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周王侯 > 第四四七章 群雄毕至
    (二合一)很快,落雁谷众人便抵达了城墙下方。那里不知是人工开凿还是天然便留下的一道豁口便是进入桃源寨主寨的入口。两扇巨大的山门就嵌在两侧山体之间。上方左右两侧箭塔暗堡多达数十处,顶部,一队队的巡逻兵马列队而过,沿着城墙巡逻而去。站在军事的角度来看,桃源寨整个格局浑然天成,毫无破绽之处。

    进入这道山门之后,穿过一条不到三十步的通道,便等于横贯了东坡的山头。而当林觉和高慕青走过这道通道看到前方的景物时,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惊叹之声。

    那是一处巨大的山谷。四周的环山和城墙所环抱和庇佑的便是这座山谷。居高临下看去,山谷中湖泊如镜,树木葱郁高大,一片片的田地如棋格般的规整,草地如茵,甚至还有一片片的花草覆盖的地面。

    远远近近约莫有数十个村落在谷地边缘坐落着,朦胧水汽之中,中间的位置似乎有一座规模不小的城镇。有着几个看似高大规整的建筑。整个场景简直就像是一副在水汽之中笼罩着的绝美的图画一般。

    整个山谷和外边的世界简直就是两个世界,外边是穷山恶水严寒刺骨,但里边却像是繁花似锦的春日,而且明显可以感觉到空气都是潮湿温暖的,一阵阵的暖风直扑面颊,受用之极。

    “我的天,世上竟有这样的地方,当真让人不可思议。”高慕青惊呼道。

    “桃花源啊,这里可真是个世外桃源啊。”林觉也赞叹道。

    “你觉得跟咱们落雁谷比怎么样?”高慕青歪着头问道。

    “眼下不如,但长久以往,落雁谷未必不如这里。等着瞧吧,落雁谷一定会大变样的。”林觉信心满满的道。

    沿着绿树花草之间的大道,往西行了两里不到的路程,前方便是那座在寨门处看到的中心城镇了。整个路程中没见到一处箭塔和堡垒,不过倒是有少量的山匪在谷中游弋来去。

    林觉并不觉的奇怪,整座盘龙岭的防守格局已经在外围形成,这山谷之中其实已经无需再建造太多的工事。如果外边那样的地形和工事还不能阻挡住对手的进攻的话,那说明敌人的实力已经强悍到了让人可怕的地步。山谷中造再多的工事也是无济于事的。

    落雁谷大寨主到达的消息早就已经传入桃源大寨之中。当一行人抵达城镇东边的一座牌楼入口时,镇子里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呼喝声。眨眼之间,一队数百人的兵马冲出镇子,快速的沿着大道两侧排列成行,清一色的红缨长枪在手,在阳光下,长枪的红缨如火苗跳动,枪尖雪亮,闪耀着光芒。

    一名中年汉子身着崭新的皮甲,披着黑色的披风阔步走来,身后跟着七八名壮汉。

    领路的小头目忙上前去行礼,跟这汉子嘀嘀咕咕说了几句。那汉子连连点头,快步走到高慕青和林觉面前,抱拳行礼。声音如洪钟一般的道:“敢问二位可是落雁谷来的高大寨主和方军师么?”

    林觉和高慕青拱手还礼:“正是。”

    那汉子目光颇有些无礼的上上下下打量了高慕青和林觉几眼,眉头皱起,似乎是觉得眼前这个女子和这个其貌不扬的方军师怎么会在伏牛山中掀起如此大的巨浪来。

    “鄙人穆不平,是此处山寨的副寨主。两位请了。”中年汉子大声道。

    “哦,原来是穆副寨主。但不知贵寨大寨主穆老爷子和你是什么关系。你们都是姓穆的。”林觉问道。

    “本寨大寨主是我的爹爹,我是他的大儿子。”穆不平答道。

    林觉点头笑道:“原来如此,就说呢,副寨主龙行虎步器宇轩昂,原来是令尊便是穆大寨主。这就叫将门虎子,龙生龙凤生凤,那是有渊源的。”

    穆不平一愣,旋即笑道:“方军师很会说话,多谢了。”

    高慕青无语的看着林觉,心想:“你这拍马屁套近乎也太明显了吧。”

