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46章 下手的,是高皇帝
    就在这时,旁边又闪过了另一片亮光。

    南烟慢慢的转过头去,只见秦若澜举着一盏烛台,寂然的站在寒风中。

    她的目光也看着前方,祝烽消失的方向。

    风中的残烛,闪烁着一点微弱的光,映照在她那双明媚的眼瞳中,这个时候,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黯然,好像下一刻,就会在风中熄灭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的转头,也看向了南烟。

    两个人目光交汇,都安静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已经被寒风吹得全身冰冷的两个人才走进了南烟的房间里。

    秦若澜是自己走进来的。

    而南烟,也完全没有拒绝,两个人之间仿佛出现了一种默契,等到她进来,南烟关上门,又点燃了桌上的烛台。

    两盏烛台的光亮,让这个房间稍微变得明亮了一些。

    却仍然,照不亮秦若澜眼中的阴翳。

    她坐在桌边,看着那扑腾的火焰,神思好像已经陷入了一片迷惘当中。

    直到南烟走到了桌边,也坐下。

    她抬起头来看向南烟,说道:“他来找你?”

    “嗯。”

    “……”

    秦若澜沉默了一下,好像不愿意相信,或者,不甘心似得,又问了一遍:“他为什么会来找你?”

    “……”

    南烟看了她一会儿,平静的说道:“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

    “……”

    “我只知道,他进了冷宫,闯进了我的房间。”

    当然,也差一点要了她的命。

    直到这个时候,南烟才有点明白,当年叶诤跟她说的那句“梦中好杀人”,原来,并不完全是玩笑。

    她能感觉到刚刚那一刻,自己几乎窒息。

    甚至现在,她全身的骨头都还像是散架了之后,又重新拼接起来一样,很多地方,都痛得厉害。

    那一刻,她大概已经有一条腿迈进了地狱了。

    祝烽,是真的差一点杀了她。

    可是为什么?

    他为什么会突然莫名其妙的进入冷宫,又莫名其妙的找到自己,甚至,还要杀了自己。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而鹤衣说的“生死关”,又指的什么呢?

    想到这里,她抬起头来,看向烛光下面色苍白秦若澜,说道:“你曾经跟我说过,当年的他,跟现在不一样。”

    “……”

    “那当年的他,到底是什么样的?”

    “……”

    秦若澜安静的看着桌上的烛台,扑朔的火光照在她的眼瞳中,里面却有一处幽深的黑暗,仿佛是光也照不进去的。

    不知过了多久,她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轻轻说道:“当年的他,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

    “什么?”

    她的第一句话,南烟就不敢相信。

    没有安全感的人,怎么可能?

    像祝烽这样的人,勇敢而坚毅,面对任何困难都会勇往直前,他是所有人的主心骨,也是给所有人安全感的人。

    他,怎么自己没有安全感呢?

    “你不相信对不对?”

    秦若澜转头看向她,平静的说道:“但事实就是这样。他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就好像汪洋中漂泊的一叶孤舟,孤舟希望找到任何一个可以停靠的地方,却又惧怕那个地方会再起波澜,将自己陷入洪流当中。”

    “……”

    “他就是那样。”

    “……”

    “他不敢相信任何人,可是在他的内心,却又希望有一个人,可以让自己相信,可以让自己依靠。”

    南烟皱着眉头:“怎么会这样?”

    秦若澜一字一字的说道:“因为,他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什么?”

    南烟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没有过去,你是说——”

    “在十岁之前,他是没有记忆的。”

    “……”

    “他记不清自己的童年,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但我见到的他,就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南烟倒抽了一口冷气。

    祝烽不记得自己十岁以前的事?

    所以,他的记忆里,那是一片空白。

    可是,人的“来处”,人对自己的定位,或者说,人的性格的塑造,原本就是那段时间自我确认,自我定义的,可是那一段的记忆对他而言,却是空白。

    “……”

    南烟觉得外面呼啸的风一下子闯进了这个房间,也闯进了自己的脑海,将之前所有的思绪都搅乱了。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眼前那个山一样高大,让人依靠,给人安全感的祝烽,竟然曾经失忆过。

    他不记得自己的童年。

    那,他生活在当初高皇帝的那个皇宫中,是什么样的呢?

    所以他——

    “所以他,”秦若澜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非常的孤独。”

    “……”

    “他用了很长一段的时间,才学会跟人相处。”

    “……”

    “可是宫中——我想你也明白,不管任何时候,宫中都不是一个让人可以倾心相交,表露真心的地方。”

    “……”

    “他受过很多伤……后来,遇见了我。”

    南烟的喉咙一梗。

    她当然知道,遇到了秦若澜之后,发生了什么。

    祝烽这一生,心里最深的几道伤痕,就有她带来的。

    想到这里,她更是心痛如绞。

    她想到祝烽曾经说过,如果那个时候遇到自己就好了,而自己只是轻描淡写的笑说,那个时候自己年纪还小,就把这话题揭了过去。

    现在,她才真正明白,他那句话的意思。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出现,他是不是就不用受那些伤,也不用承受那些痛苦,那后来的他,是不是也不会有那种嗜血,嗜杀的残暴性情?

    南烟的呼吸都变得局促了起来。

    她伸手,用力的揪着胸前的衣襟。

    过了很久,她才抬起头来看向脸色苍白的秦若澜,她的眼中,满满的愧疚,似乎要从眼眶中满溢出来。

    只是现在,南烟没有心思,去理会她的“愧疚”。

    她问道:“那,他为什么会失去那段记忆?”

    “具体原因,没有人知道。”

    “……”

    “高皇帝也不让人知道。”

    “……”

    “但,听说下手的,是高皇帝。”

    “什么?”

    南烟又是一惊,愕然的看着她。

    秦若澜也看着她,郑重的说道:“听说,是高皇帝下的令,让他失去了以前的记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