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唐余烬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刺杀(三)
    “安府很大,左右各有两个偏院,里面住的是他的卫士,主院深逾五重,前后都是三进,中间只有一间庭苑没有引水筑池,在他入京之前,都是其妻康氏与长子安庆宗在住,此人年纪约摸三十不到,妻子去年死于难产,还未曾续弦。”

    许光景带着另一队人,将一早就打探来的消息,进行了一个汇总,由他们所绘制的平面图,看着就像是鬼画符,如果不是由他们本人来讲解的话。

    “府中共有下人二十七人,护院的家丁三十人,侍女四十一人,做事的婆子十九人,安胡儿入京之后,府里增加了不下百人,那些獒犬,被布置在府中各处,没有机会下去,因此,也无法探知,内院的情形。”

    刘稷在那张图上做了一个标注,随口问道。

    “坊外是不是右羽林的军士在巡视?”

    “是右金吾卫的人,羽林军只负责宫墙。”许光景说着,恍然大悟:“从兴庆宫的宫墙,到道政坊的坊门,只有一街之隔,一旦有什么动静,他们绝不会坐视不理?”

    “何只是羽林军,惊动了圣驾,飞龙骑和龙武军也会出动,那一里将被围得水泄不通,任何人都插翅难飞。”

    刘稷在那上面打了一个叉,不得不说,安胖子选的信处,简直可以说是无懈可击,基本上属于地狱级难度,就连进宫,也只需要经过一段很短的一个路口,在这段短短的路口上,布满了军士,根本无从下手。

    他在那张示意图上涂抹了一会儿,将可能的巡兵全都标注在上面,包括他们换防的时间和人数。

    “右金吾卫,是不是程疯子在管?”

    许光景一拍脑袋:“对啊,小的怎么没想到,东边这一片的坊市,都是他的管区。”

    “你说,他履新不到十天的功夫,难免会有点什么纰漏吧。”

    许光景会意地点点头:“那是难免的。”

    “戍主,你想怎么做?”

    “安府不成,离宫里太近了,让弟兄们盯紧一些,我就不信,他还能一直呆着不出门了。”

    刘稷在那张图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叉,直接否决了之前的计划。

    安禄山进京后第二天,便当真出府了,不过去的是位于十王府当中的寿王府,这一路上同样扈从如云,他的人只能远远地看着,近前都十分困难,因为这里不是皇城,却胜似宫城。

    “安郡王。”

    李瑁与王府属官降阶迎在了大堂外,安禄山做出一个受宠若惊的表情,快走了几步。

    “怎敢劳动殿下亲迎。”

    “你是我邀来的,就是小王的贵客,请。”李瑁侧身将他往里面让,安禄山也不推辞,呵呵一笑,走在了他的前头,引得几个王府属吏吃惊不已。

    李瑁却是毫不在意,随着他步入大堂,结果进去了才发现,里面已经坐了一个人,自己并不是今天唯一的宾客。

    “哥舒瀚!你这老儿。”

    哥舒瀚似乎并不习惯他这种自来熟,站起身,露出一个礼节性的微笑。

    “得殿下之邀,还以为是以陪谁,原来是你。”

    “哈哈,可不就是某家。”安禄山放肆地大笑。

    李瑁在一旁打趣道:“二位郡王都是我请来的,没有陪客,要真有,那也是小王,请入席吧。”

    安禄山坐到了下首的位置,与哥舒瀚遥遥相对,李瑁自是坐了主席,随着他的示意,府中侍女很快便将酒菜端上来,两人面前的都是一样,用草原上的胡人法子调制的肉类。

    “这是至尊赐下的一只云鹿,听闻是芙蓉园里所养的,刚宰杀不久,这鹿血还是新鲜的,由宫里的御厨所制,二位尝尝。”

    “谢过殿下。”

    哥舒瀚听出他的言下之意,这次的宴请,只有他们二人,多半就是出自至尊的授意。

    “嗯,味道不错,哥舒老儿,你吃得这般斯文,莫非将祖辈的那些技艺都忘了么。”

    “某家自出生伊始,便是唐人,骨子的东西,自是忘不了,可恕毛饮血,莫非你还能做得?”哥舒瀚一口就怼了回去。

    “老子饿极了人都吃过。”安禄山阴测测地笑道:“哥舒老儿,你父是突厥人,母是胡人,我父是胡人,母是突厥,咱俩才是同样的种,今日蒙寿王殿下相邀,自然该多亲近一二,你说呢?”

    李瑁也在一旁说道:“二位都是国之栋梁,至尊亲信,莫要生了嫌隙。”

    哥舒瀚端起酒盅,在手中转了转,面上似笑非笑地说道:“俗话说“狐向窟嗥,不祥。”,以忘本也,兄既见爱,敢不尽心。”

    安禄山先是不解,既而大怒,因为狐、胡同音,这是在讥讽自己,哪里还忍得住,当下拍案而起,震得汤水四散。

    “你这个突厥杂种,竟敢出言不逊!”

    哥舒瀚哪里会所他,当下也是挺身而立,一张嘴就打算骂回去,李瑁眼见不好,赶紧上前制止。

    “二位切莫做意气之争,看在小王的面上,少说几句吧。”

    哥舒瀚气鼓鼓地与他对视良久,朝着李瑁一拱手。

    “年纪大了,有些不胜酒力,今日承殿下厚赐,多有得罪,先行告退,改日再登门请罪。”

    “哥舒郡王,这......都是小王怠慢了。”

    “哪里,告辞,殿下留步。”

    哥舒瀚竟是说走就走,不等李瑁起送,人已经大步流星地走出了中堂,看都没看安禄山一眼。

    “这老儿,走便走吧,殿下又何必在意。”

    安禄山坐在那里大块朵颐,吃得啧啧有声。

    “本想让你二人交好,不曾想,反生了嫌隙。”李瑁叹了口气,返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都看到了,不是某家不愿,是他心思太多。”

    李瑁一愣:“难道他是有意为之?”

    “殿下难道忘了,他可是王忠嗣一手提拔之人,拼了命也要保住其人,又怎会上咱们的船。”

    李瑁的手一抖,盅子里的酒荡来荡去,洒了几滴在衣袖上,没曾想这个胡儿看似粗鲁,心思却不输于他口里的哥舒老儿。

    谁不知道,王忠嗣,是太子的死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