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而在另一边的北平城,冰雪封天。

    整个皇城被厚厚的落雪装点得格外的晶莹剔透,像一座冰雪之城一般。

    在这样的冰雪之城中,一个纤纤丽影走过雪地。

    是秦若澜。

    她原本就貌若天仙,只是神情清冷,给人不易靠近的感觉;而此刻,她穿着一身雪白的貂裘,更衬得肌肤如玉眸若点漆,那张惯常清冷的脸上,透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样一点亲切的笑意,更让她看起来美得惊人。

    整个人仿佛冰雪化作的仙子。

    而此刻,她在雪地里走着,像是也丝毫感觉不到冷。

    因为心里是温暖的。

    因为她要去御书房见祝烽。

    这几天发生的事,对她来说就像是做梦,自从当初那件事之后,祝烽和她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冰冷而疏远,两个人虽然共同孕育出了一个儿子,可相见的时候,却像是陌生人。

    尤其祝烽对着自己的时候,甚至连目光都不愿意往自己的身上放。

    她知道他恨她。

    但,也是因为曾经的爱。

    当初他有多爱自己,在知道被欺骗了之后就有多恨自己。

    而秦若澜自己并不是没有后悔过,只是那个时候为了家族,也因为父亲的心血,她无法选择。

    其实痛苦的不仅仅是祝烽一个人,自己这些年来也一直在悔恨和痛苦中挣扎着。

    两个人形同陌路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有了这样的机会,祝烽忘记了过去的一切,又重新接纳了自己。

    这也许就是上天给自己和他再来一次的机会吧。

    想到这里,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漫漫不禁的笑意。

    但就在她微笑着前行的时候,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影拦在了她的面前。

    是许妙音。

    自从那天,祝烽将自己从冷宫带过来之后,许妙音的态度就变得非常微妙了起来。

    说敌意倒也说不上。

    但作为女人的直觉,秦若澜很清楚,许妙音并不希望自己留在祝烽的身边。

    当然,她也明白为什么。

    许妙音不能生育,她膝下无子,而自己的孩子,祝成轩一直在她的身边养到现在,她已经将成轩当成了自己嫡子。

    现在自己重新得到祝烽的宠爱,她只怕也要担心自己会把成轩从她的身边抢回来。

    秦若澜沉了一口气,慢慢的走上前去,俯身行礼:“拜见皇后娘娘。”

    许妙音面色还算平静的看着她,但眼神却显得十分凝重。

    沉声说道:“听说皇上要册封你。”

    秦若澜说道:“回皇后娘娘的话,皇上不是要册封妾,而是要让妾复位。”

    “……”

    “等到皇上的诏书下来,妾就又是宁妃了。”

    “那本宫该恭喜你。”

    “还望皇后娘娘今后多多指教。”

    说完,她又行了个礼,便准备从许妙音的身侧走过。许妙音却又说道:“这么急干什么?本宫的话还没有说完?”

    “原来皇后娘娘是有事要找妾,”秦若澜的态度不咸不淡,平静的说道:“妾只是想早一点去御书房,毕竟是皇上召见妾,妾不敢迟缓。”

    “……”

    许妙音的气息又沉了一下。

    她当然也知道,这些天祝烽对秦若澜非常的亲近,虽然不到专宠的地步,但也差不多了。

    可是,他的情况,又跟之前,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似得,宠爱凤姝的情况不太一样,看得出来他很清醒,除了忘记了过去的很多事,以及——不能在他面前提起“贵妃”。

    只是,他现在的情况特殊,除了要回想起身边的每个人,还需要慢慢的熟悉朝政。

    可是,有秦若澜在,他们总是没有办法插手。

    许妙音说道:“皇上召见你,你当然应该去,但你也应该知道,现在风雨飘摇,朝廷正处在多事之秋,皇上经历了这件事之后,他的精力,应该多用在熟悉和处理朝政,而不是——”

    说着,许妙音目光严厉的看了她一眼。

    秦若澜沉默了一下。

    她的眼中,似乎也闪烁着一点矛盾的光芒,但过了一会儿,脸上就浮起了一点淡淡的笑容,说道:“皇后娘娘说的这些事,自然有朝中的大臣去办。妾,不过是一个刚刚离开冷宫的罪妇,现在,也还没有正式的复位。”

    “……”

    “妾能做的,就是守在皇上身边,为他分忧解难。”

    “……”

    “仅此而已。”

    “分忧解难,也要看怎么做!”

    许妙音道:“当初的贵妃,为皇上分忧解难,从来不是将皇上从政事里拉出来,拉到自己的身边,而是为皇上理清思绪,等到皇上处理完了朝政,她才会伴驾。”

    “……!”

    一提起“当初的贵妃”,秦若澜的脸上就好像被抽了一鞭子似得。

    她的脸色一沉,强颜笑道:“皇后娘娘……宫中最近,似乎不好再提‘贵妃’二字了。”

    “……”

    “妾要怎么做,妾心里也知道。”

    “……”

    “妾不会去学别人,更不愿意,做任何人的替代品!”

    说完,她对着许妙音又行了个礼,便不再管她的阻拦,直接往御书房走去。

    许妙音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神情更凝重了一些。

    而直直往前走的秦若澜,心情也并不轻松。

    司南烟……

    司南烟……

    这些天,虽然因为祝烽的特殊情况,贵妃这个人就像是一个禁忌,在后宫当中不允许任何人再提起,可是,她却总是好像能看到她,能听到她。

    谁看她,都像是拿她跟贵妃比较。

    可是,自己做什么要跟她比?

    她咬了咬牙,沉声说道:“已经十几年了,十几年的时间,我跟皇上形同陌路,好不容易,他终于肯重新宠爱我,重新回到我的身边……”

    “……”

    “我只是要这一段时间,也不行吗?”

    正想着,抬起头,她已经走到了御书房前。

    对,她只是要这一段时间。

    她并不是要成为一个诱惑君主的妖妃,也不是想要让祝烽沉溺美色不能自拔。

    她,只是想要重温旧梦。

    这么多年了,她盼了这么多年,总算盼到了这一天。

    想到这里,她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推开了御书房的大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