    林觉心想:“这穆不平怕是个大老粗,‘龙生龙凤生凤’后面还有一句‘老鼠儿子会打洞’他都未必知道。”

    “二位,伏牛山众寨主们都已经到了多时了,二位请吧,莫让他人久等了。”穆不平道。

    高慕青微笑道:“好,有劳穆副寨主带路。”

    穆不平点头转身,忽然口中发出一声断喝。路旁排列的数百山匪忽然齐声大喝,手中长枪高举,枪杆相互碰撞,发出咔咔的撞击之声。颇有些示威的意味。

    林觉冷目而视,在穆不平投来自傲的一瞥时,林觉一声令下。五十名落雁军士兵整齐划一的将裹在身上的黑色罩布扯落,露出一声黑魆魆闪耀着光泽的盔甲来。这还罢了,每名士兵不但身上穿着整套的盔甲,背后还背着一柄弓箭,一只盾牌,腰间清一色悬着制式的长刀。

    包括穆不平在内的周围的山匪们惊愕的张大了嘴巴。看看他们身上的装备,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皮甲,手中的武器,简直自惭形秽。对面就是一群富得流油的大富翁,自己这些人就是一群穷酸。可笑的是,刚才自己这些人还在他们面前示威,这也太可笑了。对方身上的装备随便扒下来一样也抵过自己一身的装备了。

    更让这些人惊愕的是,对方虽然只是一只五十人的队伍,但整支队伍散发着一股凌厉之气,给人一只肃杀之感。全黑色的装备更是让这群人身上散发出一股爆炸般的力量之感,似乎他们随时都会像山豹一般的窜起噬人。

    “你们这是作甚?示威么?我山寨兄弟不过是以这种方式欢迎二位罢了。”穆不平不满的道。心里其实有些发虚,自己才是想向对方示威,只不过装逼没装成,为了掩饰尴尬,只能反咬一口了。

    高慕青道:“穆副寨主这是什么话,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我们的应答之礼。”

    穆不平愣了愣,摆手道:“走吧。”

    五十名落雁军士兵迈着整齐的步伐发出‘夸夸’的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走在大道上,与之相比,周围那两三百名长枪皮甲兵像是后妈生的一般,一个个灰头土脸相形见绌。让人不忍卒视。

    众人很快便来到一个广场上,穆不平便匆忙下令,结束了这场尴尬的迎接仪式。这群自尊心遭受摧残的家伙们立刻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肯再多逗留一刻。

    林觉和高慕青在进入广场之后,很快便看到了一座高大建筑门前的台阶上站着高高矮矮的不少人影。在这些人当中,林觉一眼便认出了鲍猛。

    鲍猛拱着手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站在台阶上,高慕青和林觉走近的时候,鲍猛忙走下台阶来向两人行礼。

    “哎呀呀,高大寨主,方军师,你们可算是到了。我们都望眼欲穿,等的着急的很了。”鲍猛笑哈哈的道。

    高慕青和林觉拱手还礼,林觉笑道:“寨中有事耽搁了一日。鲍大寨主告诉我们正月十二应该出发,我们却是正月十三出发的。教各位久等了。”

    鲍猛呵呵笑着,转过身来想招呼门口的各大山寨的大寨主们来认识认识已经名震伏牛山的落雁谷的大寨主和军师,却发现那些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一个方向。鲍猛顺着他们的眼光看去,发现他们看的是站在一旁的那五十名落雁谷的士兵身上的装备。

    鲍猛心中暗自叹息,这些大寨主们和自己一样,自己第一次见到落雁谷士兵的装备时也是这般满心都是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对比实在是太强烈了,落雁谷这帮人富得流油,装备好的出奇,难怪这些大寨主们会傻愣愣的发呆。他们做梦都想着手下的兵马能有这些装备,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各位大寨主?各位大寨主?”鲍猛叫道。

    “哦哦哦。”一群眼睛里冒绿光的家伙们终于缓过神来,转过头来时,发现落雁谷的一男一女正拱手朝着自己微笑行礼,于是纷纷拱手还礼。

    “这一位是黑风寨的秦大寨主……”

    “这一位是野狐岭的吴大寨主……”

