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周王侯 > 第五一六章 金榜题名日
    (二合一)

    “二伯,请恕侄儿难以从命。虽说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二伯又是我林家家主,侄儿应该遵命才是。但侄儿的心思是,婚姻乃一辈子的事情,我岂能随随便便就娶了一个根本没见过也不认识的女子。二伯,还请你原谅。”林觉沉声道。

    “什么?你居然拒绝了,林觉,你太自已为是了,你还将我这个家主放在眼里么?嗯?适才你还说你多么为林家着想,多么的尊重我,我看你都是在放屁!”林伯年拍着桌子怒声喝道。

    林觉皱了皱眉头,林伯年有些歇斯底里了,不但态度恶劣而言语粗俗了起来。但越是如此,林觉越是不买他的帐。

    “我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二伯非要这么认为,那我也没法子。二伯爱怎么想便怎么想吧,林觉问心无愧。”林觉淡淡道。

    “你!”林伯年嗔目怒视林觉,气的身子微微颤抖,脸上的表情也扭曲了起来。

    今晚来之前他便知道自己未必能搞定林觉,所以一进门便摆了一副家主的派头,便是要从气势上压倒林觉,让林觉明白自己才是林家的主人,他必须从命。所以从开始到现在,林伯年的语气一直是强硬且无可置疑的。但最后终究是遭到了林觉的拒绝,所有的努力和劝说都白费了。

    林伯年怒视着林觉,林觉也静静的瞪视着他,两人就像两只斗鸡一般相互瞪视着,毫不想让。林伯年从林觉的眼神里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退让,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妥协,他最后的一丝希望也随之消逝,心中升腾起了难以抑制的怒火。

    “林觉,你当真要违抗我的话么?”

    “二伯,恕侄儿难以从命。侄儿不能答应这门婚事。”

    “好,好。林觉,你很有骨气。我问你,我是林家家主么?”

    “当然是,这还用问么?”

    “好,那你林觉是林家子弟么?”

    “……当然是,我是我爹的儿子,我爹爹是林家三老爷,我自然是林家人。”

    “很好,你既是林家子弟,而我又是林家家主,那么你违抗家主之命,难道不知道要受家法惩处么?”

    “二伯……”

    “如果你今日不答应这门婚事,便是违抗林家家主之命,便要受家法惩处。我身为林家家主,现在正式警告你。如你胆敢不听我的话,我便要将你逐出林家。你既想要自由自在,我便成全你。逐你出林家之后,我便上奏朝廷,将你忤逆不孝之事禀明朝廷。你知道,我大周朝最看重什么,你考取的功名必会被剥夺,你将一无所有,没有人敢同你结交。你既然爱自由自在不受约束,我便给你绝对的自由。你觉得如何?”

    林伯年的声音冷的像冰窖里吹出的冷风,进入林觉的耳朵里后让林觉全身变得发冷。心也慢慢的沉下去,沉下去。林觉没有想到的是,林伯年也终于用处了这一招来威胁自己,正如当初林伯庸逼着自己写退出林家的文书一样。他们都喜欢来这一套。

    林觉心中暗自叹息,自己一心一意的为林家着想,很多事都是从林家的立场出发,但却总是难以被这些人所认同。无论是林伯庸还是林伯年,他们的心都像是冰冷的石头一样难以融化。他们的所做所为也绝非从林家的立场出发,而是从个人的好恶出发。此刻看来,帮着林伯年夺了林伯庸的家主之位其实是一次失败的行为,换汤不换药,他们都是一样的只为自己,而不为林家其他人考虑的人。

    “二伯!”林觉哑声开口道:“二伯,你何必说出这种绝情之语?为何要逼着我答应这门婚事?可否告诉我实情?是不是有人逼着你这么做?”

    “闲话休说,你只告诉我到底答不答应,我并不想走到这一步,这都是你逼我的。你没把我当回事,我自然也不必维护你。我这么做也是心痛如绞,你知道我对你是器重的,我以为林家的门户将来会要你来支撑,然而你让我很失望。为了你能成人,我不得不出此下策,虽然对不住你爹娘,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告诉我,你是愿意被逐出林家,失去一切,从此做孤家寡人,还是愿意接受这门婚事,以后飞黄腾达,成为我林家未来执掌门户之人?何去何从,你自决定。”

    林伯年的话既充满了步步紧逼的决绝,却又充满了诱惑。为了能让林觉答应下来,他甚至给林觉画下了未来执掌林家门户的大饼,用来诱惑林觉答应。但凡是正常人,一边是什么都失去,一边是锦绣前程将来执掌林家的机会,那还需要什么选择?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但林伯年忘了,林觉是何等聪明之人,他也根本不是个正常人。林觉最恨的便是威胁自己,特别是林家的人,而且是眼前这个自己助他当上家主的人。

