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哼,我就知道,”

    在长清城内,宁王府中,祝煊的书房里,他打开一封密报,看了一遍,然后冷笑着说道:“朝廷,怎么可能不对本王下手。”

    这时,坐在另一边的翟云神情紧张的说道:“他们,要对王爷用兵了?”

    “那倒没有。”

    祝煊摆了摆手,然后说道:“不过,朝廷往辽东这边接连加派了好几个按察使。”

    “按察使?”

    一听到这个,翟云的眉头皱了起来。

    之前那个刺头按察使,就一直跟宁王不对付,这一次,又加派了几个过来——

    “摆明了是想要按住本王。”

    “就只是这样?”

    “还不仅如此。”祝煊说道:“这是朝廷台面上的动作,今天上午,本王已经得到消息,鹤衣通过尚书台那边发布了一道命令,开始管制辽东这边的铁器。”

    一听这个,翟云的脸色沉了下来。

    不过,他没有立刻说什么,而是看了另一边,脸色有些苍白,一直低垂着眼眸默然不语的简若丞。

    突然说道:“简二公子。”

    “嗯?”

    简若丞立刻抬起头来看向他。

    翟云似笑非笑的说道:“王爷在说这么要紧的事,怎么在下看到简公子有些走神呢?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那,你对朝廷的这几道政令,有什么看法?”

    他原本是想要为难简若丞,但简若丞却很平静的说道:“朝廷想要防范王爷的态度是很明显的,不过,现在王爷还没有任何的把柄在朝廷手中,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

    “而且,你们发现了吗。”

    “什么?”

    “所有的政令,都是尚书台发的,而非皇上的手谕,或者圣旨。”

    一听这话,祝煊的眉头也挑了一下,立刻低头去看。

    的确,密报上,包括今天他得到的消息,一个字都没有牵涉到祝烽,所有的命令,都是鹤衣,中书省,还有尚书台的事。

    所以——

    祝烽现在是隐而不发,还是,他还不能处理政务?

    如果是前者,那么现在,自己就应该着手准备了,事实上,他也一直在准备,从未懈怠,只是不能让人察觉罢了。

    若是后者,那就有意思了。

    祝煊看了简若丞一眼,说道:“那,若丞,你认为现在皇上是个什么态度?”

    “帝心九重,在下也不敢揣测。”

    说着,简若丞看了他一眼,道:“不过,有一件事,在下倒是要提醒王爷。”

    “你说。”

    “不管皇上如何,既然朝廷已经发出了这些政令,证明已经开始对王爷动手。”

    “……”

    “王爷,不可不防。”

    翟云看了他一眼,心中冷笑道:废话。

    不过,他已经跟简若丞明里暗里的斗过好几次了,祝煊从不摆明态度,只是让他们不要内讧,所以,他现在也不能太明着与简若丞为敌。

    而听到简若丞的话,祝煊笑着说道:“不错。”

    “……”

    “事实上,本王已经有一个打算了。”

    “什么打算?”

    简若丞和翟云异口同声的说到。

    祝煊笑了笑,说道:“朝廷不是在管制这一边的铁器流通吗?本王在回来之前,已经写了书信,要做一笔买卖。翟云,就是令尊帮忙拉的线。”

    “哦?”翟云说道:“这件事,在下都不知道。”

    “呵呵,事情不成,本王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免得横生枝节。不过现在,差不多可以谈成了,本王也就告诉你们。”

    “不知道是什么买卖。”

    “当然就是——铁器的买卖。”

    他说的是“铁器”,但简若丞和翟云都很清楚,所谓的铁器,也就是兵器。

    他要购买兵器,也就意味着,要准备大规模作战。

    祝煊又接着说道:“三天,卖家就要来了,还剩最后一点,这笔生意就能谈妥。若丞——”

    他说着,看向简若丞:“这件事,本王打算让你去谈。”

    “我?”

    简若丞愣了一下。

    一旁的翟云一听,立刻说道:“王爷,为什么不让我去?”

    祝煊笑着说道:“因为府里还有一些事,本王需要你的协助。这笔生意,已经到了最后一个关头,对方开出了一些条件,本王想着,若丞曾经在朝中身居高位,很清楚跟人如何谈条件。所以,这件事,就让若丞跑一趟了。”

    说着,他笑眯眯的道:“如何?”

    “……”

    简若丞沉默了一下,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这,当然没问题。只是不知道,要在哪里谈,对方是谁。”

    “对方嘛,你去了就知道了。至于在哪里谈——”

    祝煊笑道:“在海上。”

    “海上?”

    简若丞吃了一惊:“卖家是在海上来的?”

