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周王侯 > 第九十三章 自告奋勇
    (二合一。谢:阿亮01兄弟的慷慨打赏。谢:绿雾林风、书友53454038、爱若彤、可乐加点冰等兄弟的赏和票。)

    林伯庸惊的面如土色,快步上前来磕头道:“王爷明鉴,我林家怎会和匪徒勾结,老朽以性命担保。”

    郭冰冷声道:“林伯庸,你的性命怕是已经剩下一半了,你林家上下人等的性命也剩下一半了。且不说谁是内应细作之事,便是此次劫船之事的处置上,你林家有重大不当。消息说,匪徒冲入船队之中放火烧粮之时,你大儿子林柯下令各船分散离开湖湾,却正是因为此举,导致运送寿礼的船只暴露在外,给了匪徒以可乘之机。这一点上,很是让人怀疑。即便不是内应,你们林家也要负大责。”

    林伯庸心头冰凉,他知道这件事。其实那种时候,疏散着火船只周围的粮船是任何一个人都会做的事情。换做自己在场,也会那么做。因为只有那样,才能避免火势蔓延。然而放在如今的这个情境之下,这正是导致了寿礼船只被劫的原因之一。就算林伯庸有一百张嘴巴,此刻也是说不清楚了。

    很显然,这件事的黑锅已经罩在了林家的头上,如果事情不能解决的话,林家肯定会被梁王说成是担负首要责任,梁王是一定要找个首罪的替罪羊的。而这件事的严重程度足可以让林家彻底毁灭。

    “各位大人,既然知道是那帮湖匪所为,赶紧召集人马去讨伐他们,去夺回贺礼啊。事不宜迟啊。”林伯庸团团拱手哀求道。

    “夺回?林东家,你说的倒是轻松的很。刚才没听说么?那帮湖匪盘踞洪泽湖龟山岛那么多年,朝廷大大小小的讨伐不下数十次,也未能成功剿灭。你说夺回便夺回么?”宋延平沉声道。

    “况且,即便此刻调集兵马发兵去剿灭龟山岛,光是一个宁海军也不成,还需要调集各地的驻军,起码要集结数万水军兵马。莫看湖匪只有三千余人,却必须要以数倍之力去剿灭。而调动兵马剿灭湖匪需得禀明枢密院许可,枢密院还要上奏圣上准许。那么一来,岂非是告诉圣上礼物丢了?那还封锁消息何用?”宁海军副指挥使王锴沉声道。

    此言一出,郭冰立刻大喝:“不成,决不能让朝廷知晓,不能让圣上知晓。一点如此,便无补救机会了。圣上定会龙颜大怒,在座各位都要倒霉。”

    所有人都沉吟不语,深以为然。

    “王爷,本官以为还是禀报朝廷的好,这么隐瞒不报,也不是办法。禀报朝廷后方可发兵围剿。若是不禀报,那可如何夺会被劫的贺礼?”严正肃道。

    “严知府,你没听到我父王说的话么?此事不能禀报,起码是在目前绝不能禀报上去。除非是毫无办法了,那才能禀报朝廷。这是为大伙儿着想,可不是欺君隐瞒。”郭昆冷声道。

    严正肃沉吟道:“本官不是暗指这是欺君隐瞒,而是本官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解决此事。除了出兵围剿似乎别无他策,而出兵却又要朝廷准许,这事儿可矛盾了很。”

    “不成,无论如何,不能禀报朝廷。本王把话说在这里,谁要是私自做主,便是害了其他人,到那时可休怪本王不客气。”郭冰厉声打断道。

    严正肃眉头紧锁面色不悦,但却也只能住口。

    厅中忽然安静了下来,人人陷入了这个矛盾的纠结之中。想要夺回礼物必须发兵,发兵却又会被朝廷知晓,朝廷知晓了,纸便包不住火事情便要泄露。这一切似乎进入了一个死循环之中。而且就算出兵,也未必能奏效,万一逼急了湖匪们,将宝物给毁了,那可真是彻底的歇菜了。这局面既两头为难又投鼠忌器,当真让人无计可施。

    静默之中,厅外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郭冰抬眼看去,只见自己的女儿采薇正俏生生的站在厅门外朝里边探头探脑,一副想进来却又不敢进来的样子。

    郭昆快步走到门口,沉声问道:“妹子,这里在商议大事,你若有事迟些再说。”

    郭采薇叫道:“我也是来商议事情的啊。”

    “去去去,莫捣乱。爹爹正着急上火,家里出了大事儿,你还以为是儿戏么?”郭昆摆手道。

    “谁是儿戏啊?哥哥你说话客气些,我知道是什么事,不就是给太后的礼物被土匪劫了么?现在大伙儿左右为难,出兵又不成,不出兵也不成。我正是要来和爹爹商议此事的。”郭采薇脆声说道。

