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81章 一种近乎病态的执拗
    轰隆一声。

    好像惊雷一样在身边炸响,南烟猛地闭上了眼睛。

    虽然闭上眼睛,手却一点都不敢松开,抓紧了身边的扶手,但还是感觉整个人摇晃得厉害。

    其实,摇晃得厉害的不是她的人,而是她坐着的这艘船。

    刚刚那一声仿佛惊雷的声音,也不是真的雷声,而是巨浪打在船身上,发出的惊人的轰鸣。

    因为他们是要去近海,坐上跟他们谈生意的人的船,所以并没有安排远洋的海船,这艘船只是比较普通的大船而已。

    可是,虽然是大船,但一到了海上,就只不过是汪洋中的一片叶子。

    这艘船在巨浪中被掀起来又摁下去,无数次的颠簸,虽然船身很结实,经得起这样的风浪,和坐在船里的人就吃苦头了。

    南烟从来没有被这样颠簸过。

    眼前一片黑,耳边也都是海浪呼啸的声音,好像有很多人在耳边大声喊着什么,嘈杂的感觉让人有一点想要呕吐。

    她只能用力的抓着扶手。

    但,身上却没什么力气。

    当有一阵巨浪袭来,将这艘船打得几乎要翻倒下去的时候,她终于抓不住扶手,整个人一下子往旁边倒了下去。

    “啊——”

    就在这时,一只手猛地伸过来,一把将她揽住。

    “小心!”

    就听见简若丞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南烟原本以为自己要撞到墙上,可是,却撞进了一个坚实,却显得很温柔的怀抱当中。

    而下一刻,感觉到一阵震荡,头顶传来了一声闷哼。

    她睁开眼睛一看。

    是简若丞,他将自己抱在了怀里。

    而他的后背,却重重的撞到了墙上,痛得眉头都拧了起来。

    “你——”

    南烟惊讶得睁大了眼睛,正不知道该说什么,简若丞已经低头看着她,痛得声息都在抽搐,还轻声道:“没事吧?”

    “……”

    当然没事。

    南烟皱着眉头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

    “放心,我没事的。”

    好像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他对着她露出了一个微笑。

    不知为什么,虽然看到他在笑,可南烟却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那笑容中的痛,而且,还不仅仅是身上的痛。

    她咬了咬牙,低下头,沉声道:“抱歉。”

    简若丞道:“为什么道歉?”

    “我,我一定要来,所以——”

    “是我让你来的。不是你拖累我。”

    “不,不是……”

    南烟又看向他温柔的双眼,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他让自己来,是为了保护自己。

    而自己要来,却是为了祝烽,为了帮他找到宁王的弱点。

    她知道,简若丞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却还是这样保护她。

    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心酸。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让他们沉溺,因为下一刻,又是一阵巨浪袭来。

    简若丞一咬牙,索性两只手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南烟只感觉眼前一黑,顿时被一阵温热的气息包围住,周围再有什么天翻地覆的颠簸,她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

    船,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艰难前行。

    |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总是要……阻止朕?”

    祝烽发红的眼睛看着大殿之下。

    这些群臣,全都站了出来。

    所有的人全都看着他。

    所有的人,也都在重复的说着:皇上三思!皇上三思!

    ……

    这一幕,出现在他的眼中,更深深的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那种熟悉的感觉,一次一次的冲击着他的心。

    为什么这一幕,好像曾经经历过……?

    为什么,你们总是要阻止朕?

    为什么……

    他越说,头越痛得厉害,五脏六腑之内就好像有一把邪火在熊熊燃烧着,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焚烧殆尽。

    这时,站在一旁的鹤衣看到这一幕,眉头拧了起来。

    今天的册封大典,他们都不是乐见其成,但,也没有迫切到要出面阻止的地步,毕竟,大典之下的群臣当中,有人会出面,所以他和叶诤原本是不打算出手的。

    但是,看到祝烽的状态,他感觉到异样。

    “皇上的情况不对。”

    “什么?”

    鹤衣沉声道:“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

    “……”

    “再这样下去,皇上的情况只怕就要不好了,快!”

    说完,他便疾步走上前去,伸手扶着祝烽的胳膊:“皇上!”

    祝烽一只手原本捂着额头,这个时候突然沉声喃喃道:“宁王……”

    一听“宁王”两个字,鹤衣愣了一下:“皇上,什么?”

    “宁王……”

    祝烽眉头紧皱,不自觉的道:“宁王,他……他那里,有什么?”

    “……”

    “为什么朕的脑海里,一直浮现他的身影。”

    “……”

    “为什么这一幕,朕好像经历过,又一直想着他?”

    鹤衣深吸了一口冷气。

    他真的没有想到,太上忘情明明可以让人前尘尽忘,可是,祝烽却似乎并没有。

    他身上的很多异常,都表现出,他对一个人,还有关于她的事,有一种近乎病态的执拗,就算已经忘记了,却还是刻了一个影子在他的心里。

    好像,两个人之间,牵了一根丝线一般。

    为什么会这样?

    这种情况,到底是好,还是坏?

    会不会,再一次让他的心魔涌现出来,如果说,连太上忘情都不管用,那将来的祝烽,会变成什么样子?

    只这样一想,鹤衣的脸色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惊惶。

    他转头,看向站在一旁,被大殿下的群臣逼问得步步后退,脸色惨白的秦若澜,沉声说道:“秦娘子,这一件事,你必须有所取舍。”

    “……”

    “否则皇上——”

    秦若澜仓惶的看向祝烽,眼中的纠结矛盾,更加深重。

    其实,刚刚祝烽的话,她也听到了。

    明明已经前尘尽忘,可是,有一些事,对他似乎还是有影响,如果再这样坚持下去,会不会真的勾起他内心里,对于那个女人的回忆?

    想到这里,她咬紧了牙。

    可是,真的到了这一步,要放弃吗?

    就在她痛苦不已的时候,突然,小宫女淳儿从大殿后面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大声说道:“皇后娘娘,不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