    “二伯,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地步,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倘若因为此事你便要将我逐出林家,那么你便逐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大伯曾经也如此威胁了我一次。林觉自认为没有做错什么,也没有对不起林家。我问心无愧,二伯想怎么做便怎么做吧。”林觉静静说道。

    “你……你难道愿意放弃你将获得的一切,据我所知,你很可能是新科状元。你的前程将无限广大。还是说……你要对我报复?将我们在杭州的事情……说出来?”林伯年惊愕不已,他没想到林觉居然会如此决绝,他的第一感觉是,这小子必有猫腻,必是要将在杭州的事情抖落出来。

    林觉苦笑道:“二伯放心,那些事我一个字也不会透露。我说过,我是爱林家的,即便我被逐出林家,我也不会做出对林家不利之事,这是我的原则。但我倒要劝告二伯两句,身为林家家主,族中数百叔伯子弟都靠着林家,家主必须持身以正,公道行事才成。倘若以个人好恶行事,以个人想法强加于人,必不能服众。如果不能如此,那你和大伯当初当家主的时候有什么两样?言尽于此,二伯请回吧,侄儿送您去门口。”

    林伯年呆呆的张大嘴巴,他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演变成如此糟糕的情况。他本以为自己只要一威胁,林觉是必然会妥协的。因为一旦被逐出林家,林觉将一无所有,而且要背负一个极坏的名誉。林伯年怕林觉不理解此事的厉害,还特意说了要上奏朝廷禀明林觉忤逆不孝之事,那便是跟林觉点明了利害。可最终林觉居然还是如此决绝。

    林伯年确实太想当然了,他根本不了解林觉。这一世林觉早已不愿再作任何妥协,他要从心而起,遵从内心的想法行事,根本不会被人胁迫。虽然有些矫枉过正,过于刚硬,但这是这一世林觉给自己定下的行事准则。更何况,林觉心里早已有人了,他不可能去娶什么副相的千金。倘若林伯年跟林觉再走近些,多关心些他,他应该会知道这一点。可惜他没有,所以他注定走入了一个死胡同。

    现在的情形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林伯年纯粹是威胁,他根本没想着当真要将林觉逐出家门。但林觉没有给他回旋的余地,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当真将林觉逐出家门?那对自己有何好处?事儿还是办不成,自己还是要完蛋,那还忙活个屁?

    林伯年愣在当场,脸色数变,不知该如何是好。当他眼睛看到了站在一角呆若木鸡的林有德时,忽然像是抓到了一个救命稻草一般。

    “有德,你听听,林觉这是说的什么话?简直气死我了。有德连你跟我回府去,你不能住在这里,我林家难道没地方住不成?”林伯年跺脚叫道。

    林有德一直在厅中,他早已被林觉和家主之间的对话惊呆了。他们的话中内容太丰富,虽然很多事林有德根本没听懂,但林有德也算是听了个大概明白。他虽不懂为何林觉要抗命,但家主居然要将林觉逐出家门,这可怎么得了?他心乱如麻的站在一旁,直到林伯年跺脚叫他时,他意识到自己必须要出来劝说两句了。

    “家主,林觉公子,都是自家人,何必闹得这么僵,叫别人看了笑话。家主,林觉是少年人,心性未平,说话未免难听。您是家主,也有度量,不要太怪罪他。再说,家主说要逐他出林家……这事儿怕是要三思才是。毕竟林觉公子也是三房公子……那个……可否听我一句,都消消气,此事过几日再议,大都冷静冷静,或许可有转机或两全之策也未可知。”

    此话正中林伯年下怀,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来。他不能真的将林觉逐出林家,那对他毫无益处,反而不可收拾。而且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脑子里灵光一闪,已经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无论林觉答应不答应,这门婚事是必成的,他已经无需得到林觉的认可了。只要林觉还是林家子弟的身份,他便拒绝不了。

    “也好,既然有德说话了,我便给有德一个面子。有德,你好好的劝劝他,要他不要执迷不悟。过几日给我回话。林觉,我不得不说,你让我失望了。但我不会计较这些,我希望你好好的想想,为你自己,为林家想想。我走了。”林伯年阴沉着脸道。

    林有德拱手道:“有德送送家主。”

    林伯年点点头,负手朝外走,走过林觉身侧时,停步看了皱眉不语的林觉一眼,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拂袖而去。林有德拉了拉林觉的衣角,示意他跟着去送客,林觉恍若未觉,站在那里不动。林有德无奈,只得自己追着林伯年的背影而去,一直将林伯年送到院门外。