    郭昆愣了愣,摆手道:“你个姑娘家凑什么热闹?你能有什么主意?快去,不然我着人押你回房了。”

    郭采薇噘嘴欲言,却听屋内郭冰沉声道:“薇儿,你进来说话。”

    两兄妹在门口的话都被屋里人听见了,郭冰惊讶于郭采薇居然能一语道破形势,此刻反正没什么想法,索性让她进来说话。看看或许是否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郭采薇答应一声,转头朝兄长皱了鼻子哼了一声,举步进了厅中。

    一干官员纷纷向郭采薇行礼,小郡主的身份非同小可,自然是要见礼的。郭采薇礼节不落,落落大方的逐一还礼后来到郭冰身旁站定。

    郭冰柔声问道:“薇儿见识清明,刚才说话甚是在点子上,目前此事确实处于两难之地,难道薇儿真有什么好办法不成?”

    郭采薇见众人的目光都看着自己,略略有些心慌,定定神道:“爹爹,刚才的话不是薇儿自己想出来的,是别人告诉我的。薇儿一介女流,怎知这件事关窍?”

    郭冰面露失望之色,叹了口气不语,他以为是郭采薇在门口听到了众人的讨论之言。心中不免失望之极。

    “薇儿是应那人之请,前来请求父王召见他来此商议此事的,他说,他或许有办法解决这件事。”郭采薇轻声道。

    “什么?是什么人?”郭冰惊讶道。

    在座众人也都很是吃惊,有人自称可以解决此事,这倒是一个好消息。却不知是谁。众人都以为大概是王府中的某位幕僚人物。

    郭采薇附在郭冰耳边低语了两句,郭冰脱口而出道:“什么?你说是林觉?”

    “林觉?”小王爷愣了,林伯庸惊了,张衙内傻了,严正肃疑惑了。这个名字对他们而言都不陌生。

    “林觉是谁?”宋延平和王锴等人却满头雾水。

    “妹子你胡闹什么?那小子能有什么办法?再说了,你难道跑去见他了?去了……去了……那里?你怎地这么胡闹。”郭昆怒道。

    郭采薇皱眉嗔道:“我怎么了啊?我听说林觉来了咱们王府,我去瞧瞧不成么?人家好歹也是打败了司马青衫和东方未明的人,助望月楼夺了花魁之人,我慕名去瞧瞧不成么?再说了,哥哥怎知他没有办法?”

    “嘿!胡闹。父王,你就任妹子这般胡闹么?”郭昆跺脚道。

    郭冰看着郭采薇沉声道:“你去见了林觉?告知了发生的这件事?”

    “是啊,爹爹,我不该多嘴的我知道,可是我已经说了啊。”

    “然后他要你来禀报本王,说他有办法解决这件事?”郭冰再问道。

    “是啊,他说他愿意解决此事,将功补过。薇儿也不想他……他……受罚,如果他真的能替父王解决难题,岂非也是立功了么?所以薇儿便来问问了。”郭采薇小心翼翼的道。

    郭冰沉吟片刻,吁了口气道:“既如此,便让他来说道说道。虽然本王并未抱太大希望,但此时此刻,倒也不妨集思广益。”

    郭昆叫道:“父王还真以为他有办法啊。”

    郭冰沉声道:“你有办法么?”

    郭昆愕然摇头,郭冰摊手道:“那不就结了。来人,传本王口令,带那林觉前来。”

    ……

    林觉是从这位素昧平生的小郡主口中套问出了发生的这件大事的。这位小郡主似乎是自己的迷妹,作为郡主的她,当然比外边的百姓们更知道花魁之夜的幕后事情,所以自己一词击败司马青衫和东方未明的事情,她自然是了解的。

    郡主看上去对自己很是钦佩,言语中也为自己所要遭受的惩罚很是不平。林觉当然不肯放过这个对自己抱有好感的迷妹,他三言两语套出了发生的大事。

    得知此事,林觉也很是吃惊。没想到居然会出了这种事,这件事可着麻烦。林觉当然明白,太后贺礼被劫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龙颜大怒,意味着有很多人要倒霉,要丢脑袋。此事可大可小,解决的好便什么事都没有,解决的不好,便是人头滚滚。林觉认为自己需要抓住这个机会,虽然林觉并没有把握,但林觉不能不抓住这个机会。一来,若是能办成,可解除自己的危机。二来,这件事自己其实并不能袖手。因为林家是承运贺礼的船行,此事若是无法解决,必定是林家倒霉。搞不好灭全族的戏码会提前上演。就算不灭全族,只灭主家,自己这个三房之子也是逃不了干系的。

