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86章 谁爱谁,谁又负了谁
    秦若澜一听,立刻睁大了眼睛:“皇上,皇上不可啊!”

    祝烽看了她一眼。

    “为何不可?”

    “这——”

    秦若澜冲动的要说什么,但一看向祝烽的眼睛,又将这些话全都压了下去,咬了咬牙,说道:“皇上,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北平呢?”

    祝烽说道:“朕,自有打算。”

    “可——”

    “你不必说了。”

    祝烽慢慢的放开了她,转身走回到桌案后面,坐了下来,说道:“朕意已决,没有人能改变。”

    “……”

    秦若澜的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这,比刚刚在大殿之上,册封仪式当中被人突然打断,暴露出她曾经的“罪证”,更加让她恐慌。

    祝烽要去宁王的封地。

    虽然今天是册封的大日子,但她很清楚,一大早,宁王派来的使者就已经进了宫,正是那个看起来笑眯眯,但眯缝的眼睛里透着精光的施一儒。

    听说,他是宁王派来向自己道贺的。

    同时也向皇上请罪。

    因为在大祀坛上,宁王言行不当,御前失仪,引得皇上生气,所以这一次宁王特地让他来向皇上请罪,并且邀请皇上前往自己的封地胶东巡视。

    可是,谁知道祝煊在打什么算盘?

    他是真的事后后怕,要向皇帝请罪,还是——在自己的封地已经不知道摆下了何种阵势,现在,恐怕已经是龙潭虎穴了。

    更重要的是——

    司南烟!

    祝煊将司南烟劫走之后,就没了消息,但他们都很清楚,以简若丞对祝煊的影响,他一定不会让司南烟死;而且,司南烟这么狡猾的女人,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在祝煊的手上。

    她一定还在宁王府。

    如果,被祝烽再度见到她——

    一想到这,秦若澜的心都在发抖。

    祝烽抬头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的脸色惨白,有一种快要昏厥的感觉,只想着今天大典上发生的事对她的影响太大,便说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

    秦若澜想了很久,抬头看向他:“皇上,一定要去宁王那里吗。”

    祝烽道:“朕的决定,不容置喙。”

    秦若澜咬了咬牙,说道:“那,请皇上准许,妾陪同皇上一道去。”

    “你?”

    “不错。”

    秦若澜说这些话的时候,微微有些战栗,她心里很明白此行的危险,可是,比起危险,她更不愿意失去祝烽。

    不愿失去他们此刻的关系。

    好不容易,老天给了她这次机会,让她旧梦重温,她不愿意就这样让梦醒来,她还想要品尝得更多,将这十几年来,她欠他的甜蜜,他欠她的温柔,都一一补足。

    祝烽看了她一眼。

    终于说道:“好吧,你要去,就去吧。”

    “谢皇上!”

    秦若澜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转身离开了御书房。

    |

    亭中的三人还在低声细谈。

    “皇上的安全……”

    听到鹤衣的话,微微挑了一下眉毛,说道:“这的确是我们现在最应该考虑的问题。”

    鹤衣也点了点头。

    叶诤在旁边听着,脸色沉了下来:“鹤衣,宁王会趁这次机会对皇上动手吗?”

    鹤衣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回头望远处的御书房看了一眼。

    秦若澜从里面退了出来,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神情黯然,显然,她的劝阻也没有起效,祝烽还是坚持要去宁王的封地。而秦若澜刚离开没一会儿,就看到祝煊派来的施一儒已经站在了御书房的门外,显然是要求见皇上。

    很快,就被迎了进去。

    几乎可以说,祝烽这一次的胶东之行,已成定局。

    所以,祝煊会做什么,就是他们必须要事先提防的。

    鹤衣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在大祀坛上,宁王殿下已经露出了反相,后来之所以会离开北平,是因为我们封锁了宫内的消息,他无法准确的判断形势。现在,皇上在宫中的几道政令,我想,作为从小跟皇上一起长大的兄弟,对于当初皇上身上发生过什么事,他比我们更清楚,他现在应该也已经猜到了。”

    叶诤道:“所以,他现在是什么打算?”

    鹤衣想了想,说道:“一个人做错了事,之后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迷途知返,马上修补过去做错的事。今天一大早,施一儒就来求见皇上,就是来向皇上请罪的。”

    “……”

    “以皇上现在的心性,也一定会原谅他。”

    “……”

    “毕竟,皇上的兄弟,也不剩多少了。”

    许妙音回头看了一眼施一儒的身影,道:“还有一种呢?”