    林伯年前脚一走,前厅后门处谢莺莺绿舞小虎等一拥而入,她们在后门外全程听到了厅中的争吵,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太过分了,家主太过分了,怎么能逼着叔成亲?还拿逐出林家相威胁。叔为林家操了多少心?做了多少事?林家上下对叔都很认可和尊敬,若不是叔在,林家还不知是什么样子。家主太霸道了。”林觉大声的嚷嚷道。

    绿舞白着脸跺脚道:“小虎,莫要大声嚷嚷,家主怕是还没走呢,叫他听到了可了不得。”

    林虎梗着脖子朝着厅门外叫道:“听到怎么了?本来就是嘛。简直太不地道。在杭州,若不是叔帮他,他能当上家主?现在忘恩负义……”

    “小虎!”林觉沉声喝道。

    林虎见林觉发话,这才住了嘴。去年夺家主之位的事情林虎是全程参与的,在船行的大院子里,叔侄二人还曾联袂手持棍棒殴打那些闹事的掌柜们。小虎虽然年纪小,但跟着林觉这两年也见的多了。林觉绝大部分的事情在他面前都不是秘密。

    林觉是不肯将那件事大肆宣扬,这才喝止林虎的。那些事便是对绿舞而言也都是秘密的事情,林觉也不想让绿舞谢莺莺她们知道这些事。这些阴谋诡计尔虞我诈的事情,做了便做了,但却不必让身边的女人们知道的太多,以免造成她们的困扰。

    谢莺莺缓步走到林觉身前,轻声道:“公子,奴家对不住你,奴家的身份让公子难为了。惹得家主责怪公子,我心里实在是……。”

    林觉苦笑道:“关你什么事?你们没听出来么?他那是故意找茬罢了。他主要的目的还是逼我同意那桩婚事,跟你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估摸着,背后一定有隐情。我想问出来,可是他不肯说。”

    绿舞仰着头慌张的道:“那现在怎么办?公子是不可能娶那个什么钱家的小姐的,可是家主又要逼着公子。倘若真的要将公子逐出林家,那可如何是好?他还说要连公子的功名都一并要没了呢。”

    林觉摊手苦笑道:“他是家主,他当真要这么做,我也无法阻拦。大不了我不当官了,找个地方过日子去便是。天下之大,还怕没有我容身之所么?”

    “就是,大不了我们去伏牛山落雁谷去,那里的日子比这里过得可舒坦。自由自在,也不必看人脸色。叔,你若是被家主逐出林家,我第一个主动脱离林家跟着您。”林虎拍着胸脯道。

    绿舞嗔道:“那还用说?我们自然都是永远站在公子一边,难道还背叛了公子不成?”

    谢莺莺也正色道:“对,公子去哪里奴家便跟去哪里,公子不会孤单的。”

    林觉哈哈一笑道:“你们不说我也知道,不过你们想的太多了,事儿未必会到那一步。他若真想赶我走,适才我那么顶撞他,他便铁了心要做了。事实证明他是有所顾忌的。我想事情不至于太糟糕。罢了,都回房歇着吧,莫忘了明日可是要去看榜的,好好睡一觉,免得明日一个个没精打采的。”

    提及此事,众人也都兴奋了起来。林虎叫道:“正是正是,明日叔中了状元要簪花游街的,可得精精神神的。明日金榜一公布,天下人都要知道叔的大名了。”

    谢莺莺捂着嘴巴笑道:“你林觉叔现在已经是天下皆知了。我今日都听人说了,你林觉叔写的文章都开始在外边疯传了呢。叫什么《赤壁赋》,写的可真是好呢。”

    林觉一愣,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在考场中的文章便传开了。那可是想不出名都不成了。

    ……

    朱雀门内,御道宽阔笔直,广场宽广辽阔。夏阳初升之时,人们便从四面八方的街口涌入此处。内城外城,朱雀门内门外很快便人头攒涌熙熙攘攘起来。

    毫无疑问,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春闱大考的结果今日即将公布,而那寄托了无数人梦想的金榜将按照往年的惯例在朱雀门内大广场的布告栏中张贴公布。

    十年寒窗,无数学子们在严寒酷暑中煎熬,在书山学海中艰难求索,在父母的期望,妻儿的期盼中承受着重压,为了便是能在这春闱的金榜上写上自己的名字。那是无上的荣耀和光彩,那是门庭的辉煌,也是不负十几年辛苦煎熬的回报。

    其实本届春闱大考的考生数量也不过三千五百余人,但此刻抵达广场的人数却多的不可思议。他们有的是贡生的父母妻儿亲朋好友,有的是那些赶来为胜利者欢呼的百姓,看热闹的人群。朱雀门内外广场是汴梁最大的一处广场。曾经在数十年前作为大周国西征西夏国的演兵场所使用,可容纳兵马十余万。但此刻,却在很短的时间里被蜂拥的人群所填满。粗粗估计下来,人数约莫在十三四万之巨。

