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轮明月,挂在漆黑的天穹。

    同样的景致,映照在平静的海面,似乎水底又有了同样高远的天穹,同样寂静的明月。

    一艘船,沿着海岸,掀起阵阵涟漪,往着大海深处驶去。

    一个高大的身影,矗立在船头。

    他的身形挺拔,如同一棵苍松,即使再大的暴风雨也无法让他弯腰;他的眼神坚毅,如同历经千年的岩石,即使风雨磨砺也无法让他屈服。

    面对眼前苍茫的海面,他的神情中,也有了一丝的惘然。

    好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置身在这里。

    这时,从船舱里走出了一个老者,看样子是这艘船的主人,他衣着打扮都非常的朴素,神情也显得很平静,只有满脸的皱纹,昭示着一生经历的风浪。

    他说道:“这位贵人。”

    船头的人并没有回头,只是背着手站着,一动不动。

    那船工说道:“这位贵人,你真的要在今晚出海吗?”

    船头的人仍旧并不回头,只沉声说道:“朕——,我付钱给你们的时候,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那船工道:“是,只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今夜海上真的有大风浪。”

    “哦?”

    “老朽看贵人气度非凡,也不是普通的人,为什么一定坚持要在这么大的风浪之夜出海呢?”

    “……”

    “我们这些人,都是为了赚钱,可以将命掉在裤腰带上,但贵人的命,岂不是比我们的命更值钱,若出了事,也更可惜吗?”

    船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人命都值钱。”

    “那贵人为何还要坚持出海呢?”

    “为何……”

    他沉默了下来,那双眼睛看向远方,那更加深远的海面,好像看不到表,更看不到自己视线的尽头到底有什么。

    他喃喃道:“是啊,为什么……?”

    “……”

    “为什么我一定想要出海?”

    离开御驾,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他独自一人上路,走的也不是官道,而是捷径小路,很快就到了运河;租下一艘船,南下之后,却没有直接进入长清城。

    而是另换了船,要出海。

    即使所有的船工都告诫他,虽然今天看起来天清气朗,但是海上将有大风暴,没有人敢轻易出海,也劝他不要拿命开玩笑,可他还是坚持。

    最终,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个老船工,因为家中的幼子患病,继续一大笔钱医治,为了赚这一笔救命钱,他答应了他。

    此刻,他们就置身无边无际的海上。

    身后陆地的轮廓,已经渐渐的看不到了。

    这种感觉,其实非常的不好。

    人都是需要安全感的,就好比一个即使再坚强,再强大的人,也希望有一个温暖的家庭,这样不管自己在外面如何的披荆斩棘,甚至血战四方,最终,是有一个安全的地方让自己休息,舔舐伤口的。

    而人的最基本的安全感,就来自脚下的土地。

    只要还有地方让自己立足,那么最基本的安全感还是在心里的,可是到了海上,就不一样了。

    这艘船,看上去结实,但谁知道,会不会在风浪中倾覆?

    虽然自己从清醒之后,接受了,或者说想起了皇帝这个身份之后,他做的一切的事,都是“皇帝该做的事”,比如,哪怕自己的武功再高,身边也带着一群自己一挥手就能打趴下的护卫“保护”自己。

    毕竟,自己身系万方。

    可这一回,他做的事,却是任何一个正常的皇帝都不敢,也绝对不该做的。

    孤身一人上路,甚至租下一条船,在众人的劝阻下,还是在风浪将来的夜晚出海。

    那是因为,心里总有一个莫名的感觉,在指引着自己。

    好像,他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丢在了外面。

    在海上。

    所以,他一定要去找回来。

    “贵人?贵人?”

    身边的老船工还在小心的叫他,祝烽慢慢的转过头来,月色下,他的目光显得有些惘然,但惘然中,又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坚毅之色。

    他说道:“你不用管那么多。”

    “……”

    “钱已经给了你的家人了。”

    “……”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开船,让我看看,这海上,到底有什么。”

    听到他的话,知道他是铁了心,一定要坚持的。

    老船工笑了笑,点头道:“好吧,反正老朽曾经在菩萨的面前发愿,只要老朽的儿子能活下来,老朽愿用这条命去换。如今,贵人给的钱已经足够治好我儿子的病了,这条命,就交给贵人又如何?”

    说完,他走向了船舵。

    海上,愈加的平静了。

    而在这样的平静当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暗暗的涌动着,随时准备倾啸而出。

    |

    另一边的海船上,一缕月光透过天窗,照在寂静的长廊上。

    简若丞在月光下,沉默着。

    蒙克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说道:“你不愿意说?”

    “……”

    “你不愿意说,又谈何交易呢?”

    简若丞的眉心微蹙,仍然沉默着,似乎还在犹豫要不要跟他说。

    而看着简若丞迟疑的神情,蒙克又轻笑了一声,然后说道:“你要知道,朕也是倓国的皇帝,虽然你不是倓国的臣子,但你应该很清楚,身为皇帝,不能容忍面前的人有事隐瞒。”

    “……”

    “朕来这里的目的,你很清楚,但如果你对朕还有隐瞒,那我们之间,就谈不上交易,更谈不上任何的合作。”

    “……”

    “我就只有把你的行为,告诉那位主人了。”

    “……”

    简若丞的眉头顿时拧了起来。

    他抬头看向蒙克,目光变得更加幽深,连头顶的月光,也照不进他的眼睛。

    蒙克却微笑着说道:“我想,南烟一定不知道,你还有这一面吧。”

    “……”

    “说实话,若不是亲眼见到,朕也不敢相信,你这么一位谦谦君子,会有这样的一面。”

    “行了。”

    简若丞的声音低沉,好像不是从他的口中说出,而是从黑暗中凝结而出。

    “我可以告诉你。”

    蒙克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简若丞道:“我,要那个人身上的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一把钥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