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15章 谁让你,自作主张?
    “殿下。”

    一直听到凤姝关上门的声音,这个人才慢慢的转过身来。

    这是一张很英俊的脸,只是此刻,这张习惯了嬉笑,戏谑,从来就很少有正经表情的脸上,神情凝重,目光阴沉,透着一股沉沉的煞气,面色铁青的盯着凤姝。

    宁王祝煊。

    可是,看到他这幅样子,谁又都不敢相信,这是宁王祝煊。

    此刻,他的风度翩翩,放荡不羁都消失殆尽,眼前,是一个谁都没见过的宁王祝煊。

    一看到他阴沉的面色,凤姝的心都颤了一下,她急忙低下头:“宁王殿下怎么到这里来了?”

    “……”

    祝煊没有说话,仍然盯着她。

    凤姝被他的目光盯得全身发麻,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而就在她刚退后一步的时候,祝煊突然伸手,一把扼住了她的脖子。

    “啊!”

    凤姝惊得睁大了眼睛:“殿下——”

    刚说了两个字,喉咙就被捏了起来,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看到祝煊阴沉着脸色看着她,手指不断的用力,凤姝从来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风度翩翩,风流倜傥的浊世佳公子,手上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力道。

    几乎,要把她的脖子都拧断了。

    而祝煊,这一刻真的想要拧断这个女人的脖子。

    他等了那么久,隐藏得那么深,装作对朝政毫无兴趣,每天无所事事,卧花眠柳,让所有的人都对自己失去戒心,就是为了这一天。

    可是,祝烽,却不是那么容易对人失去戒心的人。

    他也不是一个会对兄弟手软的人。

    从祝烑的下场,就看得出来。

    而这一次,总算有了机会,让他找到了合作者,更得到了一个惊天秘密,足以让他轻而易举的,推翻这个看上去坚不可摧的男人。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绝对不允许自己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更不允许任何人,打乱自己的计划。

    而眼前这个女人——

    想到这里,他的牙都咬紧了,手上的力道更重,指尖只要再一用力,就能捏断她的脖子!

    “殿——下——”

    她艰难的说道:“饶命……”

    祝煊却丝毫没有松手,仍然捏着她的脖子,手上还在不断的用力,让凤姝的喉咙发出难捱的,格格的声音。

    他面色阴沉的盯着凤姝,咬着牙,一字一字的道:“谁让你自作主张?”

    “……?”

    “谁让你,动冉小玉?”

    “……!”

    是因为冉小玉?

    凤姝这才恍惚的想起,是因为对自己动手的关系,冉小玉才被祝烽关进了天牢,而之前,在鹤城的金楼别苑那段时间,祝煊似乎一直在对冉小玉献殷勤。

    原来他——

    想到这里,她心里又悔又急,但眼看着祝煊的手越来越用力,自己的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连呼吸都快要无法继续,她只能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殿下,要为了她,阻断大计吗?”

    “……”

    这句话,让祝煊的手指微微的一松。

    立刻,空气一下子涌进了凤姝的鼻子和胸膛,她猛地呼吸起来,呛得剧烈的咳嗽,而祝煊在这个时候放开了她,她就像一个失去了引线的木偶,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咳咳,咳咳咳咳……”

    又喘,又咳,整个人都有些微微的抽搐。

    像她这样美艳的女人,原本是男人手心里的宝贝,事实上,在过去的岁月,也有无数的裙下拜臣,甘愿将她捧在手心里。可是,来到炎国之后,她却几乎没有尝过这样的待遇。

    祝烽……若不是有那个茶,若不是自己身上的香,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是谁。

    而祝煊……

    凤姝越想越气,又不敢真的指责什么,只是在气息稍微喘匀了之后,勉强抬起头来,说道:“殿下,难道要为了冉小玉,杀我吗?”

    祝煊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那目光,就像是在看一滩烂泥。

    冷冷的说道:“本王不是为了她而要杀你。”

    “……”

    “而是你,自作主张!”

    “……”

    “为本王做事的人,只要规规矩矩的去做本王交代的事就好了,谁要是敢自作主张,坏了本王的事,本王饶不了她!”

    凤姝又喘了两口,说道:“殿下是说,我自作主张吗?”

    祝煊冷笑了一声。

    “本王只是要你控制皇帝,让他对周遭的一切都放下戒心,让本王有亲王尹京的机会。而你,从中谋私,获取他的宠幸,你想要做什么?”

