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南烟的鼻子一酸,说道:“既然如此不知所谓,那简二公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

    听到她这样问,简若丞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复杂的神情。

    “你不知道?”

    “……”

    南烟愣了一下,不知道他是在说自己不知道什么,刚要问,他却又自问自答似得,轻轻的说道:“你不知道。”

    他的声音,显得非常的孤独。

    “……”

    看着他孤独的神情,不知为什么南烟有一种心酸的感觉。

    她轻声道:“二公子……”

    她好像从他寂寞的眼神中读到了什么东西,正要再说什么,却见简若丞沉默了一会儿,再抬头看向她,脸上又恢复了以往那熟悉的“简若丞的微笑”,温润而温柔,轻声说道:“也好。你不知道,最好。”

    “……”

    这个时候,虽然心里有许多的疑惑,但南烟知道,他是什么都不会说了。

    像简若丞这样的人,是最平和温柔的。

    但,当他打定主意什么都不说的时候,任何人,任何力量,都不能撬开他的嘴。

    南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好,我不问。”

    “……”

    “但我总可以问,你们把我劫出宫中,是想要做什么吧?”

    “……”

    “难道,就是为了拿我当一个人质吗?”

    说到这里,她的神情显得有些凄然:“可你们应该知道,我在大祀坛说过那些话,已经是一个戴罪之身,不管是对前朝还是对后宫,我都没有任何价值。”

    “……”

    “甚至,有些人会想要杀我。”

    听到这句话,简若丞沉静的双眼中微微一荡,激起了一丝涟漪。

    他看向她,声音仍然温柔:“那这样,对你来说,不是——也好吗?”

    南烟一愣。

    “我知道后宫,还有前朝,有人想要杀你,有人想要取你而代之。”

    “……”

    “你在冷宫,其实是危机重重。”

    说到这里,他长舒了一口气,道:“那也许,宁王殿下将你劫走,反倒是救了你。”

    南烟皱起了眉头。

    虽然话是没错。

    她知道自己这个贵妃得罪了多少人,有多少人想要将自己除之而后快,若不是如此,冉小玉也不会要紧跟在自己身边,连她都知道,自己被贬入冷宫之后,四周危机四伏。

    可是,现在被宁王劫走,就安全了吗?

    不过是出了龙潭,又入虎穴罢了。

    南烟皱着眉头看向他,而简若丞也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柔声说道:“不管怎么样,既然事已至此,你就不要太担心。”

    “……”

    “宁王……暂时不会动你。”

    “……”

    “你就当出宫避祸吧。”

    说完,便转身往外走去。

    而就在他走到门口,伸手要推开大门的时候,又停了下来,回头看向床上的南烟,沉默了一下,说道:“其实,宁王的封地上,风景是不错的。”

    “……”

    “你以前总是来去匆匆,都没有去过吧。”

    “……”

    “这个时候,就当是游玩,看看宁王封地的风景,也不错。”

    南烟坐在床头,听到他这句几乎前言不搭后语的话,莫名其妙的皱起了眉头。

    什么意思?

    现在,不是自己要考虑自己的生死,还有朝廷的安危的时候吗,他却反倒说,让自己去宁王的封地看风景。

    那里的“风景”,有什么好看的。

    她皱着眉头,半晌回不过神来。

    而简若丞已经推门走了出去,不过他刚刚走出去关上大门,却看见之前已经离开了那个房间的宁王祝煊,这个时候正抱着双臂,靠在外面屋檐下的一根柱子上,手里捏着一把扇子。

    一副优哉游哉的神态。

    简若丞一看到他,倒是一愣,但立刻说道:“殿下原来还没走?”

    祝煊微笑着说道:“本王是担心,不知道若丞你会对她说什么。”

    “怎么,难道殿下觉得,若丞会跟她说你的秘密吗?”

    “……”

    “若丞现在已经是殿下的幕僚了,殿下的秘密,我自然不会对外传的,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这一点,还望殿下铭记。”

    “……”

    祝煊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

    原本这种话,大家心知肚明就可以,但简若丞这样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就好像在当面的讽刺——我是真心待你,可你对我的怀疑,却让我的真心蒙尘一般。

    让他有点尴尬。

    祝煊立刻微笑着说道:“若丞,你误会本王了。”

    “哦?”

    “本王是觉得,你总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

    “什么时候,才能抱得美人归啊?”

    “……”

    简若丞的眉头又是一蹙,挺了挺腰背,沉静的说道:“殿下这话可以不必再说。美人,是别人的人,若丞只想要保护她,并不想要得到她。”

    “你这话,本王可不同意。”

    祝煊晃着手中的扇子,慢慢的走到他身边,戏谑的笑道:“花开当折直须折。既然现在她已经承认了自己的不贞,也离开了后宫,被后宫除名,那是迟早的事。”

    “……”

    “甚至有可能,会被杀。”

    “……”

    “你这么做,是救她,不是害她。”

    “……”

    “再说了,”祝煊用眼角瞥了他一眼,声音中带着几分尖锐,说道:“你到本王身边,不图名不图利,连女人也不图,那本王就真的要怀疑,你到底图什么了。”

    “……”

    “对本王而言,有欲望的人好控制,因为本王可以控制他的欲望。”

    “……”

    “没有欲望的人,让本王如何相信,自己能控制他呢?”

    简若丞的目光一闪。

    祝煊用扇子敲了敲他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好好想想吧。”说完,慢慢悠悠的走了。

    简若丞眉头紧锁,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

    眉宇间,浮起了一丝阴霾。

    而同样的阴霾,也飘过了北平城中,皇宫内,昏迷不醒的祝烽的脸上。

    许妙音正站在门口,听见小顺子从外面传来的消息。

    她惊愕的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冷宫那边出事了?贵妃被——”

    就在这时,守在床边的鹤衣突然沉声道:“皇上!”

    躺在床上的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