    “还有一种,就是将错就错,错到底,”说到这里,鹤衣的目光寒了一下:“这一次他让施一儒来北平,说是前来请罪,请皇上到他的封地上巡视,但如果,他有异心,那在他的封地,等待我们的,可能就是——”

    叶诤立刻说道:“我觉得肯定是后者!”

    “……”

    “已经到了这个局势,以宁王的心性和手段,他不可能收手的!”

    “……”

    “还有,小玉现在带着心平公主也过去了,要保护他们的安全,我们一定不能掉以轻心!”

    鹤衣看了他一眼。

    虽然现在,局势紧张,但看到他那幅打小算盘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有点想笑。

    但笑过之后,心情更沉重了一些。

    的确,照现在的局势和宁王的形势来看,他反的可能有九,不反的可能只有一。

    幸好——

    “现在皇上已经清醒过来,可以让他直接下诏,调动锦衣卫随同前行。”

    说到这里,鹤衣叹了口气,道:“此行虽然凶险,但若已成定局,倒有可能是眼下死局破局的关键。”

    祝烽现在的情况的确让他们感到棘手,不能说太多,怕引起他的心魔,又不能完全不说,让他处于危机之下。

    这的确让他们心力憔悴。

    若这一次胶东之行,能够让祝烽接受眼前的一切,并且明了周遭的危机,那接下来很多事情都好办。

    他正想着,发现一边的许妙音非常的安静。

    鹤衣看向她:“皇后娘娘,在想什么?”

    许妙音原本凝神思索,听到他的话,转向他们,说道:“本宫在想贵妃。”

    “……”

    两人都微微一怔。

    许妙音说道:“她被宁王劫走已经那么长时间了,还一点消息都没有。”

    鹤衣叹了口气,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我们若调动军队过去,必然会被宁王察觉,军队一动引起的就是大事。而锦衣卫,除了皇上,又没有人调的动。”

    “之前你说,有一名锦衣卫的指挥使出发前去营救。”

    “不错,贵妃的安危,应该是可以保证的,娘娘可以不必担心。”

    “这一点,本宫也相信,”许妙音点了点头,说道:“本宫只是在想,朝廷这边发生了这么多事,尤其是皇上大张旗鼓的册封宁妃,天下皆知,她——她会不会已经知道了。”

    “……”

    鹤衣和叶诤对视了一眼。

    这些日子,他们忙于大事,自然也会担心司南烟的安危,但这种儿女私情的小事,谁爱谁,谁又负了谁的,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他们自然不必考虑。

    不过——贵妃在大祀坛上,牺牲了自己的名节保住了皇上和朝廷,可她被劫走之后,皇上却因为前尘尽忘,而要重新册封宁妃,册封大典的形制还是与册封贵妃一样。

    只怕她……

    许妙音接着说道:“本宫更在想,若贵妃知道了这一切,她——她会怎么做呢?”

    她会不会因此伤心欲绝,对皇上失望呢?

    许妙音的神情黯然,喃喃的说道:“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

    南烟走出了船舱之后,立刻就反手关上了门。

    外面一片灰暗。

    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现在已经在海上,而且是在对方的船上,那脚下的这艘船,一定是一艘非常巨大的海船。

    所以,船舱也很大。

    甚至比之前祝烽迁都时,从金陵到北方的那艘大船还要更大。

    南烟左右看了看,长长的甬道几乎一眼看不到边,而且为了防火,自然也不会在甬道的两边架火把,所以这里面几乎没什么光。

    她连自己该往哪里走都不知道。

    南烟犹豫了一下,便试探着往左边走去。

    甬道很长,也很安静,除了阵阵的海浪声,就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南烟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往前迈去,终于在走了一段很长的路之后,看到前面有一点光亮。

    是一扇门,门缝中透出的光。

    她急忙往前走去,还没靠近,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

    “所以,你们就是宁王殿下派来的人?”

    “是的。”

    一听后面的那个声音,南烟立刻睁大了眼睛。

    是简若丞。

    那现在跟他说话的人,应该就是这一次来跟他们谈生意,要把兵器卖给祝煊的人了。

    南烟急忙屏住呼吸,小心的往前走了一步。

    扒着门框,探头一看。

    门缝只有一道很细的缝隙,勉强看到里面是一个很大的船舱,几乎有普通的房间的四五间那么大,高大宽敞,她一眼看过去,都看不到边。

    只能看到简若丞端正的席地而坐。

    在他的面前,是一道屏风。

    烛火摇曳,隐隐绰绰,在屏风的后面,映出了一个人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