    “……”

    凤姝的身子微微一颤。

    祝煊上前一步,紧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得到了他的宠爱,你也可以当人上人,哪怕不为本王做事,也无所谓?”

    凤姝低下头,轻声道:“不敢。”

    “你最好明白,”祝煊冷冷道:“你,还有你的主子,跟本王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也不要以为,得到了皇帝的宠爱,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

    “你要搞清楚,他终有一天,是会清醒的。”

    “……”

    “当他清醒过来,知道自己曾经被你控制,甚至,还伤害了他心爱的贵妃,你以为,你会有什么好下场?”

    凤姝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冷了下来。

    她哆嗦了一下。

    祝煊走到她面前,拍了拍她的脸,冷笑着说道:“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个卑贱的奴婢,能有今天的机会,是因为有人送你上来,但你若以为自己,凭着你那一点歪门邪道,就能想入非非,为所欲为,那最好弄清楚,你的下场会是什么。”

    凤姝脸色惨白,轻声道:“我,知道了。”

    她的脸上冷汗直冒,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这个时候,颤抖着说道:“那,殿下是不是要我,想办法,劝服皇上,放了冉小玉?”

    “……”

    这一回,祝煊迟疑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他说道:“不必。”

    “……”

    “现在再做这件事,只怕动作太大,会引人怀疑。”

    “……”

    “现在,计划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不能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是。”

    “等到大事一定,本王自然会亲自将她放出来,到时候——”

    说到这里,他的眼前闪过了那张冷若冰霜的俏丽的面容。

    虽然见过的美人无数,眼前这个凤姝,也是个出色的美人,但见惯了这种美色的他,只觉得乏味。

    徒有一张美丽的外表,但内心平庸的女人,就像每一次国宴上那些精致的菜肴。

    吃久了,也就乏味了。

    真正能在他心里留下一点刻印的女人,实在不多。

    冉小玉,是其中一个。

    即使,她一直对自己冷若冰霜,祝煊的心里却始终有一点放不下。

    “到时候,本王会处理。”

    “……”

    凤姝看了他一眼,心里却不由得有些冷笑。

    说到底,在感情上,谁都不聪明。

    但她的脸上,还是诚惶诚恐,甚至有些恐惧的表情,毕竟,自己的命是在这位宁王的手上,也许现在,太多人的性命,都在他的手上了。

    这时,祝煊又回头看着她,突然说道:“你对皇帝的控制,还可靠吗?”

    凤姝抬头看着他。

    “当然……”

    “……”

    “皇上这些日子处理的政务,殿下应该也能看得出来。”

    “嗯……”

    祝煊轻轻的点了点头。

    的确,从这一次见面,就能感觉得到,祝烽身上那种戾气消失了很多,过去的他,是绝对不会对自己在天津这边置下产业,包括一些举动不闻不问的。

    而且——

    自己已经亲王尹京了。

    按照之前,他已经打算让魏王祝成轩接班的迹象来说,若他还清醒,也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只是,他看着凤姝,说道:“之前,你不是很受他的宠爱吗?为什么刚刚在码头上看来,他并没有对你有什么青眼有加的举动。”

    “……”

    “跟在他身边的,还是皇后和贵妃。”

    “……”

    “他是不是已经脱离控制了?”

    说到这里,凤姝的脸上也闪过了一片阴影。

    她沉沉的出了一口气,道:“因为在船上,他们,都在针对我。”

    “哦?”

    “……”

    凤姝咬着牙,将自己在船上的境遇跟他说了一遍。

    然后说道:“虽然皇上还在受我的影响,但因为这些日子,他几乎没有来我的房间,也没有闻到我的香,所以——对我的宠爱就……”

    祝煊冷冷道:“这无妨。”

    “……”

    “反正,他已经让本王当上了京兆尹,也已经到了北平。”

    “……”

    “只要明天的事成,就可以了。”

    凤姝轻声道:“是……”

    祝煊又看了她一眼,沉声说道:“你,最好给本王记清楚,如果心里再打什么小算盘,想想自己有几条命。”

    说着,他又伸手,捏着凤姝的脸,左右看了看。

    “虽然,本王对你没什么兴趣,不过,这么漂亮的脸,要真的被割上几刀,或者,剔下脸皮,也挺可惜的。”

    “……”

    凤姝听得心中一寒,颤抖了起来。

    “哼。”

    祝煊冷冷的甩开手,走了。

    而凤姝站在原地,整个人僵冷得就像全身的血液都被冻成了冰,她恐惧的看着祝煊的背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