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原来是这样吗……?

    原来,是这样的。

    一直以来,他只知道自己缺失了一部分记忆,却不管怎么样,都找不回来,只有的时候,在折磨他痛苦不已的噩梦当中,会有一点淡淡的,熟悉的感觉。

    好像,那就是自己丢失的记忆。

    但一直以来,他也拿自己那一段空白的岁月毫无办法。

    努力去创造属于自己的盛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留遗憾,实际上,也是他拼命的,想要填补那一部分空白的原因。

    但现在,脑海里浮现出的这一段对话,让他隐隐的明白了。

    原来自己的记忆,是这样丢失的。

    高皇帝,是他为自己,做下的决定。

    可是,做下了这样决定的高皇帝,却不再像过去那样器重自己,毕竟,一个失去了一部分记忆的皇子,一个心中潜藏着心魔的皇子,一个有着领兵天赋的皇子……

    一个,不知何时,甚至,随时,可能变成嗜血狂魔的皇子。

    他没有办法全心的信任。

    更不可能,将自己半世辛劳打下来的江山,交给他。

    所以,他对自己的态度,变得冷漠疏离,甚至处处提防;后来,他让自己去了北平,在边关镇守,用自己领兵的天赋,和心中始终无法熄灭的杀意,去对付炎国最大的心腹之患——倓国。

    哈哈,哈哈哈哈……

    祝烽在心里,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自从那些事之后,他很少发自内心的笑,但这个时候,他是真的在心里笑。

    可是,一边笑,却一边感觉到有一把锋利的刀,在自己的心中不断的翻绞,直至血肉模糊,血流如注。

    这么多年来,自己就这样浑浑噩噩的。

    以为掌控了天下。

    可到头来,却连自己的过去,都一无所知。

    想到这里,他的心更是碎裂成了一片一片,而那一把不断的往他心头捅的刀,仿佛又开始翻绞他的脑海。

    剧痛随之传来。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想不起来?

    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

    越是想要去想,那种剧痛越是排山倒海的袭来,让他渐渐失去理智,而那股熟悉的杀意,如潮水一般不断的在心头翻涌,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淹没。

    杀!

    杀!

    他想要杀,杀掉所有的人,毁灭一切!

    就在他不断的握紧拳头,不断的绷紧全身的血脉的时候,耳边响起了许多人急切的呼喊:“皇上!”

    “鹤衣,怎么办?”

    “皇上这样,怕是要不行了!”

    “快想办法啊!”

    ……

    这些嘈杂的声音,更是让他心头的业火直冲头顶,简直恨不得立刻就将这些人全部杀掉,让他们全都安静下来。

    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而这个时候的他,在周围的人看来,则是面色赤红,头顶,脖子上,甚至手臂的上的青筋血管都根根暴起,只要再过一刻,恐怕就要血脉崩毁而亡了。

    但他自己,全然不知。

    只是被那种蒸腾的杀意折磨着。

    下一刻,一个清冷的声音道:“只能这样了!”

    祝烽咬紧牙关,用尽全身的力气,终于睁开了双眼。

    而就在他睁开眼睛的一刹那,他看到了眼前扑腾的烛光,好像在他的周围,摆成了一个奇怪的阵法,火焰随着这一刻紧绷的起风,似乎也凝结了起来。

    诡异的光芒,照亮了眼前的人。

    鹤衣——!

    祝烽只来得及看清他,就看到他身法如飞,衣袖翩然,一只手猛地伸过来,仿佛云雾中突然穿过的一道清风。

    直直的袭向了自己的眉心。

    “中!”

    鹤衣第一次露出了清冷与温和以外其他的表情,眉心紧蹙,那双照世明灯一般的眼睛里,也燃起了火焰。

    可就在他的手指只差分毫,就要点中祝烽的眉心的时候,突然祝烽一偏头,躲过了这一击。

    “……!”

    鹤衣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他们完全没想到,即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祝烽那种武人和战斗的本能,还是丝毫不退。

    下一刻,他猛地从起身,双臂一展,一股强悍的气力骤然爆开。

    顿时,鹤衣被他一击击退了好几步,硬生生的撞在了后面的墙上,旁边的人也全都跌倒在地。

    “杀!”

    祝烽赤红着一双眼睛,狠戾的看着他们。

    |

    冬日的北方,天亮得很慢。

    即使已经看到了东方的一点天光,但真正要等天亮起来,还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南烟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犹自漆黑的一片。

    不知为什么,她的心,完全安静不下来。

    甚至,在秦若澜走了之后,内心就像是烧开的水一样,更沸腾得厉害,让她不管呼吸心跳,都有一种被放在火上炙烤的感觉。

    这时,她按捺不住,往外走去。

    冉小玉急忙走过来:“娘娘,你要去哪里?”

    “我,我要去皇上的寝宫看看,我要去看他。”

    “可是——”

    “我知道,我已经被打入冷宫,出去就是死罪。”南烟说着,眉心紧皱,道:“若是平时,我是绝对不会这样出去的,但昨晚,皇上突然这样跑到冷宫来找我,看他的样子,又好像完全认不清我,我,我真的很担心。”

    更重要的是,如果真如秦若澜所说,祝烽曾经的心魔,让高皇帝选择让他失忆才能压制。

    那这一次——

    她说道:“不行,我一定要去看他!”

    “……”

    冉小玉看着她担心的样子,也只能说道:“那好,要去现在就去,趁着天还没亮,宫中没有多少人走动,奴婢保护你过去。”

    “嗯。”

    于是,两条人影匆匆的离开了冷宫。

    就在他们躲开了路上走过的宫女太监的察觉,按照金陵皇宫的地形,总算找到了皇帝的寝宫的时候,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一阵混乱。

    “皇上!”

    “皇后小心!”

    “鹤衣大人!”

    怎么了?

    南烟和冉小玉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二话不说,急忙往里走去。

    刚走进去,就看见寝宫的门砰地一声被人推开,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猛地冲了出来,直直的冲到了南烟的面前。

    他带来的风中,有他的气息。

    还有一股强烈得几乎能化作形体的杀意!

    南烟抬起头来看着他——

    “皇……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