    “不错。”

    “……”

    “所以,你这两天要做好准备,两天之后,就准备上路。”

    简若丞想了想,说道:“可以,不过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

    祝煊道:“不会是,你想要把那位贵妃娘娘带在身边吧。”

    “正是。”

    “你们,还真是好得一刻都分不开啊,”祝煊似笑非笑的说道:“可是,本王怎么听说,你每晚都睡在地上,而且,还被关在门外。”

    简若丞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但立刻说道:“这件事,还请王爷不要过问。”

    翟云道:“你让王爷不要过问,你又要把那个女人带走,是不是什么好事你都占尽了?”

    “哎,翟云不要冲动。”

    祝煊伸手拦住了他,又看了简若丞一眼,笑道:“看来,若丞是担心自己走了之后,那位贵妃娘娘孤身一人留在宁王府,你不放心,是吧?”

    “……”

    “没问题,你可以带上她一起上路。”

    “……”

    “不过,不要让她坏了本王的事。”

    “这是当然。”

    他们说定了之后,又闲话了两句,正准备起身离开,管事施一儒走了进来,禀报道:“王爷,巡抚大人那边派了一个人过来,说是朝廷又有一项旨意。”

    “哦?”

    祝煊和简若丞都睁大眼睛对视了一眼。

    刚刚才说,祝烽一直没有亲自下达过什么旨意,这么快,他的旨意就来了?

    是要做什么?

    祝煊立刻要往前面正堂去接见,才走到一半,就看见遇见了司南烟。

    她正在这府里闲逛。

    一看到她,简若丞立刻走上前去:“你,怎么出来了?”

    到了宁王府这些日子,虽然宁王没有明白着下令关押她,甚至还给了她一些自由,让她可以随意在宁王府的某些地方行动,这种待遇,比起之前所想的“人质”待遇,的确要好太多了。

    可是,简若丞还是不太愿意让她出来。

    毕竟,这里是宁王府。

    因为大祀坛上她的出现,让宁王的计划功亏一篑,这里有许许多多都是拥护宁王的人,这些人恨透了她。

    甚至,不排除有一些人,想要除掉她。

    所以,大多数时间,简若丞都留在自己的房内,也是守着她。

    一看到她出现,他立刻就有些紧张。

    南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不能出来吗?”

    简若丞被她问得一愣。

    这时,身后的祝煊也笑着说道:“是啊,若丞,本王将贵妃娘娘请回来,也没有限制她的自由,怎么反倒是你,护花情切,连门都不让她出吗?”

    这种戏谑的话,自然让简若丞耳朵发红。

    南烟听着这种不正经的话,脸色也微微的沉了下来。

    但,她没有接话,而是看向祝煊:“看宁王殿下行色匆匆的样子,不知道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祝煊看了一眼前面,眼珠转了转,然后说道:“也没什么,只是听说,朝廷那边有一道旨意。”

    “哦?”

    一听说是旨意,南烟的心跳了一下。

    是祝烽吗?

    他,有什么旨意?

    会是,跟自己有关的吗?

    想到这里,她脸上的神情立刻从清冷变得有些迫切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盯着祝煊,而祝煊想了想,笑道:“贵妃娘娘若想要知道,不妨跟着本王过去一听。”

    “好。”

    说完,南烟便跟着他往那边走去。

    简若丞皱了一下眉头。

    不知为什么,他下意识的想要阻止,可是这个时候,又实在没有阻止的立场。

    也只能和他们一起,走到了正堂。

    刚一走进去,就看到一个朝廷的官员站在里面,品级不高,只有五品,毕恭毕敬的对着祝煊行礼:“拜见宁王殿下。”

    “嗯,起来吧。”

    祝煊走过去,只淡淡的一摆手,然后坐到了正堂上方的座位上,说道:“听说朝廷那边又传来了新的旨意?”

    “是的。”

    “不知,是什么样的旨意啊?”

    那人站在堂前,陪笑着对着祝煊说道:“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传到了各级府衙,大家都要往朝中进贺,所以,巡抚大人让小人过来支会王爷一声。”

    “进贺?”

    堂上的人顿时有些意外。

    难道,这个时候的朝廷中,还有什么喜事吗?

    尤其是南烟,听到进贺两个字,更是眉头都皱了起来,她几乎按捺不住的要发问,这时,一旁的简若丞不动声色的按住了她的手腕。

    南烟的手一颤。

    但简若丞并没有收回他的手。

    祝煊道:“说吧,朝廷有什么喜事?”

    那人道:“两天后,皇上要重新册封宁妃娘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