    “这一位是黄松岗的李大寨主……”

    “这一位……”

    鲍猛一个一个的为高慕青和林觉介绍引荐,高慕青和林觉也客气的道着:“久仰久仰!”一一向他们拱手行礼。

    伏牛山三十六座大小山寨,便有三十六个大寨主,这一番介绍倒也破费周折。最后才鲍猛才指着一名须发银白,面色红润器宇不凡的老者道:“这一位便是此间的主人,盘龙岭桃源大寨的大寨主穆老爷子。同时穆老爷子还是我伏牛山众寨会盟的盟主。”

    高慕青和林觉忙拱手行礼。

    “穆大寨主有礼了。”

    穆振山不发一言,只拱手还礼,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高大寨主既然到了,那么我伏牛山三十六寨寨主便也到齐了。穆老爷子,咱们这会盟大会是不是该正式开始了?”鲍猛笑道。

    穆振山点点头,用苍老浑厚的声音道:“也好,时间耽搁了不少,确实该抓紧了。诸位大寨主山寨之中都有事务,怕是都急着回去。”

    穆振山转身往里走,众人也跟着往里走。突然间,一人冷声说道:“落雁谷的高大寨主,你们暂无资格参与盟会,还请在外等候。”

    众人一愣,循声看去,却是黑风寨的秦大寨主在说话。

    鲍猛皱眉道:“秦大寨主,你这是什么意思?高大寨主他们都来了,怎地不予参与会盟?”

    秦大寨主黑着脸道:“鲍猛,你和落雁谷的这些人是什么关系,老子并不关心。你一力要求召开会盟的目的,我们确实知道的。落雁谷的人现在还不能算是我伏牛山中的人,如何能参加我们伏牛山各大山寨的会盟?就好比你家里一家子开酒宴,外边闯进来一个人硬是要坐下吃,你觉得合适么?”

    鲍猛皱眉道:“秦东河,你是不是故意跟老子过不去?之前我们都说好了的,请他们前来参与此次会盟。至于他们的身份,咱们和穆盟主以及各位兄弟商议而定,允许他们列席接受质询。无论如何,总是要容许他们参加盟会的吧。”

    秦东河瞪眼道:“鲍猛,你说话小心些,什么叫我故意跟你过不去?你为了落雁谷这帮外人跟老子翻脸?你得了他们什么好处?不错,我是答应了你,但是我现在反悔了,怎么着?不成么?”

    “他娘的,答应的事情又来反悔,你耍老子好玩么?”鲍猛怒道。

    “谁他娘的耍谁?落雁谷这帮人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老子还跟他们客气什么?不但不允许他会盟,老子还要宣布,拒不承认他们成为我伏牛山中的一员。外来人想占我伏牛山的地盘,那是休想!”秦东河高声喝道。

    鲍猛气的脸色涨红,欲要大骂时,林觉静静开口了。

    “秦大寨主,我落雁谷能否成为伏牛山中的一员暂且不谈,我只想问问秦大寨主,你是怎么认为我们没把诸位放在眼里的?”

    “你还装蒜?我来问你,会盟大会定于今日上午召开,今日上午巳时,我们全部都按时抵达桃源大寨,但独缺你们未至。这么多山寨的寨主等了你们一上午,你们却姗姗来迟,这明显是没把这场会盟放在眼里。更没把穆盟主以及各位当家的放在眼里。你说这不是轻慢看不起我们是什么?而且你们一来便展示你手下的装备,那是做什么?想吓唬谁?”

    秦东河这么一说,顿时勾起十几名寨主的羡慕嫉妒恨。再加上他们确实因为一上午都在等落雁谷的人赶来而耽搁了时间,心中都有不满。于是纷纷叫嚷起来。

    “就是,秦大寨主说的很是,明明没把这盟会放在眼里,也没把咱们放在眼里。”

    “莫不是以为他们有些破装备便耀武扬威起来了,今日还有人要接纳他们,那是绝无可能。他们从外边进来,灭了石人山大寨,占据了咱们伏牛山的地盘。这是对我们的挑衅。咱们非但不能接纳他们,而应该今日对他们进行严惩才是。”

    “宰了他们,然后咱们联合出兵灭了那落雁谷大寨,为石人山大寨的左寨主报仇。”

