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83章 暧昧的姿势
    南烟睁开眼睛的时候,立刻感觉到痛,好像全身的骨头被碾碎了,又重新安装起来一样。

    而周围一片漆黑。

    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她,只记得他们的那艘船在汪洋波澜中颠簸起伏。

    混乱中,好像还听到有船工在大喊:“海龙王发怒啦!”

    之后,她的意识就陷入了一片混沌。

    现在这是——

    她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想法是,自己已经死了吗?

    海龙王真的把他们的命都收走了?

    如果自己真的就这样死了,那心平怎么办?还有祝烽,他会记得自己又会为自己流一滴泪吗?

    “我,真的死了吗?”

    她在混沌中,难过的低喃道。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了一个很低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意,狠狠的道:“你在胡说什么?!”

    “你怎么会死?”

    “我,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死!”

    ……

    这个声音——

    已经混沌了一下,突然有些清醒了过来,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

    这个声音是黎不伤!

    她的神智一下从混沌的梦境中清醒过来,立刻感觉到自己躺在床上,被一个人的双臂紧紧的拥在怀中。

    一睁眼,就借着不远处昏暗的烛光,看到了一双狼一样的眼睛。

    “不伤?”

    南烟惊呆了,一时间甚至还有些回不过神。

    这是怎么回事?

    “你醒了。”

    黎不伤低头看着她,目光深邃,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复杂。

    但立刻,南烟就回过神来。

    自己跟黎不伤,躺在一张床上,他双臂紧紧的抱着自己!

    怎么会这样的?

    她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推他,可一抬手,才发现自己全身绵软无力,刚刚那种全身骨头被拆碎了,又重新装上的感觉,原来不是假的。

    “你——”

    她有些急了,就算自己把黎不伤当弟弟,但毕竟男女有别,怎么能这样呢?!

    也不知道周围是怎么回事,黎不伤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身边,她只能压低声,尽量克制的说道:“不伤,你快放开我!”

    “……”

    黎不伤沉默着,那双狼一样的眼睛里微微闪烁了一下,然后默默的松开了双手。

    南烟这才松了口气,急忙往后退了一些,后背就撞到了墙上。

    她往周围看了一眼,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身下是一张还算舒适的床,周围的摆设,器皿都很简单。

    门窗紧闭。

    “这,这是什么地方?”

    她有些疑惑,自己不是跟着简若丞出海吗?这里是哪里?简若丞呢?

    黎不伤却并没有立刻回答她的话,而是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

    喃喃道:“没有生病。”

    “你——”

    南烟有些明白过来:“你刚刚是担心我生病了。”

    “……”

    黎不伤看了她一眼,仍然不说话。

    南烟倒是松了口气。

    原来刚刚他抱着自己,是因为担心自己生病。就这样一想,心里又忍不住想笑——当然是这样,不然呢?

    她挣扎着要从床上起来。

    “对了,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眼看着她全身痛成那样,还要挣扎着起身,黎不伤一伸手便抓着她的肩膀,将她按回到床上。

    沉声道:“不要动。”

    南烟被他按在床上,感觉到这个姿势的暧昧,下意识就要挣扎。

    黎不伤的两只手压在她的肩上,整个人是虚覆在她的身上的,这个时候慢慢的俯下身,将脸凑到她的面前。

    南烟下意识的想要转头躲开。

    却听见黎不伤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外面有人,你说话太大声,会把人引来的。”

    南烟一惊,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黎不伤滚烫的气息吹拂在她耳畔,让她感到阵阵酥麻:“我们现在就在对方的船上。”

    “什么?”

    南烟大吃了一惊,睁大眼睛看着他。

    这时她才感觉到,他们的确不是在陆地上,身下有微微摇晃的感觉。

    耳边也能听到海浪声。

    “这里是——”

    “这里是他们安排你休息的船舱。”

    “那简若丞呢?”

    “……”原本被南烟推拒那一下,黎不伤的心里就隐隐有些不快,现在见他醒来之后,立刻就问简若丞,更是有点火大。

    冷冷道:“他不管你,去做他的事了。”

    “哦……”

    南烟倒也没有在意前半句,只听到后半句,心想,简若丞应该是去见来跟他们谈生意的人了。

    事实上,自从到了近海,上了这艘船之后,简若丞就一直守在她身边,连擦汗喂水这种事都是亲力亲为。

    即使他自己也受了一些伤。

    也是因为对方要跟他见面,到了这个时候,自然也无法推脱,更何况是在别人的船上,加上南烟的情况稍微稳定,他才勉强离开了一会儿。

    黎不伤就是趁着这段时间,进到南烟的房间。

    看她昏睡不醒,又担心。

    更加上心里那一股一直不肯平息的蠢蠢欲动。

    他大着胆子上了她的床,将这具朝思暮想的身体抱进怀里。

    此刻,她人就在自己的身下,一脸认真的思索着什么,却全然不知自己的心在这一刻,乱成了什么样。

    心里不由得又隐隐的腾起了一股火气。

    而南烟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内心在想什么,只专注着想着。

    他们已经平安的到了对方的船上,真是万幸。

    那么接下来——

    简若丞自然是要去见那来跟他们谈生意的人,而自己也应该想办法查清对方的来历。

    更要紧的是临行之前,祝煊交给简若丞的那个铁盒子。

    这笔生意对他那么重要,他让简若丞带来的,也一定不是一个普通的东西。

    想到这里,她立刻转过头来。

    “不伤,你先放开我,让我起来。”

    “……”

    黎不伤却固执的不肯动。

    他的两只手仍然抓着她细瘦的肩膀摁在床上,这个姿势——说不出的暧昧。

    眼前虽然是个弟弟,但毕竟也已经是长大成人的年轻男子,南烟越发的窘迫起来,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怕被人发现,但你先下去再说。”

    “……”

    “不伤,你压着我的肩膀了,疼!”

    一听到她说疼,黎不伤立刻缩回了双手,扶着她坐起来。

    “伤到哪里了?”

    南烟看了他一眼,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伸手揉了一下肩膀,然后说道:“没有受伤,只是被你弄疼了,好了你先躲起来,我要出去看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