    三房庶子的身份,好事轮不上,坏事却是跑不了,这正是这个身份的尴尬之处。至于自己已经脱离林家的这件事,朝廷可不管你有没有脱离林氏家族,杀人挨刀时还是逃不掉。退一万步而言,就算祸不及林觉,林觉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林家其他人就这么因为此事而被杀,林家被毁。这对林觉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当然,自己想要参与还需要一个前提,那便是梁王和各位大人走投无路正处于无计可施之时,那才有可能会死马当着活马医,去让自己试一试。

    于是林觉向这位小郡主坦陈了自己想帮忙的想法,并且给她分析了事情的棘手之处。本来郡主对这些事漠不关心,相信家中任何事都有父兄出面,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但她听到林觉一番分析后,顿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在自己看来并不关心的事情,或许会产生严重的后果,会导致很多人因此而死。郡主郭采薇为此忧心忡忡起来。

    林觉趁机让她去听听王爷他们是否已经有对策,他告诉郭采薇,若是王爷他们已经有解决的办法,那便罢了。若是王爷等人没有好办法,自己倒是有个良策献上,到时候请郡主代为禀报王爷。

    郭采薇虽然将信将疑,但因为对这件事产生了巨大的担忧,倒也很想知道事情的进展。于是乎来到了梁王等人商议事情的地方,站在厅外偷偷的听着里边商议事情。越是听众人的议论,郭采薇对林觉的话便越是相信,林觉的分析判断完全没错,父王和哥哥以及各位大人显然已经左右为难无计可施了,当此之时,郭采薇果断的现身,说出了林觉希望她说出的话。

    在等待林觉到来的时候,座上不知林觉为何人的几名官员也打听知道了林觉的身份。这些人均表讶然。一个林家庶子,大言不惭说能解决这样棘手的难题,这简直是笑话。这么多人在这里,都是人中之精却都一筹莫展,这庶子凭什么敢这么说?

    王爷居然还真的命人叫他来回话,这岂非是病急乱投医了。

    宁海军指挥使宋延平忍不住悄声问林伯庸道:“你家那个庶子当真有这个本事么?”

    林伯庸显然是不信的,他此刻已经懵了。既为林家即将要承担的重责担忧,又担心林觉出来再搅一腿弄得更加复杂,心中早已不知所措。闻言只摇头发呆,不知如何回答。宋延平见状不禁暗暗叹息。

    盏茶之后,两名卫士押解着林觉出现在厅门口,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林觉。很多人诧异来的竟然是个年不及弱冠的文弱少年,更是增加了对这件事可行的怀疑,坚定了这是徒劳耗费时间的想法。

    林觉乍然见到这么多头头脑脑,林觉心中也自紧张。但他克制住紧张情绪,尽量以沉稳的步态走入厅中。他知道居中而坐的衣饰华贵气质雍容的中年人便是梁王爷。虽然只是那一晚上远远的眺望了一眼,并不曾见到相貌,但从他身旁站着的正蒲扇着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明媚少女暴露了他的身份。而且旁边那名身材魁梧眼光凌厉的青年林觉却是认识的,那是梁王府的小王爷郭昆。林觉曾经在街上见过这位小王爷前呼后拥打马而过的样子,所以颇有些印象。

    “林觉见过王爷千岁。”林觉上前沉声行礼。

    郭冰是第一次见林觉,双目炯炯的打量着林觉,眼中也掩饰不住的失望。眼前这个文弱少年一点也不像是满腹智计的样子,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涩少年,这少年当真有良策?

    “你便是林觉?”郭冰冷目喝道。

    林觉沉声道:“正是草民。”

    郭冰道:“你是说你有良策可夺回被匪徒劫去之物?”

    林觉点头道:“草民不才,愿为王爷出谋划策。”

    郭冰尚未开口,站在后侧的林伯庸颤声喝道:“林觉,你可莫要信口开河,这等大事,岂容你黄口白牙小儿在此胡闹,耽误了大事,你可担当不起。”

    林觉转身对林伯庸行礼道:“大伯,侄儿并非胡闹,这等大事干系颇大,侄儿不敢胡闹。大伯但请宽心。”

    林伯庸跺脚怒道:“林觉,我知你心有不忿,但你需得明白,这件事可不是你能胡闹的,兹事关天,你可不要犯糊涂。”

    一旁的严正肃听的犯糊涂,沉声问道:“怎么回事?林东家话中有话。林觉,你怎地在王府之中?”

