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88章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整个屋子顿时暗了下来。

    人影,也消失了。

    “等一下。”

    简若丞跟上去,想要再说什么,却发现屏风后面,已经空无一人。

    他面对眼前晦暗的房间,一时间有些怔忪,而那两个押着南烟进来的侍卫已经对他说道:“贵客,主人已经走了,也请你回自己的房间吧。”

    “……”

    简若丞迟疑了一下,慢慢的转过身来,说道:“刚刚,失礼了。”

    说完,又回头看了一眼。

    然后便走过来,扶着南烟走出了这个房间,再由他们带路,走了回去。

    一直走到南烟的房间门口,那两个侍卫才说道:“两位今天就好好的休息,不要再出来了,如果再出现刚刚的‘误会’,我们是不会手软的。”

    说完,还瞪了南烟一眼。

    然后便转身走了。

    等到他们都走远了,简若丞才回头看了南烟一眼,两个人相对,一时间有些无言似得,过了一会儿,简若丞才说道:“我先扶你进去休息吧。”

    说完,便伸手要去推开房门。

    “等一下!”

    南烟担心黎不伤在里面没有藏好,急忙说道:“让,让我来。”

    “……”

    简若丞看了她一眼。

    但,还是听话的将手缩了回来。

    南烟小心的推开门,往里面看了一眼,确定小小的房间里面没有黎不伤的身影,这才松了口气,说道:“进来吧。”

    简若丞跟在她身后走进了这个房间,也看了看周围,却是似笑非笑的说道:“你刚刚那个样子,在下差一点以为,你的房间里有什么人呢。”

    “……怎,怎么会呢?”

    南烟干笑了一声。

    幸好,简若丞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而是扶着她走到桌边坐下,借着桌上烛台的光一看,她手上的指痕还没褪去,甚至比起刚刚只是发红的样子,现在有一点发青了。

    可见,那两个侍卫凶神恶煞,完全没有留情。

    “你等一下,我给你拿药过来。”

    简若丞立刻走到隔壁自己的房间里,拿了一点膏药过来,小心的涂抹在了她的手腕上,南烟看着他低垂的脸上,睫毛长长的,随着呼吸微微颤抖的样子,好像很心疼似得。

    气氛,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尴尬。

    南烟只能勉强干笑了一声:“我最近,可能流年不利,老是受伤。”

    药涂完了。

    简若丞抬头看了她一眼,沉声说道:“是我不好。”

    “嗯?”

    “总是让你受伤。”

    南烟急忙说道:“这,不关你的事啊。”

    简若丞摇头道:“男人让自己身边的女人受伤,就是无能。”

    “……”

    听到这句话,南烟的眉头下意识的蹙了一下,而简若丞也回过神来,急忙说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我没能保护好你——没能保护好贵妃。”

    “……”

    南烟安静的看了他一会儿,才轻声说道:“多谢。”

    “……”

    简若丞坐在她面前,眼神显得纠结又复杂。

    不知怎么的,气氛更尴尬了。

    为了缓和这种尴尬的气氛,加上心中原本就有疑惑,南烟便说道:“对了,我刚刚听到那个人说,这一次的交易,还不一定能完成,是吗?”

    “嗯。”简若丞点了点头。

    “那个人,就是这一次来跟我们做生意的人?”

    “没错。”

    “他是什么人,为什么不现身相见呢?”

    “这一点,我也觉得奇怪,”说到这里,简若丞也皱起了眉头,说道:“而且,这个人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好像,见到过这个人。”

    “你不是没看到他的样子吗?”

    “的确没看到,我是说,他给人的感觉。”

    “哦?”

    南烟诧异的看着他。

    简若丞又说道:“他不是,也知道你吗?”

    南烟这才想起来,刚刚那个人直接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但转念一想:“这,也不奇怪吧,我身为贵妃,天底下知道我的名字的人应该也很多啊。而且,你是代表宁王来谈判的,宁王跟贵妃,也多少算是沾亲带故的吧。”

    “……”

    话是这么说没错。

    可是,刚刚那个人喊出南烟的名字的时候,情绪分明很奇怪。

    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喊出贵妃的名字的感觉。

    两个人面面相觑,烛火摇曳,映照得两个人目光闪烁,心思也更加深沉了几分。

    过了一会儿,简若丞才说道:“罢了,这件事现在也想不明白,只有等接下来,跟那个人谈生意的时间,再想办法,弄清他的身份。”

    “嗯。”

    简若丞又道:“对了,你现在,没事了吧?”

    “我没事。”

    “那就好,你在海上的时候昏过去了,我还担心你会生病。”

    南烟苦笑了一声,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来自己晕船会晕得这么厉害。

    不过,若是平时,可能还不会那么难受,奇怪的是,在天旋地转当中,她好像还有一种其他的感觉,是一种很强的压迫感,好像自己在被人逼迫着似得,无法喘息。

    奇怪,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更奇怪的是,这种感觉,让她想到了祝烽。

    他,不会正在经历什么吧?

    但只这样想了一下,她立刻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怎么可能?

    他是皇帝,谁能逼迫他?

    再说了,算起来,今天是他册封宁妃的“大喜日子”,现在,应该已经册封成功,只怕两个人,已经甜甜蜜蜜的在一起了。

    只这样一想,南烟的神情立刻变得暗淡了下来。

    心头,好像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虽然自己是一心想着要来破坏这一场交易,也的确,是为了他,但一想到自己在这里“出生入死”,而他,可能现在正在跟秦若澜……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自己终究,还是会妒忌……

    一看到她的脸色,简若丞似乎立刻就明白到,她一定是想到了祝烽和秦若澜,沉默了一下,然后轻声安慰道:“你,不要胡思乱想。”

    南烟抬头看了他一眼。

    “有的事情,光想无益,只是苦了自己。”

    “……”

    “你还是好好的休息,等把这件事处理完了,我们回去,有什么事,到时候再说,好吗?”

    南烟看着他温柔的眼神,轻轻的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