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南烟站在他的身后,听到这个消息,眉头皱了起来。

    她下意识的问道:“有没有说,皇上出什么事了?”

    赵乾自然有些意外,明明是自己在跟宁王殿下说话,怎么突然出现一个女人插嘴。

    他迟疑了一下:“你是谁?”

    南烟的册封大典,虽然是震惊天下,但也不是每一个官员都能到场庆贺,这一位赵乾大人就没有见过贵妃的模样,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一旁的祝煊听了,立刻说道:“哦,她,是本王的贵客。”

    “哦……”

    赵乾上下打量了南烟一番,看她的容貌,倒是秀美端庄,想来,只怕又是这位风流成性的宁王殿下出去寻到的美人。

    只是,太不懂规矩了。

    这种事,一个普通的女人,怎么能问呢?

    偏偏,南烟一听到北平的事,整个心神都扑在那上面了,急忙又追问了一句:“皇上怎么样了?”

    赵乾又皱了一下眉头。

    倒是祝煊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了一丝冷意,然后说道:“是啊,赵大人,本王也想知道,这么多天北平那边都没有一点命令传来。皇上最近,如此懈怠吗?”

    “这……”

    事关皇上,赵乾自然不敢乱说。

    只陪笑道:“具体情况,下官是真的不知道。若北平那边有什么消息传来,下官一定第一个通知宁王殿下。”

    “好吧。”

    祝煊点了点头。

    他又跟码头上的人敷衍了一番,这些人毕竟都是他将来做大事的助力,不能马虎,等到一切处理完,已经是暮色降临。

    他们上了马车,开始往城内走。

    走了大概有一个多时辰,马车停在了宁王府,南烟也跟着他们一起走了进去。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而这里,却是灯火辉煌。

    才刚走进大门,就听见了一片莺莺燕燕的声音,抬头一看,是一群穿红着绿,花容月貌的女子兴高采烈的飞奔了出来。

    目标,当然是祝煊。

    一下子,祝煊就陷身在花丛当中。

    之前,只是听说这位宁王殿下风流,并没有真正的剑过,现在一看,传闻真是不虚。

    南烟不由得想到了冉小玉,想到祝煊那些日子在冉小玉面前献殷勤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几分真,几分假。

    但不管他真或假,冉小玉是绝对不会委身这样的人的。

    想来,还是叶诤好。

    南烟心里想着,而另一边已经热闹得不行,那一群姬妾将祝煊团团围在中央,就像是唐三藏落入了妖精洞似得,只是,他是乐在其中的。

    勾勾这个的下巴,捏捏那个的脸颊。

    “王爷,你离开这么久,想死奴家了。”

    “就是嘛,王爷把我们忘了吧。”

    “王爷一定在外面又打野食了,不然,不会这么久都不回家的。”

    ……

    那些女人说着,目光就落到了南烟的身上。

    想一支支锋利的刀剑。

    南烟被她们瞪着,自己也愣了一下,全然不知只是一瞬间,自己就成了这些女人的公敌,毕竟,这些女人都是祝煊一次一次外出游玩带回来的,她们也非常熟悉这个过程了。

    于是,敌意渐起。

    南烟也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

    立刻有人娇弱的趴在祝煊的怀中,轻声说道:“王爷,你怎么找了一个这么泼辣的女人回来?吓死人了。”

    幸好这个时候,祝煊笑着说道:“你们不要在这里争风吃醋,她——可不是本王找回来的。”

    “哦?”

    那些女人一听,眼睛亮了:“那她,是谁?”

    祝煊勾着嘴角,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头对着施一儒说道:“有没有给贵妃娘娘安排房间呀?”

    “王爷恕罪。”

    施一儒说道:“是属下疏忽,并没有为贵妃娘娘安排房间。”

    周围的姬妾一听才知道,这个女人竟然是贵妃。

    全都惊讶得安静下来,睁大眼睛看着她。

    而南烟则是皱起了眉头。

    没有给自己安排房间,也就是说,今晚自己要风餐露宿吗?

    不过看宁王和那个施一儒的表情,这应该不是他们的疏忽,而是他们有意为之。

    好像故意要为难自己。

    于是南烟冷冷说道:“宁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嘛——”

    祝煊拖长了声音,脸上浮现出别有深意的笑容,似乎用眼角瞥了站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简若丞一眼。

    南烟也下意识转头看去。

    只见简若丞抬起头来,说道:“贵妃娘娘,请随在下来吧。”

    南烟眉心一蹙,而祝煊立刻笑着说道:“本王就知道,若丞,你是个妥当的人,就算本王和服上的人有疏忽,你也一定会把一切安排得天衣无缝。”

    说完对着南烟道:“贵妃娘娘就安心的跟若丞去吧,本王累了,要休息了。”

    说完抱着他的那些姬妾,转身笑着离开了。

    留下他们两个人,沉默相对。

    简若丞转过头来看向南烟,说道:“娘娘,天色已晚,请跟我来。”

    “嗯。”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能依靠的也就只有他这一个人了。

    于是南烟跟着他,转身往另一边走去。

    宁王府要比之前在被北平的燕王府大得多,也奢华得多,一路走过去,甚至能看到园中的花木上,都缠绕着华美的锦缎,大概是因为这些花木都枯萎了,为了不显出败丧的样子,所以这么做吧。

    真是奢侈。

    他们走了许久,这个时候天色越来越暗,而南烟明显的感到,简若丞带她离开了王府的主建筑群,走到了一处很偏僻的地方。

    心里还是升起了一丝不安。

    他,要带自己去哪儿?

    正想着,他们已经绕过了王府中的一个湖,又过了一座桥,这个地方更是寂静,连人声都听不到了。

    他要安排自己住在这里?

    这里,又是燕王府的什么地方?

    南烟心里正不安的时候,他们走到了一个小院子里。

    眼前,三间精舍矗立在夜色当中,房子后面种了一些青翠的竹子,显得既优雅,又幽静。

    简若丞走过去,推开房门。

    “娘娘,请。”

    “这是什么地方?”

    南烟迟疑的看着他。

    似乎也感觉到了南烟眼中的戒备,简若丞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是我的房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