    郭冰闻言心里咯噔一下。自己没有避讳严正肃见林觉大是不该,严正肃嗅出了了异常,若是得知真相怕是旁生枝节。严格来说今日林觉自己来王府请罪的事并未触犯国法,只是得罪了王府罢了。说白了,王府今日所依并非国法而是私愤,这件事旁人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位严正肃若是知情,怕是会不依不饶。若林觉说出因为花魁大赛之事而被迫前来王府受罚,严正肃必会当场翻脸。

    对这个严正肃,郭冰还是忌惮的,此人执拗之名天下皆知,偏偏后台贼硬。他师从已故丞相吕中正,吕中正曾为帝师,是当今圣上的恩师。这严正肃曾经在圣上身边伴读,和当今圣上之间关系甚笃。圣上早有意调他入京为官,但这严正肃却是个怪脾气,偏偏不肯,只愿在京外为官,圣上也没有办法,拗不过他,只得由他去。

    公然得罪严正肃是绝对不成的,郭冰甚至私底下怀疑严正肃在杭州为知府是圣上的授意。虽然这只是猜测,但梁王却对严正肃很是小心谨慎,可以说杭州城中郭冰唯一有所忌惮的人便是严正肃了。

    林觉转身向严正肃行礼道:“学生见过严大人。学生是跟随家主一起随行前来的。仅此而已。”

    严正肃将信将疑的道:“你不用去书院读书么?”

    林觉沉声道:“多谢知府大人关心,学生是请了假的。我林家发生如此大事,学生身为林家子侄,哪里还能置身事外?”

    严正肃想了想,倒也觉得合情合理。本来林觉突然出现在王府,并且跳出来要献策之事显得甚是突兀。但一想到林觉是林家子弟,而这件事干系到林家的生死,便没什么好说的了。

    “原来如此,唔……回头替老夫向你恩师问个好,请他改日来府衙喝酒。另外林东家说的话也没错,这件事甚是复杂难办,你若无真正良策,还是不要胡言乱语的好。”

    林觉点头称是道谢。心中颇有些感激。虽然自己和严正肃只有一面之缘,但因为方敦孺的缘故,严正肃对自己还是有些照拂之意的。这是在隐晦的提醒自己,不要给自己惹麻烦的好。林觉心中明白,但他却又怎能置身事外。

    梁王郭冰的心中却是松了口气,对林觉生起一点好感来。这小子没有乱说话,只是轻描淡写的遮掩了过去,足见此人是有分寸的。并没有将私人的恩怨曝光出来。然而郭冰那里知道,林觉在昨夜写的那几封没有送出的信件中却已经将这件事的前前后后说的清清楚楚,并且写成一张诉状夹带在给方敦孺的信里。林觉想着,一旦今日见到梁王不能善了,自己被羁押在梁王府或将遭受性命之忧的时候,绿舞便会将那信笺送到方敦孺手中。方敦孺见了那张状纸,必会代他去严正肃那里告状。林觉虽不知此举是否奏效,但那也是他最后能做的安排了。

    “林觉,还是说说你有何良策吧。你在薇儿面前说你有良策献上,请求本王接见你。本王给你面子,眼下时间紧急,本王还是见了你,希望你不要信口开河。否则,本王将严惩于你。”郭冰喝道。

    “王爷,草民请求借一步说话。”林觉沉声道。

    “什么?”郭冰愣了愣。

    站在一旁的郭昆终于怒了,沉声喝道:“这厮根本就是捣乱的,他哪有什么良策?父王,这等人你跟他啰嗦什么?”

    林觉皱眉道:“小王爷,我只说一句。草民觉得,这件事出的蹊跷,有极大的可能有内应策应,方能让匪徒得手。草民并非怀疑在座各位,只是草民献策,却不愿当众宣告。否则将来消息泄露,在座各位大人岂非要但上干系。我相信在座诸位也不愿听草民献策,以避免嫌疑。”

    此言一出,座上众人一片哗然。有的暗暗发出赞叹之声。因为之前宁海军指挥使宋延平便已经点出了有内鬼的可能,以宋延平和严正肃的见识,必非空穴来风。而这个林觉当时并不在场,他此刻却做出了同样的判断,足见其水准眼光,自然是让人刮目相看。当然有的人也心生不满。这小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岂不是说在座众人之中便有内鬼?这岂非是大大的一桶脏水倾倒了下来。

    郭冰皱着眉头盯着林觉,他已经开始相信林觉是真的有良策献上了,因为他光是这一句话便足以表明他对此事已经认真的思索过。这想法和严正肃宋延平等人不谋而合,可见其并非信口开河。

    “林公子说的对,我等当主动避嫌才是。若真有良策,却早早被泄露给匪徒知晓,便是再好的妙计也是无用了。王爷,下官建议王爷单独见林觉,我等众人还是避嫌的好。”严正肃开口道。

    “严大人所言甚是,我等避嫌为好。”严正肃一开口,众人便纷纷附和着,即便心中不满却也不敢多言,毕竟这时候若是不同意避嫌,便是有内鬼之嫌了。

    “既如此,本王便单独见他,诸位大人,你们且稍候,本王和这林觉谈一谈回头再向诸位问计。”郭冰沉声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