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85章 皇上不可啊!
    就在这时,御书房的门口出现了一个纤纤丽影。

    秦若澜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皇上……”

    一听到这个声音,叶诤和许妙音都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头,倒是鹤衣,转头看了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既然秦娘子求见,那微臣等就先行告退了。”

    祝烽对着他们摆了摆手。

    许妙音还有些踌躇,但鹤衣对着她使了个眼色,三个人便一起行礼,退出了御书房,走到门口的时候,也正看见了站在门外的秦若澜。

    许妙音与她目光相对,都透着一丝冷意。

    还有一点威胁的意思。

    秦若澜自然也看到了,虽然她的注意力不在许妙音的身上,但看到她的眼神,还是明白了什么。只沉默了一下,等到许妙音他们都走开了,便抬起头来,看向御书房内,轻声说道:“皇上,妾求见。”

    “……”

    御书房中又安静了一会儿。

    “皇上……”

    “进来吧。”

    终于响起了祝烽的声音,低沉中,透着一丝疲惫。

    秦若澜走了进去。

    看着她的背影,叶诤的眼中,阴霾之意更重,但也没有办法说什么,他们走到了离御书房已经有些距离的一个亭子里,刚一站定,许妙音就皱着眉头说道:“鹤衣,你为什么不让本宫阻止秦若澜进御书房?”

    “……”

    “现在这个局势已经很乱了,她再在这中间搅和——”

    “皇后娘娘请恕罪。”

    鹤衣对着她俯首行礼,然后说道:“微臣想的是,秦娘子一定也非常的不希望皇上去宁王的封地,因为她现在得到的,都是贵妃娘娘离开之后才能拿到,若皇上去了宁王的封地,见到了贵妃娘娘,会发生什么是,我们都暂且不知,但对秦娘子来说,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

    许妙音微微的挑了一下眉:“她一定会阻止皇上。”

    “不错。”

    “可是,本宫看皇上刚刚的神情坚毅,更胜从前,只怕,不是别人能劝服的。”

    “若实在不能劝服,那微臣等,还有娘娘,我们就应该考虑一个实际的问题了。”

    |

    一走进御书房,就看见祝烽坐在桌案后面,他的身形高大,不管坐和站,都习惯的挺直后背,像一杆长枪一般,给人一种泰山压顶不弯腰的气势。

    但这个时候,他却半靠在椅子里。

    一只手撑着额头。

    只看着这个身形,都能感觉到此刻他的疲倦。

    秦若澜慢慢的走上前去,一句话不说,先跪拜在了他的面前,低声说道:“皇上……”

    祝烽的手慢慢的从额头上拿了下来,低头看着她。

    “你——”

    “皇上,是妾有罪,请皇上治妾之罪。”

    “治罪……”

    祝烽慢慢的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又看着秦若澜在华丽妆容之下,显得更加消瘦,却也更加我见犹怜的那张面孔,淡淡的说道:“你有什么罪?”

    “……”

    “难道说,刚刚那位刑部主事所说的,都是真的?”

    “……”

    “你曾经以反诗,诬陷魏王?”

    “不!”秦若澜立刻抬起头来,对着祝烽说道:“皇上,妾并不是真的要加害魏王,妾只是——”

    “只是什么?”

    “妾那么做,是为了保护魏王。”

    “保护魏王?”

    祝烽深邃的眼中透出了一点精锐的光芒,说道:“你跟魏王又是什么关系?你为了保护他,而认下这个诬陷之罪?”

    “这——”

    秦若澜胸中的话几乎已经要脱口而出,但就在在她要开口的时候,门外站在这玉公公轻咳了一声。

    虽然只是很轻的一声咳嗽,但在她的耳边听起来,却像是一阵晴天霹雳。

    她蓦地呆住了。

    之前在大殿上,许妙音阴沉的表情,也又一次在眼前飘过。

    她很清楚,这些年来是在许妙音的庇护下,祝成轩才走到了今天,还能够册封魏王,甚至有可能已经离太子的宝座很近了。

    如果自己突然与他相认,那皇后会怎么做?

    她可能就要从此与她反目成仇,更有可能,将来会打压魏王。

    在后宫中,失去了自己,也许对魏王来说不算什么,但如果失去了皇后的庇护,那他的路就真的艰难了。

    这样一想,秦若澜的喉咙堵住了。

    “我……”

    “你为什么要保护魏王?”

    祝烽沉沉的看着她。

    对上他的目光,秦若澜更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她咬着下唇,慢慢的低下头去。

    沉默,就代表无话可说。

    “……”

    看着她沉默不语的样子,祝烽却并没有继续逼问,只是淡淡的一笑,笑容中,带上了一丝讽刺和淡漠。

    “你也跟他们一样。”

    “……”

    “每当朕问到什么的时候,你们都是选择沉默。”

    “……”

    “你们知道朕需要你们,所以你们从来不忤逆朕,但,也从来不在朕面前把话说清楚。你们要让朕猜到什么时候?”

    “皇上!”

    秦若澜痛苦的抬起头来看着他:“我——”

    她有千言万语想说,却无法宣之于口,只能跪伏在地,纤细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好像风雨中的一支脆弱的花枝,令人见之生怜。

    “……”

    看着她这个样子,祝烽的心中终究还是有些不忍,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她的面前,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起来吧。”

    “皇上。”

    “罢了,你不说,也无妨,朕不会怪罪于你。”

    “……”

    “今天你没能册封,朕也让你受了委屈。”

    听到这句话,秦若澜才慢慢的站起身来,软软的依偎向他,轻声说道:“妾受委屈不要紧,只要皇上不要怀疑妾,妾对皇上,是真心的。”

    “嗯。”

    祝烽点了点头。

    虽然心里,是真的难受,可靠在他的怀里,吸取着他身上那种熟悉的,让人迷醉的气息,秦若澜还是渐渐的平复了情绪,轻声说道:“只要皇上相信妾的真心,比什么都重要。”

    她的话,情意绵绵。

    只是在这个时候,祝烽没有更多的精力陷落在这样的“温柔乡”中,经历了这一天的变故,他想的,已经是更多了。

    他沉静的说道:“朕已经决定,明天就去宁王的封地。”

    秦若澜一听,立刻睁大了眼睛:“皇上,皇上不可啊!”

    祝烽看了她一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