    “上个月长出来的。”

    南烟抬眼看向他,眼中有一点流光闪过。

    事实上,就是那一次在御书房中,他和凤姝要求自己将心平的抚养权交出来的那一次,回去之后,她病了一场,但,因为害怕女儿会在自己看不见的时候被人夺走,还是让彤云姑姑他们把孩子抱到身边。

    就发现,小心平已经长出牙了。

    那个时候,只是一点小小的,白白的,而现在,已经长出了大半,看起来憨憨的,特别的可爱。

    “那她现在,吃什么?”

    “吃一些加了鸡蛋的米糊,”南烟轻声说道:“她的胃口很好,一顿要吃一大碗,还嚷嚷着要吃。”

    “哦……”

    祝烽越听越觉得有趣。

    他的心里甚至涌起了一点冲动,想要现在就抱着小心平去吃东西,自己想要端着碗,一勺一勺的喂给她吃。

    于是问道:“她,现在吃过饭了吗?”

    “……”

    南烟愣了一下,睁大眼睛看着他,心里的酸楚更甚,连眼睛都有些红了。

    她轻声道:“刚刚吃过了。”

    “……”

    “吃过,还睡了个午觉,但今天中午吃得有点多,所以妾才带她出来走一走,消食。”

    “哦……”

    祝烽一听,心里又有一点失落。

    看来,自己现在是不能喂这孩子吃饭了。

    不知道为什么,抱着怀里这个软乎乎的小身子,他就有点舍不得撒手,甚至还有一点奇怪。

    前一段时间,自己为什么就没想起来看她呢?

    这么可爱的女儿……

    他一边想着,一边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心平,她正用两只肉呼呼的小手捧着祝烽的下巴。

    因为这些日子的忙碌,他也消瘦了不少。

    轮廓,比之前更清晰了一些,俊朗中,也透着一点说不出的憔悴。

    南烟抬眼望着他,轻声说道:“皇上抱着心平,也累了吧,要不要在这里坐一坐。她,很重的,妾抱不了一会儿,手就很酸了。”

    “……”

    其实,祝烽并不觉得这孩子重。

    当然,他也没注意到,南烟消瘦得,手臂上已经没多少肉了。

    但,听到她的话,还是下意识的点点头。

    “好。”

    说着,便要往亭子里走。

    而就在他刚走出一步,正要迈进亭子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个娇媚的声音——

    “皇上。”

    一听到这个声音,南烟的眉心都蹙了一下。

    而祝烽一回头,未见其人,先感觉到了一阵香风扑面。

    丽嫔凤姝,袅袅婷婷的朝着他们走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