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老婆大人有点暖 > 第1350章 被扇巴掌
    “来,你过来帮个忙,把产妇给转移到病床上。”护士这话,是冲着穆梓轩说的。

    “这个,怎么弄?要是碰疼了她怎么办啊!”穆梓轩一阵的手足无措,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碰到她的伤口。

    “扯住这个床单,搭把力就行,对产妇没有伤害。”护士莞尔的一笑,感觉他也太紧张了。

    “好。”穆梓轩深吸了口气,这才走了过去,协同着护士,把夏馨菲给转移到了病床上。

    “产妇现在还很虚弱,需要多休息,还有就是,一定要肠道排气后,才能饮食。”护士一边弄着手里的点滴,一边的交代着。

    “这个知道,谢谢!”安小雅当初也是剖腹产过来的,所以,比较的清楚。

    “那我先出去了,你们注意一下点滴,千万别让排空了,有事按铃就可。”护士再三的叮咛了下,这才走了出去,而这时候,那帮去看孩子的,也都回来了。

    “话说,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一件最为重要的事情。”到了门口的时候,夏雨晨突然的一拍大腿,想起了什么似的咋呼着。

    “什么事情啊!”众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谁才是老大啊!”夏雨晨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看来,就自己想到了这一关键的问题,刚只顾着看宝宝了,全都忘记了去问这件事情。

    “这个很重要吗?”穆公子一个眼神看了过去,无尽的嫌弃之情。

    “不重要吗?”夏雨晨茫然,要知道,这可是决定地位的最关键一环,谁是老大,谁比较的有话事权,可是按出生来算的,不像自己,就因为比他岁数小,就一直的被他欺负,想想就懊恼到不行。

    “你自己纠结去吧!我们要进去看馨菲了。”穆季云摇头,对他的少根筋很是没辙。

    “对哦!我家馨菲,都怪你,害我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夏雨晨说着推了穆公子一把,抢在他前面进入了病房。

    “我靠,这也能怨我啊!明明是他自己二。”穆季云一阵的无语,不得不说,这家伙倒打一耙的功夫,可是练得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而那边,夏雨晨压根就不管这些,已经煽情的叫唤了起来,“馨菲,我的宝贝女儿,瞧你,这小脸苍白的,心疼死我了。”

    “夏叔叔,你还能再夸张点吗?我怎么听着就慎得慌呢?”欧阳茉儿说着,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就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般。

    “丫头,你不用回去带皓骞吗?”自己的真实情被受到了质疑,让他很是郁闷,气恼的瞪了欧阳茉儿一眼。

    “不用啊!皓骞有奶妈带着,所以,不着急。”欧阳茉儿说完冲他狡黠的一笑,有些的得意洋洋。

    “真该找个男人好好的管管你,那个谁,轩轩,你身边就没有什么青年才俊之类的吗?赶紧的把这丫头给嫁了。”夏雨晨一阵的头大,不愧是穆公子的种,每次都跟他站在同一阵线上来欺负自己。

    “我……”穆梓轩一阵的结舌,这又关自己什么事啊!

    “谁说我女儿要嫁人了,你别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往她怀里塞。”穆公子今天,就好像是跟夏雨晨给杠上了般,如此的不依不饶着。

    而这,不正是他们该有的样子吗?一辈子,就这么的打打闹闹过来了,试问,有多少人能做到像他们这样,就算是把对方给往死里去损,也不可能会因此而脸红,更不用说会心存仇怨之类的了。

    双胞胎的诞生,给了大家很多的欢乐,但始终有那么的一个角落,隐藏着伤痛的阴霾。

    但时间,依然在指缝间溜走着。

    这天,宋冰凝刚走出警局,便被一个女人拦住了去路。

    “是你对不对,一个堂堂的警察,竟然让冷少为你挡子弹,你怎么不直接的去死。”说着,举手就扇了她一巴掌,清脆而又响亮。

    “亦可?”宋冰凝摸了下脸颊,蹙眉的看了她一眼,对于她的打骂,默默的承受着,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一点自己心底的愧疚感。

    “原来,你还记得我啊!”打了她,亦可没有丝毫的歉意,趾高气扬的瞪着她。

    宋冰凝扯动了下嘴角,什么也没有说,但她的心,再度的揪痛了起来,如果,时间可以倒转,她一定会回到还没有认识冷西泽的时候,那样的话,是否,他们之间便没有了交集,而他,是否也就不会远离自己而去。

    “你倒是说话啊!怎么,变哑巴了。”亦可伸手,用力的拉扯着她,但宋冰凝,就好像一个破败的娃娃般,任由着她用力,不去作出任何的反抗,因为现在的她,是一个罪人,任由谁都可以上前来讨责一番。

    “我很抱歉。”宋冰凝难过的轻阖了下眼帘,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深深的歉意感。

    “你个疯女人,干什么呢?”胖墩急急而来,一把的推开了亦可,冲着宋冰凝关心的问道:“老大,你没事吧!”

    “我没事。”宋冰凝漠然的看了眼亦可,完后,伸手把胖墩往一旁轻推了下,径自的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胖墩看着她的背影轻叹了声,这一个多月,她一直都是这么行尸走肉着,哀伤的气息,一直都笼罩在她的周围,就好像是担心别人不知道现在是秋天似的。

    “怎么又是你。”亦可一看见胖墩,就没好气。

    “这话,不应该是我来问你吗?可知道,袭警是一种怎样的罪名。”胖墩一想到宋冰凝脸上的手指印,便气到不行,恨不得狠狠的扇回去给她。

    “切!就她,也配当警察,也不看看,是谁保护的谁。”亦可冷嗤了声,轻蔑的挑衅着。

    刺耳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让宋冰凝拉开车门的手为之的停顿了下,但也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很快的,她便毫不犹豫的上了车,疾驰着离开了市局。

    海边的风,真的很是清爽,不但吹乱了发,更是打湿了泪。

    宋冰凝一路疾驰的来到了这里,在空旷无人的沙滩上,肆意的放声痛哭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