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不认识这个人,却又在自己潜意识的指引下,找到了她。

    所以——

    他喃喃道:“是你吗?”

    秦若澜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的走到他面前,莲步姗姗,姿态优美,然后对着他盈盈拜倒。

    “皇上。”

    “你——”

    “妾不知道皇上要找谁,但妾一直在这里等着皇上。”

    “……”

    “而皇上,终于来了。”

    听到她柔美的话语,原本对于周遭的一切都记忆不清,心中也充满了堤防的祝烽,倒是缓过了一口气。

    自己刚刚完全不知道要找谁,只是凭着心中的一股冲动,还有那莫名的感觉,走到了这里。

    既然她说,她一直在这里等着自己,那想来,自己要找的就是她了。

    只是——

    不知为什么,心里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他以为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却是落在了一根针上,而那根针,又隐隐的扎在自己的心头。

    总是有一点莫名的刺痛。

    但她还是走上前去,伸手将她扶了起来:“你且起来吧。”

    “皇上……”

    秦若澜抬起头来,一双美目中泪光闪闪,格外动情的看着他。

    像是情难自禁一般,她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里,用力的抱住了他。

    “皇上!”

    “……”

    这样软玉温香的抱满怀,也的确让人感到非常的舒服,自从醒来之后,对周遭的一切都是非常警惕的心态,让他这个脑子里一片空白的人,也非常的累。

    而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这样情动的表现,似乎是一个可以相信的人。

    看来,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真的是她了。

    祝烽伸手拍了拍她纤细的肩膀。

    “那你,跟朕回去吧。”

    “皇上……”

    这一幕倒颇有几分“破镜重圆”的意味,可站在祝烽身后的鹤衣和叶诤他们,眉头紧锁,心情却沉了下来。

    这个房间,应该是冷宫中安排给贵妃住的。

    前几天是南烟被劫走,这个房间应该空下来才对。

    怎么秦若澜会出现在这里?

    而祝烽从寝宫一路走过来,难道真的是要找她?

    他都已经失忆了,还记得秦若澜?

    还是说——

    许妙音沉默了一下,但作为后宫之主,她还是上前一步,郑重的说道:“皇上,皇上真的要这么做吗?”

    祝烽的眉头一拧:“当然。”

    他心里有一种感觉,或者说冲动,一定要找到这个人,而找到她之后,就要好好的保护她,呵护她,不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他当然要把她带离这里,让她留在自己身边。

    叶诤他们面面相觑。

    显然,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

    叶诤下意识的说道:“可是皇上,贵妃她……”

    “贵妃”!

    这两个字一出口,祝烽突然抱着脑袋,好像头疼欲裂一般,整个人都缩了起来。

    “啊!”

    一见他这样,众人都吓坏了,急忙围了上来。

    “皇上你怎么了?”

    “是又犯病了吗?”

    “皇上,你哪里不舒服?”

    祝烽两只手用力的抱着头,脸色苍白,咬着牙,一字一字的道:“疼,好疼……”

    “怎么会这样?”

    叶诤在一旁看到他这样,顿时有些慌了。

    要知道,这可是祝烽。

    他从来都是最会忍耐的那一个,在战场上,即使身中数刀血,血流如注,他也会咬紧牙关,哼,都不哼一声。

    可现在,只是听到自己说了“贵妃”两个字,他就痛成这个样子。

    而且还突然对秦若澜变得这么亲近。

    这到底——

    那个所谓的“太上忘情”,到底会让他变成什么样子?

    叶诤急切的上前,想要伸手扶起他:“皇上。”

    而秦若澜却先一步。

    她双手半扶半抱着祝烽,轻声轻声说道:“皇上龙体抱恙,就先回去休息,其他的事就不要管了。”

    “……”

    祝烽用力的咬着牙,抵抗着脑海中那如同刀绞一般的剧痛。

    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痛苦。

    他咬着牙道:“扶朕回去。”

    “是。”

    秦若澜应声,扶着他,从所有人的面前慢慢的走过,离开冷宫,回到了他的寝宫。

    看着他们的背影,鹤衣和许妙音两个人都立在原地,神情凝重。

    叶诤却有些按耐不住。

    他转过头来,急切的对鹤衣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皇上醒来之后什么人都不找,偏偏来找她?”

    “这——”

    鹤衣也说不明白。

    他不知道祝烽是要来找“这个房间里的人”,还是要来找“这个人”。

    但总之,他现在找到了秦若澜。

    他沉声说道:“皇上第一次服下‘太上忘情’的时候,我们这里所有的人,只有宁妃——只有秦若澜,是当时在他身边的。也许……”

    一旁的许妙音道:“所以他的心里只对秦若澜有感觉?”

    “或许吧。”

    一旁的叶诤急了:“那贵妃呢?”

    “……”

    “为什么我刚一提到贵妃,皇上就头痛欲裂,那么难受?”

    “……”

    “为什么我们这些人他虽然忘记了,但只要一说,他都能慢慢想起来,偏偏贵妃不行。”

    “这——”

    鹤衣沉吟了半晌,慢慢说道:“太上忘情,太上……忘情……”

    “……”

    “忘的是——情。”

    叶诤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你是说,皇上可能想起所有的人,但唯独想不起贵妃?”

    “现在看来是这样。”

    祝烽现在只能接受自己内心引领找到的秦若澜,却完全无法接受贵妃这个人。

    还是药的影响。

    他又叮嘱道:“皇后娘娘,叶诤,最近这段时间千万不要再刺激皇上,毕竟第一次用药之后出现了什么状况,谁都不知道,刚刚大家也看到了,只是‘贵妃’两个字就会刺激得皇上如此痛苦。”

    “……”

    “若再提起他的事,我怕皇上撑不下来,到时候——”

    许妙音的脸色一白:“又会像之前那样吗?”

    “极有可能。”

    叶诤说道:“那我们能做什么?贵妃被劫走,皇上又这样!”

    鹤衣说道:“除了贵妃的事之外,皇上对其他的事似乎都能很平和的接受,再过两天主持大局应该不是问题。”

    “……”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叶诤眉头紧锁,心里想着该如何回去跟冉小玉交代。

    而许妙音的脸色,苍白中带着一点铁青。

    秦若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