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彤云姑姑仔细的看了一会儿,说道:“娘娘,这好像是胎记。”

    “胎记?”

    “对。”

    “可是,胎记不是一块黑黑的吗?她这个,怎么是手掌上一大片灰色的。”

    彤云姑姑说道:“大多数的胎记,都是是皮面上的,可是有一些胎记就比较特殊,一开始淡淡的,完全看不出来,要孩子长大一些,才会慢慢的聚拢起来。”

    “是吗?”

    “是的,还有一些,一开始生下来看得到一块黑黑的胎记,但孩子慢慢长大了,胎记还会散开,几乎看不见,只觉得那一块的皮肤黑一些,但其实是胎记长散了。”

    “还有这样的?”

    南烟暗暗称奇。

    彤云姑姑笑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这也不算奇怪,奴婢以前家里开医馆的,这样的事情也见得很多,不足为奇。”

    南烟点了点头,说道:“我身上没有胎记,所以不知道这样的事。”

    彤云姑姑笑道:“没有胎记是好事啊,娘娘一身肌肤赛雪,惹人怜爱。”

    “那心平她——”

    “公主殿下这胎记也生得妙。”

    “为什么?”

    “听老人们说,手心里长胎记,那掌心里有宝,是大富大贵的命格呢。当然,小公主原本就是天生富贵,倒也不在乎这一个把胎记。”

    南烟忍不住乐了。

    “姑姑,你这话说的,好像生不生胎记都好。”

    彤云姑姑自己也笑了起来:“其实胎记就是胎记,天生天长的也没什么,不过说两句俏皮话,逗娘娘笑罢了。”

    “……”

    “这些日子,娘娘一直忧心忡忡,也难得露个笑脸。”

    听见她这么说南烟,才知道最近自己的心情有多沉重。

    幸好身边有他们这些人,一直陪着自己。

    于是笑道:“好,等过了这件事,我尽量多笑笑。”

    说完,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心平,又笑了起来。

    以前她还小的时候,每次都以为是她到处爬,到处玩,弄了一手的灰,经常让彤云姑姑带她下去洗手,原来不是。

    她微笑着,抓着小心平的手亲了一下:“原来你真的是个脏包子啊。”

    “呜呜……”

    “脏包子。”

    “呜呜……”

    小心平被她逗得直委屈,南烟看了看她手上的灰色,的确比两三个月大的时候更深了一些,她又问道:“这个胎记,还会再聚拢吗?”

    彤云姑姑道:“应该会的,可能会聚拢到手心。”

    南烟笑道:“到时候看看是个什么样子,这个小脏包子。”

    “呜呜……”

    |

    过了之前那个熟悉的港口之后,再往北走了两天,他们就到了天津港。

    大神堂海港。

    他们还站在船上,就看着远处的港口彩旗飘飘,人山人海。

    是前来接驾的人。

    祝烽站在船头,双手扶着围栏,看着这一情形,脸上的神情倒是很沉静。

    南烟就站在他的身边。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虽然今天阳光很好,但祝烽的眼中却有一点很深邃的黑影,连阳光都照不进去。

    船慢慢的靠近港口,岸上的人已经开始欢呼了起来。

    祝成轩走上前来,轻声说道:“父皇,船靠岸的时候,为防有意外,还是请父皇和各位娘娘先回船舱吧。”

    “嗯。”

    祝烽点了点头,又对着大家挥了挥手,于是大家便各自回到了船舱。

    南烟自然也跟着大家一起转身往回走。

    可是就在她刚欲转身,突然觉得有一道目光在看着自己。

    她下意识的回过头来,却只看着岸上的人山人海。

    这么远,自己居高临下,都看不清岸上的人,岸上的人应该也看不清自己吧。

    错觉……

    她摇了摇头,回到房间,但在进门的时候,看见另一边的丽嫔也在往自己的房间走,两个人都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

    南烟的眉心一蹙。

    倒是丽嫔没说什么,便走了。

    她之前不是说有话要跟自己说吗?怎么最近也不见她的动静,难道那只是一个借口,还是——

    大概是快要上岸的关系,隐隐的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让南烟也有些不定了起来。

    随着一阵震荡,他们的船靠岸了。

    祝烽带着这些嫔妃们慢慢的走到岸上,经历了一个多月的在船上的漫长生活,总算踩到了坚实的地面,让每个人都有一种好像从梦中苏醒的感觉。

    而刚一站定,周围的人已经齐齐跪倒,山呼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祝烽转头看着这些人,领头前来接驾的是宁王祝煊,还有另外一些在北平办事的官员。