    “……”

    一群人鸹噪叫嚷,场面混乱。另一部分人却并不出声,叫嚷的大多是规模较大的有一部分实力的山寨。伏牛山三十六寨中大多数都是些小山寨,都是依附于他人生存,无论是会盟还是商讨事务,其实他们都轮不上说话,故而也大多选择沉默。

    有一个人的态度颇为玩味,那便是盟主穆振山。他一言不发摸着胡子站在那里,嘴角似乎带着一丝笑意。似乎想置身于事外看一会热闹。

    林觉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些人鸹噪不休。待声音稍微平息些,林觉开口道:“诸位大寨主可骂的开心了?”

    秦东河冷哼一声。林觉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总要允许我解释一番吧。不错,我们确实来的迟了半日,那是因为我们对伏牛山中的道路不熟悉所致。实际上我们正月十二我们便出发了,只是对盘龙岭的位置不太熟悉,故而走岔了路线,耽搁了时间。这也能被诸位当作是对你们故意的冒犯,那我也没法子了。人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们强行将这罪名加在我们头上,我们还能说什么?”

    “对对对,我忘了给你们画一份路线图了。哎呀,这是我的错。他娘的,这么点破事也有人拿出来指谪,真是他娘的……”鲍猛脑子还是够用的,及时的出来补全林觉的谎言。路线地图是给了林觉的,林觉真正出发的时间是正月十三。被修建大坝的事情耽搁了一天而已。但确实也没有什么不重视这会盟的意思,事实上林觉还是非常重视的。

    秦东河皱眉道:“仅仅是因为如此?”

    林觉摊手道:“当然是如此,你还希望是怎么样的?我们当然是诚意满满而来,想着跟诸位大寨主欢聚一堂,会盟会商。否则我们为何要赶来?说实话,这一趟的风险也不小。换做是诸位,你们肯不肯只带着五十名护卫便来赴会?我可是听说,伏牛山中的各位是极为排外的,我们这么来,可是无异于送死的。至于说我们这五十名护卫在诸位面前耀武扬威,那更是个笑话了。你们见过五十个人在一个几千兵马的大寨中耀武扬威的事么?这种话能说出口,那可就是故意挑事了。”

    “就是,这话简直跟放屁一样,这不是欺负人么?”鲍猛忙附和道。

    秦东河略有些尴尬,想了想喝道:“好,就算你说的都对,但你们悍然攻打石人山,杀了左宗道夺了他的地盘,这件事总没冤枉你们吧。你们如此行径,便是不把我伏牛山众寨放在眼里。你们一群外人悍然闯入伏牛山中撒野,这便是对我们众寨的挑战。”

    林觉微笑道:“这件事确实是事实,不过我们有我们的理由。今日前来此处会盟,不就是要向诸位解释此事的么?否则我和我家大寨主来此作甚?但你们连让我们参与会盟的资格都不给,我们又如何能向诸位大寨主交代清楚?”

    秦东河欲再反驳,却听穆振山缓缓开口道:“秦大寨主,依老夫看,咱们还是进来商议便是。今次会盟就是为了解决此事,总不能将他们拒之与门外。一会儿当场问询,当场决断,不是比站在这里相互斗嘴要好的多。我伏牛山虽然笃行内部事务内部解决的原则,但也不必连让人解释的心胸也无。各位大寨主说是也不是?”

    “盟主所言极是,咱们坐下来慢慢谈便是。左右要给人一个解释的机会才是。”

    “对对对。他们既然都来了,拒之门外总是不太好的。”

    盟主发话,顿时形势逆转,之前一窝蜂拥护秦东河的人当中已经有人快速改口。伏牛山中,其实并不讲德望。虽然穆振山德望高隆,但终究还是靠着实力说话。穆振山的桃源大寨兵马达到三千人左右,实力非他人所及。所以他才是盟主,他的话便也更加的管用。

    (PS:今日听到一个消息,让我心情低落。纵横的一位老作者,我的一位好兄弟雪山飞狐英年早逝,让人扼腕。生命之无常实难言说,人生只有一次,诸君与我都要好好珍惜这一趟旅程。在此为雪山飞狐默哀送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