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99章 暗夜·黑影
    “他跟你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

    南烟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刚刚他们就在隔壁,只一墙之隔,加上今晚异常的风平浪静,连一点波澜声都没有。

    黎不伤的耳力不差,一定听到了蒙克说的那些轻佻话。

    于是说道:“这个蒙克本也不是什么好人,他的话绝对不可信。”

    “不是好人。”

    黎不伤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突然道:“我去杀了他。”

    说完,便转身要往外走。

    南烟猝不及防,眼看着他已经要走过去开门,吓得急忙一把拉住他。

    “你干什么?”

    “你说他不是个好人,之前我也听说他算计过你,既然如此,让我去杀了他。”

    “……”

    若是别人说这话,南烟大概都只会当是在开玩笑,但黎不伤说这话的时候,一本正经,脸上甚至已经带上了肃杀之气。

    他是真的打算去杀了蒙克。

    南烟哭笑不得,用力的抓住了他的衣袖,免得他真的跑了。

    “你别乱来!”

    蒙克毕竟是倓国皇帝,就算这一次他“于尊降贵”,亲自跑到炎国来谈这笔生意,但在护卫方面也绝不可能马虎。

    台面上是看得到的大汉特穆尔,跟随他来的,还有不少人在这船上。

    黎不伤只有一个人,怎么敢去做这么危险的事?

    南烟抓着他的衣袖,用力扯了两下,总算将这孩子扯回到桌边,按着他的肩膀坐下。

    “你千万不要乱来!”

    黎不伤皱着眉头,突然抬眼看着她:“你舍不得?”

    “……”

    “我刚刚听他的口气,你们以前好像相处的不错。”

    “……”

    “他还想要把你带到倓国去,他想要做什么?!”

    没想到,刚刚蒙克的话居然真的一句不落的被他听到了。

    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我都说了他的话不可信,你为什么还是要在意?”

    “……”

    说完这句话,她感觉黎不伤沉默了下来。

    但不是被她说服,而是眼神中透出了一种赤红的光,好像有一些东西忍耐到极限似的。

    他沉沉的说道:“那我能在意什么?”

    看着他沉重的眼神,听着他低沉的语调,南烟有些惘然。

    他怎么了?

    她低头看着黎不伤,轻声说道:“不伤,你怎么了?”

    “……”

    “为什么我觉得你有点怪怪的,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大的敌意?”

    虽然黎不伤身为锦衣卫指挥使,对倓国皇帝有敌意是理所应当的,但他的敌意却似乎来得有点奇怪。

    “……”

    黎不伤呼哧呼哧的喘了两口气,看向南烟,见她眉心微蹙,眉宇间透出了一丝谨慎和小心翼翼。

    那模样,像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小动物。

    只要在一感觉危险靠近,她就会转头就跑。

    自己,吓着她了。

    黎不伤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深吸了一口气,将头偏向一边,然后说道:“这个人留下终是祸患,不管是对皇上,还是——对你。”

    “……”

    听到他的解释,南烟心里倒是放下了一块石头。

    原来,他还是在为自己和祝烽担心。

    她松了口气的淡淡笑道:“我知道这个人终成祸患,但现在,不是杀他的时候,你也杀不了他。”

    “……”

    “我还希望他把这一批兵器带回去,跟他那个兄弟南蠡王好好的在倓国土地上多打几仗,让他们无心滋扰我国边境呢。”

    “……”

    “现在杀了他,南蠡王不仅会一家独大,更是会完全倾吞他的势力,到那个时候,咱们炎国要面对的就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倓国。”

    “……”

    “这绝对不是上上之策。”

    “……”

    她这样说着的时候,心里想的计策早就飞远了,却没注意到黎不伤两眼紧盯着她。

    喃喃道:“你还是为他想的,比别人的都多。”

    南烟回过神的低头:“什么?”

    “没事。”

    “哦,”南烟点了点头:“总之这件事,这个人你就不要在意了,暂且让他‘得意’一阵子吧。”

    黎不伤沉默着,点了点头。

    虽然在他的心里,一点都不想看着那个男人,再在南烟面前“得意”。

    等说完这些话,南烟的脸上也露出了倦色。

    尤其灯光下,看着她的脸颊也有些酡红,一旦精神放松,眼神就开始涣散了起来。

    黎不伤看着她,道:“你,醉了?”

    南烟伸手撑着发沉的额头,苦笑着说道:“喝了两杯酒,那酒后劲足,现在才觉得有点手脚发软。”

    她的话刚说完,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定睛一看,黎不伤竟然直接伸手,将自己抱了起来!

    “不伤!”

    南烟惊呆了,一时间都忘了挣扎,幸好也只有两步,黎不伤抱着她走到床边,轻轻的将她放到了床榻上,然后说道:“既然醉了,那就早点睡吧。”

    “……”

    南烟的心还有点乱跳。

    刚刚那一瞬间,她怎么也想不到,黎不伤会直接伸手将自己抱起来——他这个举动,哪怕是作为弟弟,也有些僭越了。

    南烟皱起了眉头:“你——”

    “你不是说,手脚发软吗?”

    “……”

    “就不要再说话,也不要熬夜了,赶紧睡觉。”

    “……”

    南烟坐在床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不伤,我只是喝了点酒,并没有真的醉,你下次不要这样了。”

    “……”

    黎不伤这一次倒是很乖的说道:“我知道了。”

    南烟这才松了口气。

    黎不伤帮她将床帏放了下来,她这才慢慢的躺下去,看着黎不伤走过去,吹熄了桌上的烛台。

    火光一灭,他的身影,也从黑暗中消失了。

    南烟安静了一会儿。

    果然,不仅他的身影消失,连声息也听不见了。

    今天,海面上格外的风平浪静,往日哪怕是很好的天气,也能听到海浪声,可今晚,周遭万籁俱寂,安静得有点可怕似得。

    南烟在这样的寂静中,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海面上,平静无波。

    这艘巨大的海船在平静的海面上,也是一动不动,船上的灯火几乎都熄灭了,一片黑暗。

    而就在这样的黑暗当中,有一个黑影,慢慢的在漆黑的长廊中穿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