    祝烽走上前去,亲自伸手扶起了宁王。

    “老七,这一次你辛苦了。”

    祝煊从地上起来,站直了身子,仍旧是那个风流倜傥的浊世佳公子,只是在面对祝烽的时候,大概因为这个场面比较正经,他脸上的笑容也少了三分戏谑:“能让皇兄满意就好。”

    “正看了工部那边的文书,你做的很好。”

    “谢皇上。”

    两兄弟闲话了几句,倒是显得非常的亲热,让周围那些大臣们看在眼里,也都纷纷称赞。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头顶着阳光,但毕竟站在江风凛冽的港口——南烟觉得手脚发冷。

    这时,祝烽也望周围看了一眼:“鹤衣呢?”

    宁王祝煊立刻笑道:“臣弟带着众臣工前来接驾,但北平可不能没有人看着啊。鹤衣大人就留在北平,处理一些收尾的工作了。”

    说着,他又笑了笑:“皇兄这一次不是最看重大祀坛祭祀吗。”

    “当然。”

    祝烽说道:“这是朕迁都之后的第一个元年,也是——”

    他说着,回头看了南烟身边的小心平一眼。

    “也是朕的女儿周岁的生日。”

    “这样正好。”

    宁王祝煊笑着看向南烟这边,眼睛弯弯的,但在看过来之后,他脸上的神情好像微微凝了一下。

    但,立刻又笑着说道:“皇上之前也说,在进入皇宫之前,先要去大祀坛祭祀,今天就在天津歇息一晚,明日直接去大祀坛。”

    “嗯。”

    祝烽点头道:“就这么办。”

    祝煊立刻微笑着对着后面拍了拍手,立刻,一行马车便行驶了过来。

    自然是来接皇帝和后宫的娘娘们。

    祝烽便带着皇后许妙音往前走去,南烟他们自然也跟上去,有人接应他们去到各自的马车旁。

    南烟刚刚走过去,身后就响起了宁王的声音。

    “贵妃娘娘。”

    南烟回头,看见祝煊朝她走过来,脸上也是笑容可掬,南烟看了他一眼,对着他行了个礼:“宁王殿下。”

    “贵妃娘娘有礼了。”

    祝煊对着她行了个礼,说道:“小公主马上就要周岁生日,真是一件喜事。”

    南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跑过来说这么无聊的话。

    也只笑了笑:“这一次,辛苦宁王了。”

    “哪里。”

    祝煊说着,目光朝她身后看了一眼:“对了,小玉姑娘呢?她不是常伴在贵妃娘娘左右吗?难道这一次,她没跟随娘娘北上。”

    “……”

    原来,是来问冉小玉的。

    难怪刚刚,他看向他们的时候,目光沉了一下,也是因为没看到冉小玉的缘故。

    南烟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小玉,被关押起来了。”

    “关押起来了?”

    宁王愣了一下,立刻问道:“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南烟道:“是本宫治下不严,她对丽嫔娘娘出言不逊,皇上大怒,将她打入天牢。”

    “还有这样的事?”

    祝煊一听,眉头都拧了起来:“本王怎么不知道?”

    “宁王殿下在北平忙于营建之事,自然,也不知道金陵发生了什么。”

    “这,倒也是。”

    他笑了笑。

    南烟也笑了笑,对着他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身上了马车。

    上车之后,她撩开帘子看了一眼,只见祝煊的脸上露出了一点怒意,但因为马车就要离开港口的关系,他没说什么,捏了捏手中的扇子,便上了另一边自己的马车。

    一行人离开了大神堂港口。

    马车一路前行。

    今天的天气虽然好,但天津这边之前已经下了一场雪,地面上虽然积雪被扫开了,却还是有一些残留的碎冰,马车行驶得不快,走了大半天,才到了天津城内。

    繁华的城中,许多的老百姓都前来接驾。

    天津城,很是热闹了一番。

    一直到下午,他们的马车终于行驶进了一条宽阔的街道,这个时候因为提前肃清,已经没有了其他行人,只有干干净净的路面,长街的一边,还特地蒙上了很长很宽的布,防止有其他的老百姓,或者不明身份的人前来窥伺。

    而长街的这一边,是一座华丽的宅邸。

    一条长街,就是这座宅邸的大门。

    有点像是之前在鹤城的那座金楼别苑,当然,这个地方不是皇帝的行宫。

    马车停在了门口,祝烽走下来,看了看这个地方,说道:“这是——”

    宁王笑了笑:“皇兄不要介意,这是臣弟在此处的别馆。”

    “哦?”

    祝烽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朕知道,你是处处留情,却不知道,你在各处,还留着自己的产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