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38章 不伤?你怎么来了?
    同样的一片漆黑天幕下,同样的愁云惨淡。

    南烟走进了冷宫。

    但,因为这座宫殿是新修建的,一切都还是新的,甚至连冷宫,都还没来得及残败,所以这里的门窗,墙壁,一切,都和金陵皇宫中的冷宫不太一样。

    唯一相同的,是那种清冷,又病态的气息。

    跟随帝后,还有文武官员一同来到北平的,自然还有冷宫中的这些罪妇。

    南烟一路走进去,听见周围不时的传来凄厉的嚎叫声,又还有一些疯癫的笑声,甚至有人在夜色中欢喜的高呼着:“我有新房子住了,我有新房子住了。一定是皇上要重新宠爱我了。”

    那声音……

    是夏云汀。

    南烟下意识的转头去看,但是在漆黑的夜色中,什么都看不到。

    这时,前方一阵灯光亮起,她抬起头来,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提着灯笼走到了面前,正是之前已经与她相熟的苏嬷嬷。

    “苏嬷嬷。”

    “贵妃娘娘。”

    听到这个称呼,南烟立刻苦笑了一声:“就不要这么叫了。”

    苏嬷嬷平静的说道:“礼不可废。现今,还没有任何的旨意传来,说要废黜贵妃娘娘的封号,那么,你就还是贵妃娘娘。”

    “……”

    南烟沉默了一下。

    其实,又还有多久呢?

    自己这个贵妃当不当,都是小事了。

    看着她惨淡的神情,苏嬷嬷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天色晚了,奴婢先带贵妃娘娘到暂住的地方去吧。那个地方,也还干净。”

    说完,对着南烟身后的两个宫女摆了摆手,他们原本是押送南烟过来的,这个时候也就自觉的退下了。

    苏嬷嬷提着灯笼走在前面。

    不一会儿,就带着南烟到了一座房子前。

    冷宫中,大部分的罪妇都是睡通铺,甚至还有根本没有睡处的,但,也有一些有手腕,或者说有背景的人,能有单独的房间住,环境还不差。

    而南烟走到门口,就发现,这个房间也还不差。

    虽然,比起自己还是贵妃的时候,住的翊坤宫,当然是天差地别,可是,显然苏嬷嬷也用了一些心思,并不想让她在这里受罪。

    房间里,甚至已经点了灯。

    幽幽的灯火,将一个纤纤丽影的轮廓勾勒得模糊,又唯美,南烟一走进去,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桌边。

    秦若澜……

    倒是没有想到。

    虽然,一看到她,就想起来,她已经被夺去了宁妃的封号打入冷宫,但自己真的已经忘了这号人,直到现在见到,才恍然大悟。

    自己要跟她,做伴了吗?

    “是你?”

    “你也来了。”

    秦若澜扶着桌沿慢慢的站起身来,抬头看向她。

    这些日子,她显然是消瘦了不少,下巴都瘦尖了,当然,并不减损她的美貌,反倒让她更多了几分楚楚动人的意思。

    只是,她话语中,加重的那个“也”字,让南烟眉心一蹙。

    她平静的走进去:“是啊,我,也,来了。”

    “……”

    “……”

    两个人沉默的相对着。

    空气中,迷漫着一种说不出的敌对,还是默契的气氛。

    苏嬷嬷在旁边看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从今天,外面传来消息之后,秦若澜就让她给司南烟准备好一个舒服一点的房间,让她少受一点罪,可两个人一见面,又是这样敌对的样子。

    沉默了一会儿,秦若澜又看了南烟一眼,说道:“你今天说的那件事,是真的吗?”

    南烟觉得,原本就阵阵发痛的心口,好像又被扎了一刀似得。

    她冷着脸,沉声道:“你觉得是真的,就是真的。”

    “……”

    秦若澜看了她一眼,冷冷道:“我没有笨到那个地步。”

    一听她这么说,一旁的苏嬷嬷也惊了一下,说道:“贵妃娘娘,既然不是真的,贵妃娘娘为什么要当众承认呢?你要知道,女人的名节,可比什么都重要啊!”

    “……”

    南烟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倒是秦若澜,沉默了一下,说道:“也没有性命重要。”

    苏嬷嬷愣了一下。

    秦若澜淡淡的说道:“她若不牺牲她的‘名节’——”

    “她就会死吗?”

    “不是她就会死,”秦若澜说到这里,口气也沉重了一些:“只怕现在,已经血流成河了。”

    苏嬷嬷惊了一下。

    南烟看了她一眼。

    今天这一路上,也有不少的人在她耳边絮叨过,说什么名节重要,又说她这样牺牲没有好处,只苦了自己。

    她根本不想搭理。

    反倒是让她讨厌的秦若澜,还稍微有一点脑子。

    秦若澜对苏嬷嬷说道:“若她不承认,今天要动手的,就绝不仅仅是宁王,文武百官,只怕都会站在皇上的对立面。皇上杀了他们,自己的王朝也完了;不杀他们,他就得退位。”

    “……”

    “皇上,是不可能退位的,那接下来的,只怕就是一场皇城大战。”

    听到这里,苏嬷嬷打了个寒颤。

    她,倒是真的没想那么多。

    “等到了那个时候,”秦若澜看了司南烟一眼,说道:“她和她的女儿,也不过就是乱世中的一缕冤魂罢了。”

    南烟沉了一口气。

    至少现在,为了她的牺牲,皇后,还有叶诤他们,会极力的保住心平。

    而自己的生死——

    就要看将来了。

    南烟说道:“你知道这一切,那你来又是做什么呢?”

    “……”

    “看我的笑话?”

    秦若澜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却吐出了一句让她不敢置信的话——

    “我,是来谢你。”

    “……”

    南烟一愣。

    而秦若澜说完这句话,好像自己也觉得别扭似得,皱着眉头,立刻转身离开了。

    苏嬷嬷也跟着走了出去,离开时,轻声道:“贵妃先休息吧,有什么需要,随时来叫奴婢。”

    “……”

    南烟还愣了一下。

    才有些明白过来,她是为了魏王。

    今天,自己让魏王质问自己,实际上是给了魏王一个机会,扭转局势。

    希望这孩子能机灵一点,太子的位置,就能到手。

    想到这里,她也有些倦了,便走过去,准备关门。

    可是,刚要关上门的时候,突然砰地一声。

    外面伸过来一只手,一把抵住了大门。

    “你——”

    南烟睁大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

    “不伤?你怎么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