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29章 两股势力交锋
    “什么?!”

    祝煊一下子皱起了眉头,沉声道:“怎么会不见的?”

    简若丞沉沉的出了一口气,目光有意无意的看了南烟这边一眼,然后说道:“听人说,好像是被——被一个年轻的女子带走的。”

    “年轻的女子,是谁?本王不是说过了,要看好他吗?”

    “因为动了手,”

    简若丞的气息更沉了一点,道:“但是,他们没打过。”

    “动了手?”

    听到这三个字,祝煊好像突然明白过来了什么,猛地转头看向南烟。

    虽然站得比较远,但因为这个时候,整个大祀坛的人都不敢喘一口大气,连风声好像都停止了一般,所以,南烟隐约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她自己,也惊了一下。

    年轻的女人?

    的确,是她之前在偏殿那边,打开了装着祝烽的玉碟的那个盒子之后,就立刻下去找人办这件事。

    她找的,是叶诤。

    毕竟叶诤是祝烽的心腹,不论如何,他肯定都有自己的人手,可以办这件事。

    但她没想到,会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去劫走了那个叫“阿勿”的男人。

    难道是——

    冉小玉?

    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叶诤,虽然两个人隔得比较远,也什么都没说,但感觉到她的视线,叶诤转过头来看向她,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果然是,冉小玉。

    不过,冉小玉虽然也跟着他们到北平来了,但还在羁押中,他能去调动冉小玉,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得到了皇帝的允许?

    想到这里,南烟的心神猛地一动,抬头看向祭坛之上的祝烽。

    不知为什么,这个时候阳光正盛,她也有些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只觉得阳光在背后,勾勒出他高大的身形,虽然,只是一个人的轮廓,却让人有一种泰山压顶,无法撼动的感觉。

    南烟的心,在这个时候,放了一些下去。

    她转头看向祝煊。

    这时,祝煊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他的视线看过来,目光中透着一丝阴狠。

    这种阴狠的神情,出现在他那张惯常戏谑,调笑的脸上,居然一点都不违和,甚至有一种——似乎就是这样的感觉,可是过去,当他这样笑着的时候,从来没有人发现过。

    就连祝烽,看着他此刻的神情,都深吸了一口气。

    心中暗暗道:朕,还是看得不够透吗?

    不过,那一丝阴狠也只是转瞬即逝,下一刻,祝煊的脸上恢复了平静,虽然不至于像往日那样的戏谑,但看得出来,他也并没有惊惶失措。

    而是上前一步,恭敬的说道:“看来,下面出了一点意外,那个开锁的匠人,暂时不能来了。”

    祝烽平静的说道:“既然如此,这件事,可以先放一放。”

    “不必,”

    祝煊抬手,微笑着说道:“皇上,臣弟作为皇上的臣子,也负责这一次大祀坛的祭祀,自然是要将事情做得圆满,才能不负皇上重托。”

    一听到他这话,南烟的眉头立刻拧了起来。

    这个人,还有什么要说的?

    祝烽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阴霾,但仍旧平静无波,淡淡的看着他:“难道,宁王你还有其他的准备吗?”

    “不错。”祝煊说道:“其实,臣弟早就让那个匠人准备好这个盒子的钥匙了。”

    “……!”

    南烟大吃一惊,抬头看向他。

    祝烽的眼睛也微微的眯了一下,眼风中透出了一丝危险的光。

    在众人惊愕的神情中,祝煊朗声说道:“皇上让臣弟运送大祀坛的东西到北平,其实臣弟就已经等待着,等待着这一天了,让那个匠人将钥匙准备好,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

    “只是没想到,真的出现了这个万一。”

    “……”

    他一边说,一边淡淡的笑着,伸手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把钥匙,高举起来,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南烟咬紧了牙。

    没想到,他还留了这一手。

    这个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就在这时,人群中响起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沉声道:“宁王殿下,你为何一直想要拿出皇上的玉碟?”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站在群臣之首的定国公,吴应求!

    一看到他说话,周围的人全都屏住了呼吸。

    要知道,虽然宁王作为皇帝的兄弟,而且最近得到了亲王尹京的身份,已经全勤天下,但定国公,他的势力也不容小觑,更何况,历经三朝,他在朝中的人脉经营,比起宁王,要深厚得多。

    他一开口,宁王都皱了一下眉头。

    定国公道:“这件事,记也可,不记也可,但老臣看宁王殿下,似乎用心并不在将这件事记录在案上吧。”

    “……”

    他一句话,就直击中了祝煊的内心。

    南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倒是他站出来,为祝烽说话。

    不过,也并不难理解。

    虽然在后宫,自己跟吴菀不对付,甚至在自己的册封之事上,定国公也耍了不少的手段,但那都只是后宫的小事。

    而现在,是前朝大事。

    不管是营建北平,还是迁都,在这些大事上,定国公并没有跟祝烽背道而驰的意思,反倒一直在帮他。

    他们的利益,还是一致的。

    所以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出来,站在祝烽的这一边。

    而定国公突然一站出来,也的确让祝煊有些手足无措。

    他迟疑了一下,立刻微笑着说道:“国公这话,让本王有些不解。”

    “……”

    “本王只是为了皇上着想。”

    “……”

    “将这样的大事记载下来,千秋万代的传颂,有何不可?”

    “若真是为了皇上着想,今天的祭祀大典已经完毕,纠结在玉碟这种小事上,似乎,并不妥当。”

    “……”

    “王爷,老臣劝你,以大局为重!”

    他最后几个字,已经说得非常的重了。

    站在祝煊身后的几个官员,都有些按捺不住的要上前,而另一边,吴应求身后的儿子吴定,也上前了一步。

    紧跟着,就是吴应求的那些门生。

    朝中两股最大的势力,一下子就在这一时刻,对峙上了。

    气氛,变得有些剑拔弩张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