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虽然知道,屏风后的人这个人能叫出自己的全名,必然是知晓自己的身份的,但为什么,突然在这个时候,提起自己“贵妃”的身份。

    而且,他的口气,有点奇怪。

    虽然字里行间不是什么坏话,但总给南烟一种被冒犯的感觉。

    她眉心一蹙,眼神和口气都带上了一丝冷意:“阁下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她虽然没有发怒,但带上一丝冷意的话语,已经让人感觉到,她对刚刚那句话感到不悦了。

    “……”

    屏风后的人顿了一下,立刻说道:“在下,没有别的意思。”

    “那就好。”

    说完,便低下头去,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她的意思也很明显,不想把这个话题进行下去,也不想再有人注视自己。

    屏风后的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好吧,今夜请几位来,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

    “……”

    “本座的贵客,都是一些人中龙凤,本座自然也不能失礼。”

    “……”

    “今夜,我们不谈生意,也不谈其他,大家尽兴就好。”

    说完,拍了拍手。

    一排侍女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些侍女都非常的年轻,不过十八九岁,容貌姣好,也穿着美衣华服,将美酒佳肴一道一道的送到了他们的桌案上。

    屏风后的乐工们,也开始奏出了欢快清越的曲调。

    的确是非常好的酒宴气氛。

    等到酒菜都上了,就看见屏风后的那位主人,从桌案上拿起了酒杯,高高举起,说道:“诸位,请共饮此杯。”

    简若丞和南烟客随主便,自然也都拿起了酒杯。

    而另一边的蒙克也端着酒杯,却微笑着说道:“不知,这一杯如何祝祷?”

    那主人想了想,隔着一层屏风,目光仿佛在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流转了一遍。

    然后说道:“就祝,再座的各位,都得偿所愿,如何?”

    “……”

    这,原本是酒宴上最常见的祝祷词。

    得偿所愿,自然是每个人都期望的。

    可是,这句话一说出来,席间的气氛却有一点奇怪。

    南烟看着对面的蒙克,又小心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简若丞。

    不论如何,这一次的这一笔生意,都不可能让所有的人得偿所愿。如果自己如愿,让蒙克买下了这一批铁器,那么最好的情况,就是他回去跟阿日斯兰狗咬狗,来不及再对他们炎国动歪脑筋,而宁王得不到这一批铁器,也自然就有了短板。

    可这样一来,简若丞回去,该如何交代呢?

    虽然那天,他轻描淡写的说,宁王不会因为一笔生意而对他怎么样,可这笔生意,买的不是黄豆高粱,而是兵器啊。

    想到这里,她看向简若丞的目光微微的沉重了一些。

    却见简若丞满面笑容。

    对着屏风后的主人说道:“好,望在座的人,都得偿所愿。”

    说完,他又低头看向了身边的南烟,微笑着对她举了一下酒杯。

    “……”

    南烟神情复杂的也笑了笑。

    然后,便看见简若丞一饮而尽。

    南烟也喝了一口,发现这酒也不寻常,至少都是窖藏三十年以上的竹叶青,入口香醇,舌尖只感到一阵淡淡的凉意,便直接滑进喉咙。

    一股酥软的感觉,往四肢五体散去。

    顿时,通体舒泰。

    好舒服!

    南烟也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不过,她不像他们那样一杯一杯的喝,就只是喝了两口,就隐隐的感觉到,这酒虽然不烈,但后劲很足,她才刚喝了一点,就感觉到手脚有些发软。

    而身边的简若丞,还在与他们推杯换盏。

    她想了想,还是下意识的轻声说道:“二公子,少喝一些吧。”

    简若丞转头看向她。

    这个时候,他脸上的笑容跟平时已经有些不太一样,平时的微笑温柔中也带着一些拘谨,是个翩翩君子的模样,而此刻,酒劲似乎让这些拘谨都慢慢的松开了。

    他的笑容中,多了几分闲散。

    “没事。”

    幸好,说话,还比较清醒。

    不一会儿,甚至还走出了一批舞女助兴,美丽的舞女们在他们面前翩翩起舞,一时间,歌声清扬,舞姿蹁跹。

    南烟有些意外的看了屏风上的那个人影一眼。

    这个人,神秘兮兮的,没想到,倒是很会享受。

    这场酒宴,虽然人不多,却也被他办得有声有色。

    等到最后,大家都酒酣耳热,歌舞渐息,屏风后的这位主人说道:“今夜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就此回去休息吧。”

    众人都纷纷点头。

    南烟喝了两杯,也有些脸颊发热,正打算起身,就听见旁边扑通一声。

    转头一看,简若丞倒在了桌上。

    她愣了一下,还以为他是伏在桌上看什么,但凑过去一看才发现,他脸颊绯红,眼睛已经闭了起来,倒在桌上,竟然是醉得睡过去了。

    刚才,明明还一本正经的说话,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怎么一下就醉倒了?

    原来,他醉酒是这个样子吗?

    众人一看他这样,都忍不住笑了。

    蒙克说道:“看来,这位简公子酒力不济啊。”

    南烟轻轻的摇晃了一下他的肩膀:“简二公子?二公子?”

    简若丞完全没有反应。

    屏风后的主人说道:“看来是简公子不胜酒力,来人,扶简公子回去休息吧。”

    这时,蒙克突然站起身来,说道:“也不必劳烦了,朕来吧。”

    “……”

    众人都愣了一下。

    虽然,他现在是身处此地为客,但到底也是一国之君,居然要来扶一个醉汉回去休息,也太——平易近人了吧?

    南烟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就看见他已经走过来,抓起简若丞的一只胳膊,将他架到自己的肩上,然后转头看向她:“请带路。”

    “……”

    南烟迟疑了一下。

    屏风后的主人似乎也迟疑了一下,但看着他已经动手了,便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国君了。”

    南烟也只能站起身来,神情复杂的说道:“跟我来吧。”

    她带着他,不一会儿,就到了简若丞的房间。

    蒙克小心的将简若丞放到床上,南烟走过去,拉过被子给他盖上,然后才站起身来。

    就看见蒙克微笑着看着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