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一出现,原本几个人之间融洽的气氛立刻变得有些僵了起来。

    这些日子以来,南烟也算是能管住自己的情绪和表情的,但是对着她,脸上不由自主的就敛起了笑容,神情慢慢的沉了一下。

    她转过头去,看向了江面。

    只有许妙音,还保持着平静的表情,对着她点了点头:“丽嫔也来了。”

    “是。”

    “听说这些日子你病了,好些了吗?”

    “多谢皇后娘娘关心,妾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许妙音说着,用眼角看了她一眼:“好好的静养,也别乱走,这些日子你没有出门,病就好了,所以这病啊,也找人的。”

    “……”

    听到这句话,凤姝的脸上,那假面一般的微笑微微的僵了一下。

    而许妙音已经淡淡的转过头去,跟南烟一样,看向烟波浩渺的江面。

    “……”

    凤姝站在他们身后,脸上僵硬的笑容几乎有些坚持不下去了。

    许妙音那话,明明是在讽刺她。

    她很清楚,许妙音作为皇后,很少公开的对人表示自己的敌意,哪怕是康妃那种人,许妙音对她的态度,都没有任何可指摘之处。

    可她对自己,却是这样。

    当然,许妙音这种态度,南烟也感觉到了,她扶着围栏,看了许妙音一眼,却见这位皇后娘娘指着前面的山,问道:“那是什么山?”

    南烟急忙跟她说了。

    她从小就听着四处游历的祖母说起过去的事,虽然足不出户,但心里已经游历过了名山大川,加上认识了祝烽之后,也跟着他四处走动,有了不少见识。

    所以,能回答许妙音的问题。

    两个人谈了一会儿,气氛又渐渐的融洽了起来。

    只是,甲板上毕竟风冷,没一会儿,两个人都有些扛不住了,祝成轩在一旁看着,轻声说道:“母后,贵妃,还是回船舱去吧,外面到底风冷,小心着凉了。”

    “也好。”

    许妙音点点头,便跟南烟一起回船舱。

    刚一转身,就看见凤姝还站在身后。

    许妙音的眉心微微一蹙:“你还在?”

    这句话,自然又是一种明摆着的讽刺,凤姝的脸色更苍白了一些。

    但,她还是微笑着说道:“妾,有些话想要跟贵妃娘娘说。”

    “……”

    南烟微微蹙眉,看了她一眼。

    她有话要跟自己说?

    能有什么好话?

    难不成,又是像当初一样,想要来找自己,让自己跟她“合作”,分享祝烽的宠爱?

    且不说,祝烽从来都是不能分的,单是她耍的那些手段,就触了后宫所有的人的大忌。

    南烟淡淡的说道:“本宫累了。”

    说完,便转头对着许妙音道:“皇后娘娘,咱们进去吧。”

    “嗯。”

    似乎对她的态度很满意,许妙音点了点头,两个人也没有看凤姝一眼,便一起往船舱里走去。

    凤姝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离开。

    她咬紧牙,藏在袖子里的手慢慢的握紧,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她不是不知道,整个后宫,几乎所有的嫔妃,都敌视她。

    可是,当初司南烟那么受宠,祝烽日夜留恋翊坤宫,几乎从来没有去宠幸过别的嫔妃的时候,大家对她,也不像现在这样对自己的态度。

    这些天,自己生病了,康妃和高玉容,还有她们的那些爪牙,天天找着机会“路过”自己的房前,高声说一些讽刺的话。

    原本,她为了让祝烽回来,所以自己弄病了自己,只是一个手段而已。

    可是,祝烽却没有回来。

    再加上这些人明里暗里的讽刺为难,她就真的病倒了。

    这些日子,窝在那个几乎四面透风的房间里,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煎熬,哪怕小时候经历过那么多的苦楚,都没有觉得。

    只有这段时日,她觉得难过。

    但是,她还没有死心!

    祝烽是她是,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她绝对不能让他回到司南烟的身边去!

    她慢慢说道:“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

    虽然冷淡的面对了凤姝,可是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南烟却又有些坐立不安了起来。

    毕竟,这个女人要做什么,她们还没有完全的弄清楚。

    她,又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呢?

    会不会,是什么要紧的事?

    这样一想,她又有些犹豫,正想着自己要不要再回去找凤姝,看看她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

    而就在这时,一阵熟悉的,清脆的“嗷呜”声响起。

    抬头一看,彤云姑姑抱着小心平走了进来。

    一看到女儿,南烟的脸上立刻露出了舒心的笑容,而见到母亲,小心平也急切的朝着她伸手:“么么,么么!”

    彤云姑姑笑道:“娘娘,小公主还是认娘啊。”

    南烟微笑着,一把将女儿接过来,感觉到手臂上一沉,顿时道:“哎唷,怎么又重了那么多?”

    彤云姑姑道:“刚刚在奶娘那里吃了奶呢。”

    “吃了那么多,小猪!”

    “呜呜。”..

    小心平已经快一岁,也几乎能听懂大人的话了,一听到有人说自己是猪,立刻不高兴的撅起了嘴。

    南烟微笑着香了她一口。

    闻到她身上清新的味道,说道:“洗了澡吗?”

    “是啊,”彤云姑姑说道:“原本打算今天不洗的,结果小公主趁人不注意,又在地上爬了半天,手脚上都是灰,衣裳也弄脏了,不让她玩她还要哭,奴婢看这样不行,就带着她洗了个澡。”

    “也好。洗得香香的。”

    南烟微笑着,抓起女儿肉呼呼的小手,亲了一下。

    可是,一看到女儿的掌心,又皱了一下眉头:“姑姑,怎么她的手上还是灰啊?”

    “啊?没洗干净吗?”

    彤云姑姑走过来,拉着小公主的手抹了一下,然后说道:“娘娘,这不是灰。”

    “哦?”

    南烟蹙了一下眉头,仔细的拉开小心平的手,看着她柔嫩的小掌心。

    抹了好几下,却抹不干净。

    原来,她掌心有些灰突突的一片,不是灰尘啊。

    彤云姑姑仔细的看了一会儿,说道:“娘娘,这好像是胎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