    林觉一家子也熙熙攘攘的来了六七个。除了林有德谢莺莺绿舞和小虎之外,就算是见钱眼开的谢丹红也同意今天剧院关门一天,带着红袖跟着来瞧。当然,她们是不知道林觉高中其实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但即便事前得到了消息,在金榜未公布之前,一切都还没有尘埃落定。所以绿舞谢莺莺她们还是很紧张和期待。最终要看到林觉的名字写在那张金榜之上,那才算是最终的尘埃落定。

    几处布告栏前早已围的水泄不通,附近的空地都已经无处下脚。林觉不想去跟着起哄,依旧和众人找了个人少的偏远的屋檐下站着,等待金榜的公布。

    广场上,几乎所有的学子都穿着他们最好的衣服,一个个打扮的整整齐齐的来迎接那个神圣的时刻。虽然他们此刻还和熟识的同年之间谈笑风声,但他们的心里却都明白,在金榜公布的那一刻,他们中间必然有人成为幸运儿,有人会成为不幸者。这之后,本来平等的他们之间便有了一道巨大的鸿沟。再也不能如此平等的谈笑了。

    太阳渐渐的升高了起来,广场上的气氛也愈加的炽热。随着时间的临近,每个人的心跳都开始加快,心情也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终于,他们看到了正北方御道上飞驰而来的数百骑兵和上千名盔甲鲜明的士兵。他们一个个全副武装,簇新的盔甲和兵刃在阳光下闪烁着灼人眼睛的光芒。

    这些是维持秩序的禁军兵马,他们到来,便预示着即将张榜了。数百骑兵沿着御道直冲过来,根本没有避让人群的意思。而本来拥挤不堪的百姓们却自觉的纷纷避让,随着骑兵飞驰而过,像是一艘大船划破满是浮萍的水面一般,人群被剖开两半,纷纷朝两侧退避开去。

    后方,禁军步兵们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分为左右两队,从广场的边缘穿插而过。很快将四周各处街口封锁起来。数队士兵奔至东西布告栏前,大声的呵斥着人群,将拥堵在布告栏前的人群硬生生的挤压出一片空地来,并在布告栏周围布下了方圆十余步的警戒线。在晃眼的兵刃和啪啪作响的皮鞭的威胁之下,没有人敢越雷池半步。

    “咚咚咚!”北边三声号炮响过,嘈杂熙攘的广场在一瞬间变得雅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北边御道方向。就连在适才的慌乱中被惊吓的哇哇哭叫的孩童们也都配合的停止了哭叫,瞪着挂着泪珠的眼睛朝着号炮响起处看去。

    一队数十人的骑兵队伍缓缓的在人们的视野中出现。前方两匹高头大马上端坐两名身着绯色官袍的官员。他们一个是相貌俊逸的中年人,一个是须发皆白的老者。二人均单手提缰,另一只手上托着黄色的卷轴。坐在马上顾盼自若,器宇轩昂。

    不少人都认识他们,学子们更是个个都知道他们是谁。他们便是今年春闱大考的两位主考。一位是当朝执政,副相钱谦益,另一位便是朝中中生代官员中的佼佼者,政事堂兵礼房主事吴春来。他们手中托着的那黄色的卷轴,不消说便是今科的金榜了。

    钱谦益和吴春来骑着马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进入广场之中,他们面带微笑的看着眼前这万头攒动的场面,知道自己两人此刻是万人瞩目的核心,倒也不免腰板挺得更直,拿腔作势的更厉害。吴春来特意的还摆了摆头,让自己那三缕美髯在风中飞舞的更为飘逸。

    下马石旁,两位主考大人缓缓下马。

    “钱大人,您先请。”

    “吴大人你先请。”

    “钱大人你是上官,你先请。”

    “此处没有上官,你我皆为主考,吴大人先请。”

    两人托着金榜在众目睽睽之下谦让了起来。

    “你我一同走便是,再谦让下去,等候发榜的学子怕是要在肚子里骂我们了。哈哈哈。”吴春来大笑道。

    “好好好,同请。”钱谦益笑道。

    两人迈着方步,穿过骑兵开辟的通道缓步走向右侧的一处布告栏。按照规矩,这里先张榜之后,广场上其余几处便可同时张榜了。其余金榜已经被跟随着的副考们拿着散往各处布告栏前等候。

    钱谦益和吴春来走到那处布告栏旁站定,吴春来侧身对钱谦益道:“请钱大人说几句。”

    钱谦益咳嗽一声道:“吴大人说便是,老朽气力不够,嗓音不大,怕他们听不清楚。吴大人代劳便是。”

    吴春来也不推辞,笑道:“如此,下官便代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